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8章 闲来阴云事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大哥,大哥!……”薛剑飞星闪电般出剑,高声大呼着。

  断羽跑了,众军士被杀铺成一条血路。

  “大哥……”薛剑的长剑在滴血、发颤……人在流泪,狂吼……

  薛剑急扶住全身中满箭的武次第,泪水已模糊双眼。

  “三……三弟,你……你怎么来……来了?”武次第奄奄一息,怜惜的噎语问。

  薛剑呺啕大哭道:“大哥,你……你怎么也?二哥、二哥,他……他受害了……”

  武次第听后,大惊痛恸,喷血不止,口不能言,却是抓得薛剑很紧。

  “他……他是被断羽用毒害的!”薛剑恸悲万愤,情不能止。

  武次第挣扎着抬眼看着薛剑,似在怜爱,又似托付,手紧紧抓着薛剑衣袖,血口大喷,神光渐逝……

  “大哥……大哥……”薛剑恸天而呼,悲地而叫吼,长长之声撕裂天空,震撼川岳河流。

  薛剑负着武次第,右手之剑如杀人亡灵,将阻拦的大军性命全部收割。

  血河尸道在灯光下显得格外寒冷、格外悲凉和凄惨。人的生命一旦终结,一切的一切,都将会变得毫无意义。只有活着,才是幸运和完美的,只有临死之际,方知最悲催的事情就是生命的不存。

  商国大军拿下了顾国,继而又攻陷了昆吾国,昆吾国主在断羽的帮助下逃居于王城斟鄩。

  商汤、伊尹整治军政,统一战线,外合众部落,计稳夏王;内颁新令,安抚民心。

  一个脸面丑陋的灰衣男子正走在夏国重镇鸣条关卡前,他手中的剑,正待出鞘。别人已认他不得,而他,也不再认识自己。他的心中,只有仇恨,只有‘忍’字。

  夏王怕他,妺喜爱他,商军敬他,而夏军,畏他。而此时,夏军正在嘲笑他,鄙视他。

  他成功了!

  “怎么弄成了这样?”

  妺喜吓了一跳,韵儿也是揉着眼不敢相信。

  “喜儿,为了掩人耳目,为了报仇雪恨,我只好自行毁容,希望您能谅解!”薛剑说道。

  妺喜心疼得紧,问道:“我知道大王近来捉拿得您紧,断羽和昆吾国主合谋害了您的两位义兄,您要报仇也属理当。可您怎么不为我想一想,我看到您变成这副模样,心中有多么的痛?”

  “所以我想来见您最后一面,然后死去也无悔,因为至少我拥有!”

  妺喜悲伤着流泪道:“您可不可以不死,或者干脆带我走。”

  薛剑用手理着她的青丝,看着她的泪水,又替她擦拭,“死我一人即可,您要坚强活下去,若有来生,我们再续!我欠负了您,真真愧疚万分,也不能求原谅,但愿您能好好的……”

  “我不怪您,也不恨您,我会好好活下去……如果有幸,您一定要来看我!若是有再生,我们再牵缘……”妺喜抱着薛剑哭伤着噎语,那是在作道别,还是永别?

  韵儿也哭了,薛剑最终走了……

  一场大战之际,一场激战上演!薛剑在鸣条杀了替履癸守镇的昆吾国主,与断羽及众将兵在城上打斗了近三千回合。

  断羽死了,城墙溃了,将兵折了,薛剑力乏,也被捕了。

  商汤领全军及众部族进攻,夏王履癸亲自率集大军作战。

  夏、商的决定性战役开始,史称‘鸣条大战’。

  战斗十分惨烈,规模也是空前!

  履癸最后败了,败得很惨。

  他很愤怒,用五马之刑来惩罚薛剑,史称‘五马分尸’。

  履癸的愤怒阻挡不了庞大的商军,于是他成了第一个亡国之君,妺喜也背负上红颜祸水的骂名,两人被迫带上珍宝渡江逃到了南巢。

  商汤统一了天下,与三千诸侯会盟,被尊为‘天子’。他建立起第二个奴隶制大国,并广施仁德于民,民众过上了好日子。

  死生之间,多少辛酸泪,多少痴情悲?轮回的悲催,改变不了命运的殇,改变不了世间的情。

  “你叫什么名字?”秦广王坐在案头宝座,居高临下的质问。

  阴森恐怖外加威凛井序,煞气压得难喘。

  “我叫薛剑。”

  判官取生死簿一查,两眼又圆瞪瞪的,活像气球。

  “怎么了,判官?”阎王有些不满他的反应。

  判官撇下撇嘴:“大王,又是三侠村的唠子!”

