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50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人若从天跌地,是有心理落差的。

  桀从一个登仙的年轻人变成一个垂垂老矣的凡翁,不仅自己毫无觉察,就连原有的优势已然尽失。

  他之所以被三剑侠偷袭得逞,乃是体内所拥有的神奇力量渐渐流失,行动力和灵敏度自然更是不复旺盛,全靠一柄帝恨刀刀灵的支撑,这是远远不够的。

  履癸不信对手的挑唆,但看见自己灰白的长头发,简直像见了鬼似的惊恐万状。急用左手抓起一捋自己的长发,他瑟瑟发抖的手指竟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头发柔顺地滑落,一一划过指间,散乱地垂在履癸的肩臂。汩汩流血的疼感传来阵阵地钻心之痛,他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眼神开始变得混浊,视线慢慢模糊,神情呆滞,无悲无喜,好像一位静静的等待死亡翁。

  “不!不……”

  本来已失勃勃生机的履癸突然一声大叫,左手促然一掌狠狠地打向项剑,身体更是不顾伤痛的暴动而起,帝恨刀一刀劈向薛剑。

  项剑胸膛中掌,身体‘噔噔’后退,手中紧握的墨刑随即自履癸体内抽出。

  履癸被抽剑牵痛身体,劈向薛剑的帝恨刀一顿一偏,轻功本就极好的薛剑便早已反应过来,身子一闪,手里的墨兵剑自然从桀的躯内拔出。

  见桀劈了个空,武次第总算松了一口气,手中剑柄一旋转,本就痛得死去活来的桀再也忍受不住,高叫的惨呼顿时扩散开,犹如来自地狱的嚎啕哀恸震动山河,凄厉得令人发悚颤。

  再也握不住的帝恨剑哐啷落地,流血不止的硬汉君王,在此一刻也是弱小得可怜。

  “还敢还手?本来念你是一代君王,不想让你遭这份罪,可是你竟然不想体面的死亡,那我只好再摧残你一下了!”

  武次第说着,一脚重踢在桀的伤口上,踢得夏桀飞滚出了六七丈远,至于那呼天抢地的惨叫闷哼,已然不再理会。

  武次第拾起帝恨刀,走到捂胸忍痛的项剑旁,关切的问道:“那是履癸回光返照的全力一掌,你只是受了轻微的创伤,看来是云绸天丝衣卸掉了大部分的掌力,否则,你性命必定堪忧,即便不死也要躺上几个月。”

  “也得益于我的抗击体质强,不然就是那余威也足以废了我。”

  言毕,项剑看着那把长刀道:“帝恨刀是怨念之刀,能侵蚀人的心志,你拾它干嘛?”

  “正因为它有怨念,所以才不能让它再落入歹人之手。”薛剑倒是释然的说。

  “对于大哥和三弟的想法我是很认同的,这兵器跟随蚩尤太久了,连阴煞之气都那么重,一旦处理不当,恐怕还得再出一位像夏桀此类之人。”说起夏桀,项剑的脸色又不太好看起来。

  项剑和薛剑都与桀有大仇,今日胜负已分,对于丧家犬般的仇人,他们还真提不起兴致来。

  两人都非心狠手辣之人,像睚眦必报此等作风却是怎么也干不出来。眼见仇家死狗状躺着挣扎难起,一笑泯恩仇,再大的事也只好一笔勾销了。

  “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呢?”薛剑拿不定主意,只好征求两位长兄。

  项剑瞧着在那边地上不断喘粗气且闷哼声的夏桀,道:“可怜之人心有可恨之处,还是给他一个痛快了结此段孽债吧。”

  “那谁来?”

  “还是我来合适,谁让我是你们的兄长呢!”武次第看着薛剑说。

  “就依你吧。”

  项剑无意见,薛剑也没有说话的意思。

  武次第抬着腿,踩踏着步子,提着帝恨刀,一步一步向夏桀走去。他每踩出一步,就像沉重的碾石沉甸甸的一次次压在桀的心口,将其那份为数不多的尊严碾压得粉碎。

  武次第每走一步,夏桀就感觉死神正一步步的向他招手。他不甘心,他不想死,他还没有活够,或者说还没有将这一生活明白……

  武次第停下步,举起帝恨刀道:“履癸,你这一生能活着本就是一个错误,现在就用帝恨刀来结束这个错误吧。”

