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37章 蓄之火花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呃,居然有此等事?”妺喜疑虑的望着秋菊,似有思考着什么。

  “你们可曾听得‘三剑侠’一说?”

  春兰应回道:“昨日三煞王败回城来,据悉是裁在小三剑侠手中。”

  妺喜欣然惊站起来,又顾虑的追问道:“那他们人呢,可否也进了轩辕城?”

  “听说这三人最先进着来,不过好像误入机关陷阱,现九死一生,未得动静。”

  妺喜一听,悲从心生,痛由胸起,担忧之色不言而喻。她放下针线,以手抚摸着突起的大肚子。

  “难道真是天命吗?为何我的一切思念和等待都是幻梦?一个未曾出世的孩子就被宣告丧父,这是天意还是报应?”

  “不,他应该不会如此简单、轻易的就死掉,他知道我在等、恋他……孩子需要他,他不能不管,他不可以抛下我们这对母子。对,他一定活着,一定会平安的活着。”妺喜不停的在心中挣扎,不断的安慰着自己,说服着自己。

  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无奈悲哀,一颗堪难至极的悲催殇情,燃起阴郁的世界,点亮枯油的明灯。

  情之殇,那一丝生命的悸动,牵萦出心中的惨淡之花。

  旷大的封兵台上,八卦形的台石上,站立坐躺着许多的出色英雄,他们找得都很倦了,但还是无半分头绪。

  四周秀丽草坪内,花枝树叶下,奇石异雕上,皆是各门各派分封而列,喧嚷议论着不同的看法。太丁坐在石块上,姬如泽领着众骨干围绕着殿下,不断的商议着。五门三阁及众雄士各自为政,看样子也要耗上了。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正当几万人束手无策,正吵嚷着去其他地方寻找食物时,却听惊天鼓声齐响起来,约摸一算,至少也有五十通大鼓从四方逼近过来。

  群雄顿时脸色大变,惊警的戒惕起来。

  待盖天之响过后,只听一人忽的仰天长笑而至,巨声震得几万豪杰汗毛立竖,心神无不骇然。

  太丁随声一瞧,心中顿时惊讶了然,“是他,就是他,终于来了,父王的噩梦,今日可终结了。”心中暗念一遍,然后全副戒备起来。

  “哈哈哈哈……各位,既来寡人城地,何不泰然处之?难得一见的英雄们,有幸于此助力,孤甚为欣慰,若共盟合力解开了封兵台,岂不更美哉?”

  夏桀华衣而出,腰中宝剑熠熠生辉,令人一见胆寒,无不丧志。

  六千余雄紧卫其后,四面八方的群列高手齐头围进,好不威武大势。

  诸雄一看,皆愁上眉梢,不敢再放肆托大。

  履癸带领出来的两万多名高手,还是相当有震撼力的。

  势力的犬牙交错,将会使势态发展到最严峻的地步,血与泪的挥洒,看来是很难避免。

  沉郁的殿舍内,韵儿、妺喜、春兰、秋菊毫无胃口,尽如泥塑石雕,似乎在默哀念悼。

  “谁?”

  “啊……你……你们……”

  “不许再叫,否则让你们永远闭上嘴。”

  “进去!”

  “吱……嗄……”

  这时,外面传来男女交手和对谈的声音,然后门被推开,紧接有人走了进来。

  内屋的四人顿时面色大变,春兰、秋菊也应急拔出长剑,从而奔跑出来。

  只见夏叶、冬雪被三位青年制住带进门来,其中两柄锈鞘长剑更是直逼颈部,稍纵即取二人性命。见两好姐妹被制,春兰秋菊不再犹豫,起怒大叱一声,腾得化出剑招,直取三男躯位。

  “嗤噗……当!”

  武次第雷厉出击,仅作两招攻招,就将对手击溃。

  春兰秋菊大惊不已,口都张得老大,一招败北,这可是多少令人难以置信的敌手啊!不过惊讶归惊讶,保护妺喜的职责她们可敢忘。尽管来人是超然的存在,但这并不能打消她们心中的念头。于是急忙提醒道:“娘娘快走,我们来拒住他!”