  阎王闻后一怔,接过判官手中簿一看,然后独自嘀咕了几句。

  秦广王抬眼细细端详着薛剑,半晌才脸色降威,和蔼的笑问道:“薛剑,项剑和武次第可是你的两位义兄?”

  薛剑大吃一惊:“我大哥二哥来过了,他们在哪里,我能不能见见他们?”

  阎王微微而笑道:“中了!我说你可真不幸啊,你那两兄长已投胎去了。现在独身的你,可有什么说法?”

  薛剑一惊:“投胎?”

  “不错,就是人死后,灵魂下地府,由孤十兄弟管判,善者轮回投胎,恶者下十八层地狱,狱满方可重生。”

  “那我算不算恶人?”

  “你嘛!自然不算恶人,不过生死簿上阳寿已尽,可却与你义兄皆相同,和平常的死人判法不一样!”

  “怎么说?”

  “你可知道,凡需转世投胎者,皆须喝下梦婆汤以忘前世之记忆,可你三兄弟却判为带着记忆二次投胎,你说怪哉不怪哉?什么一世为侠皆惨死,二世免汤化冤圣,三世共义成永真!”阎王纳闷得紧,也推敲不已。

  “那当如何处置我?”薛剑问道。

  秦广王笑道:“无碍事,不喝汤即可。来呀!黑白无常,送薛剑降胎,对了,不喝梦婆汤,切记。”

  “是!”

  可怖的黑白无常又出了来,为薛剑引路。

  薛剑见是抓自己来地狱的两个鬼使,便向阎王一礼,然后跟上走了。

  “阎王,这是什么道理?如此开例判法,从来未曾有的,这次一来便是三位?”判官疑惑的问。

  秦广王也很纳闷:“老崔呀,世间之事,你我怎可了?死能管,生却管不得!唉,头痛的事儿,咦?对啦,我去问问地藏王觉智尊者,或许可解。”

  “阎王英明!”

  地藏王为普渡众生,故曾曰:“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地狱不空,我不成就觉悟道!”

  因他‘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秘藏’,所以称作地藏。

  此时他看着阎王,听完了诉说,合手一道:“感谢神明,善哉,善哉!阎王,老纳也不知,何不唤谛听来一试?”

  “地藏尊者在理,在理!”

  谛听又叫地狱耳,是一头有着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的通灵神兽,乃地藏王尊者坐骑。

  当它被唤至,其俯耳一听,十几息后,方吐人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成仙化神之事将不断发生,异子不缚凡道死狱,乃属幸事。况此三人乃寻道异士,终非三界可留。天地万物之灵长,宇宙之规,乾坤之法,更在神明之上。吾虽谛听不悟,但测知世间在几经波折之后,天地将会面临一场真正的劫难,而这三人,便是渡劫的助力,宇宙统一和平后,新的秩序将会永生,地藏王觉智尊者也能重得真义。”

  两人一听,又惊又喜,心中光明多了。

  “我老婆子的孟婆汤这回该用上了吧!”

  “嘿嘿嘿,孟婆,这回你老又要失望了,这位也不能喝汤的!”

  “什么?白无常,他也不喝?”

  “对,阎王交待的,走喽,孟婆!”

  “咋回事?这三天可真邪了,连续三个小子奉命不喝我的汤,阎王是怎么搞判的?”梦婆看着三人已过关远去,口中有点犯嘟。

  “哪是什么,差使大哥?”

  薛剑看着众鬼将兵把守的一个如波浪屏晃晃的洞门,不知其物,所以问。

  黑无常答道:“那个叫轮回道,你走进去后,灵魂就会投胎的,然后依德依规选地方择胎降生!”

  “原来如此!那我去了,再会!”薛剑说毕走进了轮回道。

  “这小子,他真有与我们再会的记忆!唉,带着记忆投胎,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白无常,莫忧心了,天道在公,我们还是抓鬼去吧……”

  白无常点点头,急跟着步子上。

  “有理,是我多虑了。”

  “大哥,你这一世行的是‘侠’,结局也因侠而终;二哥,你坚持行‘情’,情字害你而死,不知你可曾临死悔过?我呢,一生为‘义’,虽死犹荣,至此不悔!大哥,二哥,现在可好,再见可好?但愿能好……轮回之道,再生,再见,我来了……”

  薛剑站在轮回道中,身形渐渐消失,两行清泪滑落而下,铸成一曲悲伤的轮回之歌。

  我首先是一个书法者,其次才是一个写文的人。我会坚持用心去写好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也算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王昭之在此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你们……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