  履癸知道自己活不长了,苟延残喘也无意义,还不如主动引颈受戮,果断的死去。于是他闭上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了,只等待手起刀落的那一刻。

  帝恨刀猛烈挥下,带着斩破空气的声音。

  当……

  一声金属交鸣声响起,振得夏桀灵魂发颤,惊失五魄。

  “他都已经这样了,就让他有尊严的死去吧。”

  素隐浑身是血,伤口森然,但腰杆儿挺直地站在武次第的面前。是他不顾重伤的及时出现,然后奋不顾身地挡下了武次第的斩击。

  武次第细仔的打量着素影,他知道这个老人已经活不长了。不是因为他太衰老,而是素影油尽灯枯,重伤得马上就要死了。

  收回了帝恨刀,武次第有着几分赞赏的道:“我尊重你的选择。”

  “谢谢!”

  素影说完,将手指松开,兵刃哐啷掉在地上,他慢慢地躬下身子,然后把才睁开眼睛的履癸半扶了起来:“大王,我们彻底败了,输得一塌糊涂……”

  两行清泪流下,滴在了履癸的手臂上。

  “你……你……怎……么会……”

  “余化成突然反叛,是他偷袭了我,五门三阁的人有的假装重伤,我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雄烈战死,成肃压死,铜灵子刺死,茅刃羽被砍死,石决明也自杀……其他人或逃命或失踪。”

  说到此处,素影喷了一口鲜血,血中带有肉末儿,溅了履癸一身。

  “寡……寡人不……不……不甘,不……不甘……甘心……”

  断断续续的说着,履癸突然圆目大睁,四肢一蹬,喉咙里一口没上来……

  “大……大王,大王,大……大……大……”

  素影再也叫不出声来,身子一软,便倒在了夏桀的身边。

  “唉,生死之事大矣,落得个此等凄凉,王侯尊位,又有何意义呢?”武次第深有感慨地叹息道。

  “禹启夏制五百年,履癸成桀商汤延,一朝迷路生生误,前人身事后人鉴,后人鉴……”项剑小声的咏唱着,似乎是在悼念这轩辕城的亡灵。

  “我们还是把他们掩埋了吧,毕竟人死灯灭,再大的仇怨也该消散了。”

  薛剑言毕,将墨兵剑还鞘,然后在角落里找到一把大劈斧头,开始劈起坑来。

  武次第和项剑也帮忙,那些未被土石掩盖住的尸体都需要安置,如果放任不管,日后成为白骨可不行。

  死后入土为安,这是华夏的风俗礼节,暴尸荒野,此大不敬也。

  三人忙活了很久,终于简单的掩埋并堆砌成一个大坟头。

  项剑一剑飞劈,将轩辕城的死路活生生劈成了生门,只要能避免战斗,活着出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城中已成死城,弥留已无意义,三人本想离去,却听见了土石松动的声音,三兄弟顿时警惕起来。

  “难道还有人活着?”

  “当然,你们都没死,我们自然也不敢轻易的去死。”

  土石飞起,回答项剑的人便钻了出来。何天衢手拿虎魄刀灰头土脸的站稳脚跟,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差点没被憋屈死,呼吸着空气活着真是太好了!”

  烛影红第二位钻了出来,犬神刀在握,似乎底气足了不少。

  金命王左手执昆吾刀,右手扶着玉灵子,那把名叫龙牙的刀拖在他这位重伤难行者的手上,与拿没拿神兵皆是一个样。

  “原来你们都还活着,我的估计居然应验了,这是不是代表我看人的眼光很准?”薛剑有些苦笑的自嘲道。

  “你这精准而可怕的眼光固然是值得称颂,但此时此刻却也说明了我们的存活率是未知数,不是吗?”

  “当然不是,我们让履癸得到了安息,这是功德无量,现在上天依旧庇护着咱们三兄弟,即使对方四人齐来,那只能计作半个活人的事,我怎么看都是有一点儿信心存在的。”薛剑纠正项剑的说法道。

  “什么?你们三人居然打败了大王,这……这怎么可能?”何天衢有些不敢相信的问。

  连烛影红、金命王和脸色煞白的玉灵子都震骇不已,似乎不肯相信,因为他们在找夏桀的身影,亦或者说是尸身。但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那座大大的乱土石堆垒成的坟茔扰乱了本来还较从容的心。

  中华玄门已开,道友们多多捧场哦。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