至尊曲一 第79章 调停调度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项剑走进宫殿的时候,太丁正在咳嗽,咳出了痰,痰中有血。

  病态的脸上写满了憔悴,太丁已不是当初那个威风凛凛果断杀伐的太丁。

  这段时间下来,他的确改变了不少。

  “你终于来了……”

  “我最近心绪不太宁,恐有祸兮。”

  “你也相信此等说法?”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不是神仙,没有超脱生老病死,自然相信。”

  “呵呵……”

  太丁轻轻一笑,笑得有些傻,有些纯真,就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又像是在和一个位经久未见的老朋友聊天,虽然显得有些有气无力,但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善意。

  “我就要死了……”

  太丁有些凄凉的说着,声音和缓,倒像是在告别,又似在讲一个与己无关的故事。

  “每个人都会死。当然,你的情况我也早就知道……”

  项剑叹息了一声,不悲不喜的道。

  “你早就知道,你怎么知道?”太丁有些惊讶的意外的说。

  “伤了心肝,损了脾肺,精神气日渐萎靡,焉能不知道。”

  “倒是说得轻巧,反正死的又不是你。”太丁有些好笑又好气的说。

  “我只是开句玩笑而已,你又何必当真?”

  项剑看着太丁,又叹了一口气和缓道:“其实十八年前我就知道。”

  太丁没有说话,显然是在认真的听。

  “因为我一不小心看到了生死簿,就是阎王爷手上的那一本。”

  “虽然相距甚远,簿子也是颠倒放的,但那时恰好有一丝风过,我目力很好,隐约看到了大商太子太丁,享年三十二岁的字样。”

  “你果然是死鬼难缠,都见阎王了还不肯老实。”太丁释然一笑道。

  项剑没有说话。

  “大商就托付给你们三兄弟了!”

  “虽然我不想服输,但我的确输了,输得心服口服,因为我真的要死了……也不得不服。”太丁苦笑道。

  “大王在上,群臣在殿,贵族在堂,隶主在家,民奴在野。层层剥削,贱下已不多,贵上犹不足,除了上主清闲外,芸芸众生,有何不同?”

  “你还在怪我杀了那些奴隶?”

  “甹士最大的不同在于处低下而游于野,贱贵而重义,扶危而济困。上不朝礼,下不贱民,见生死而知轻重。”

  “这是优点,那缺陷呢?任性打杀,易忧民生,指不定还有处心积虑之人从中作梗呢!”

  “江湖道,在于率性,在于道义永存,在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至于害群之马,自当有江湖道驱汰。”

  “立场不同,看法不同,维护的利益也就不同,此乃你我之隙也。”

  “江湖仇怨,奋剑杀之;正义奔波,一笑泯之。无贵无贱,方能长久。”

  “你的说法我无法认同,因为我身为大商太子,怎可让他们无贵无贱?”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养尊处优,前呼后拥,这是太子最不能明天心的地方。岂不知天地以万物为刍狗,利万物而无贵贱尊卑,处上德而无形,治天下而无为?”

  “这个说法很新鲜,但不足以引经据典。”

  “教化万民作息,以开利弊,乃上德不德,是为有德,是无为而有为,是无丑贱而贵美焉。”

  “这是哪个说的?”

  “当然是我说的,也是轩轩大帝写在《金人铭》中的道理。”

  “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太子眼中只有天下剑,那有治世文?”

  “这是轩辕帝给我的,我把它们传给了大王。这也是此次轩辕城最大的收获。”

  “唉,想不到我舍本逐末,遗失明珠,真不是一位称职的太子。”

  项剑安慰道:“国家命运的转折往往不在于宫廷之外,而在于王储本身。桀因无道而亡夏,若历代商王有德,自然不畏王权旁落,更不惧什么江湖甹士,因为天下代代人才,何患无佐臣?”

  “此言倒是中听,你觉得父王百年之后,谁可承业兴商?”