  两女再次操起利剑,舍命般欲拼到底。

  “住手,快住手!都是自己人,千万莫伤到了。”这时,妺喜慌忙喊止道,惊得扶她的韵儿一乍一愣的,不知何以呼此。

  屋内之人也是惊惑不小,但还是暂停了手中将出的剑招。

  春兰、秋菊正纳闷无解时,韵儿却是惊喜欢叫起来:“薛……薛公子,竟然是你们?真是意外的相逢啊!“

  “呃?韵儿,原来是你!咦?喜儿,你……你也在啊?太好了,太好了!相见有期,上天待我不薄呀。哈哈哈哈哈……太高兴了,喜儿,你可知道这段时间,我想你都想思得快煞出病来了。上天让我们重逢,我真是高兴惨了。”薛剑剑手一以,兴高采烈的奔上去,接住并抱紧妺喜激动万分的说。

  妺喜也是无比的欢喜,搂住薛剑脖子,不停的耳腮厮磨,“公子,喜儿也是,十分不停的思恋您。纵然这里风景秀美,起住食用也甚优渥,但行动不便,没有公子的日子让喜儿万千的不乐。公子,您带喜儿一齐走,好不好?即使粗衣淡饭,喜儿只要能同公子不离不分,亦是人生最佳幸福。”

  “好,好!我答应,我一切答应您,咱们不再分开,永永远远都不再分开……”两人说着,热眶不断充盈,止不住的莹珠因情而感动滚落,将紧紧相拥互簇的一整对人浇灌、交织、融连……旁边颇多感触的几人,现已悄然无声,都默契的成全此对苦命鸳鸯情。

  “你们是夏桀的人?”

  “以前是,现在不是。”秋菊看着项剑,恸情的说。

  “这并不重要,我只是在警告你们,若胆敢为虎作伥,负了喜儿妹子,那我项剑绝不饶命!”

  “项公子放儿,娘娘有孕身,我等四人自当竭力保护,绝不负望。”春兰铮言诺道。

  “希望如此。”

  “二弟,莫唬人家女孩子了,万事因果相循,天地自有周章,顺之即好。”

  “是,大哥。”

  项剑敛容拜牺一礼:“那一切都拜托四位姑娘了。”

  “职责之事不敢邀功,两位公子多宽心便是。”春兰忙欠礼道。

  武次第微笑着从身上掏出一包贝币,然后递给夏叶说:“适才多有冒犯,还请恕宥,此中财物不丰,仅作盘缠资用,望能不弃。”

  “多谢公子破费。”夏叶笑承着。

  项剑剑眉一颦,肃目道:“轩辕城不日将全部坍塌,所以望劝姑娘们以身后计佐之,尽快护着喜儿妹子速撤离去。”

  夏叶几人骇然大变,惊魂问道:“全部坍塌?这……这可是大事?如此牢固之城,公子何以肯定得知?”

  “相信总没错。至于造化之事,一切自有劫数。况群雄共聚轩辕城,多为封兵台兵器而来,倘此恶城的镇压之心封兵台一经解封,那就不是人力所制的。”

  几人闻此,惊悚惶恐不已,连脸色都变得万般严肃起来。这信息太惊人,太及时了,否则还不定将出什么祸端来。

  丫鬟冬雪大骇而定,问道:“依此判来,三位公子不和我们一道走了?”

  “我等还有责任在身,你们先护喜儿妹子去孤竹山,待事完就,我们就去会合。”武次第慎言的说。

  “这?”冬雪迟疑的看着项、武两人,思索着道。

  春兰颖慧一笑,理解性的劝道:“哎呀,姐妹们,三位公子乃大器之人,岂能无重务在身?所以你们就别争了,我们眼下当力趋害,尽快脱身保命要紧。至于后序,我们得相信公子无欺不虞。”

  “也是,春兰姐言之有理。”三女应允着。

  “您怎么会来?”

  “因为有您!”

  “您……您不该来的……”

  “我觉得值!”

  “您这又何必……何必来送死?”

  “为了您,我不怕死!”

  “可我怕……”

  “您无须担忧,只是您……”薛剑看着妹喜极大的肚子,有迟疑。

  “您不喜欢我们的孩子?”

  “没有,只是惊喜之余,又很自愧。”

  “呃?”

  “没能尽责任照顾好您和孩子,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无须自责,尽力就好。我和孩子都不会怪你的。”

  “喜儿,谢谢。”

  “不用,既然彼此相爱,理解就好。”

  “我……我有件事求您。”

  妺喜很是大度的莞尔一笑:“难得您有事相求,看来我很难不答应。”

  “带四季鬟走吧,去孤竹山。”

  “看来此城呆不得,不过您要留下,这是否意味着您很难再来见我?”

  “我保证,一定去见您。”

  “好,我信!听您一次,总没有错。”

  “你是太丁?”桀白须捋动,藐视般的问道。

  太丁毫然不惧:“你想报仇?”

  “当然!只是现在的寡人,还动不了你。所以,寡人劝你还是小心一些,相信残废了你,比杀死你老子更划算。”

  “老匹夫,你以为你会有机会?”

  “寡人当然知道你翅膀硬,此次前来,也只不过是冲着众宝器来而已。”

  “履癸,你是我大商的心头刺,眼中钉,你认为我会让你长活,让你占领这处洞天福地?鼾眠之榻,岂容他人枕睡?你这匹夫,与我大商国有不共戴天之隙,劝你还是务实的好,趁早引颈受戮,莫作无谓斗争。”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