  “我们练武修道者贵在观气,我观太子、二殿下、三殿下皆是紫薇之气薄弱之人,少则三四年,多侧六七年,必不能长命矣,倒是太甲紫薇之气更盛,是块未经琢磨的璞玉,只是气形不正,尚需磨砺改过,方能端正紫薇之相。”

  “是甲儿吗?既然要纠正紫薇气形,就说明了他一定会犯下过错,那当朝众臣,谁可辅之?”“我见过伊尹大人多次,知他必定是大商的长寿星,一老辅四君也不是不可能,这可是上天赐于大商的大福臣。”

  “如果是伊老,那我倒是真放心了。”

  “唉,伊尹大人虽能纠正紫薇气形,但必定触犯天颜,那五百年后的天地大劫也就不远了。”

  “天地大劫?”

  “也就是说纠正了紫薇气形,那么五百年后大商必定会出一位和夏桀一样臭名昭著的暴君,到时天地大劫一至,就会发生空前浩大的人仙大战。人仙尽殒,灵魂神魄四荡,这天地将处处怨念,何时方得安宁?”

  这句话很重要,信息量也很多,太丁听后,久久没有说话。

  “如果不纠正紫薇气形会如何?”太丁有些心中无底了。

  “太甲是你的儿子,也是大商未来的王。如果天命可以违,那就不叫劫数了。”

  “当然,倘太子殿下不死,能顺利继承王位的话,我想一切便可化解。”太

  丁苦涩一笑,道:“此乃命中注定,我若能选择,就不会如此苦恼了。”

  “大王还不知道你的情况?”

  “哪有儿子告诉父亲自己要死了的道理?我不想让父王白发人送黑发人,可这也是无奈之举。说句实话,我真的不想死。”

  “你这不是实话,而是废话。除了那些寻短见的人,谁想自己死?”

  “我是死过一次的人,当然明白你的感受……”项剑看着太丁,用诚恳的口吻说。

  “死……你到是死得有经验了,唉,我没有经验啊……”

  “能否给我说说,死是什么样的感觉?”

  “人总有遗憾,所以临死之际难免心有不甘。如果你做错了坏事,死时一定会很懊悔,若有亲友相挂,则是不舍的成分多些。我想,以太子殿下的状况,你肯定最不舍大商后事。”

  “人若不能安祥的死去,就是到了九泉也会不安宁的。”

  “所以我才拜托你们啊……”太丁还是很希望的说。

  “大商的寿命只有五百余年,这是天命。知天命而不惑,没有人能强求,即便是天仙也不能,况人力乎。”

  项剑走后,太丁的脸上不再平静,而是复杂的表情,有悲有苦,有恼有殇。

  天命,他堂堂大商监国太子,高高在上,居然会被这两个字给难住。

  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他的高贵对于整片天地来说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他可以和任何人争,却没法和天地相争。他在静静的等待,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等死,的确是异常可怕的!

  不,他是太子,他是太丁,他不会认输,他要和天命相抗,他要逆天命!

  想到这里,太丁开口喊道:“来人!”

  章九武进了来,后面还有亢金龙将军。

  “让祝麟杀去一趟帝丘,我需要各路江湖的名单。还有,请豢龙影密切关注五门三阁,一点风吹草动也不能放过。”

  “遵命,太子殿下!”

  两将军出了殿门,昌意又进了来。太丁看着昌意,然后沉声问道:“如果太子妃和甲儿孤苦伶仃,你可愿意忠心伺候,绝不变心?”

  昌意已领略了太子之意,赶忙‘扑通’一声跪下,:“太子殿下对属下恩重如山,属下这条命就是太子的,属下愿效死命保护娘娘和小公子周全。”

  “嗯,甚好!上午父王来探望我时身体欠佳,你可知道?”

  “大王忙于政事,昨晚批看奏文到很晚,故此受了风寒。”

  “我这些日子因病积了不少文案,你带人给我都搬来。”

  “殿下,那你的伤……”昌意担忧着犹豫了。

  “吃饭做事,天公地道,我自己不能推却责任,以后的奏文全都送来,本太子要一一过目。”

  昌意心疼的瞧着坚决的太丁,心中一阵无奈的叹息,但口上却无法违逆:“是,属下马上让人搬来!”

  昌意走后,太丁又咳嗽了几下,然后喃喃道:“为民易,为君难……”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