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33章 明争暗度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一颗莹露轻轻地滑落,破万千重梦。情心执着于残晓晨,碎了曾经魂。泪光点点血汩汩,流串一束念之珠,化佑千般万缕绪,恒好、安!

  武、项、薛三人向前行不多久,便来到了九成宫的第三重。此层的状况要好很多,起码未见机关陷阱以及险隘之处。

  空荡荡的大殿内只有一只鼎放在中央,苍莽而朴素,美观且牢固。确切的讲,是一只三足鼎。

  古鼎放在一个大八卦图中间,卦图四周排有十二生肖雕像。

  项剑细看也不明白,寻思了许久,找不到通往第四阶的石梯,就更莫提出口了。

  薛剑想了几息,笑道:“看来玄机在此鼎,若不破解,定难过关。”

  “我们还是先找一找吧。”武次第对项剑说。

  “希望遂意……”

  三人在鼎里鼎外寻看了很久,硬是毫无所获。

  项剑躺在地上,苦眉思索,瞧着两兄弟在悠转觅寻,若有所想的道:“这十二尊生肖像,我怎么看着就很别扭呢?”

  “呃?难道是它们的排序紊乱,对不上月份?”薛剑狐疑了片刻,终于也说出了心中的症结。

  武次第看着三米高的铜雕像,它们的栩栩如生之姿令人咂舌万分,简直就是鬼斧神工、逼真传神的存在。

  “我们试一试移动后再谈。”

  于是三人开始忙碌起来,将这十二尊铜像移来搬去。虽然很吃力,但三人还是惊讶的发现,这些铜像重量果然有猫腻,因为它们之间的确有微度的轻重之分。

  当十二生肖像依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的次序刚排列好时,只见整个八卦图就慢慢的发出皓月般的芒光来。光华愈加的盛大,那置处于图心的大鼎便尽沐浴在这浓郁的华光中。

  那鼎身忽的释放出金色光辉,然后朝三只足缓缓流镀而去。呆惊的三侠正骇然无措时,未几,见那三足就变得通体明莹起来。泻光普照,三只鼎足倏然分别化成黑白灰三种色彩。

  项剑骤然一看,只见白光鼎足上铭刻有‘国朝’二字文。薛剑也疑虑声呼,“家庭!”却是灰色鼎足上篆刻有两个甲形文字——家庭!武次第三人惊面之下,相视而不得解。

  只因第三条黑芒鼎足上,什么字迹也没有。

  “三足鼎立?”薛剑惊疑道。

  项剑笑呵呵一笑,道:“这设计九成宫的人一定很无聊,不然他怎会和人玩这等游戏?比文斗武考智慧,果然是无聊透顶的痴呆之士。”

  “二哥,你说的人好似刑天吧?他可不傻,困难至斯,天下鲜闻寡此,可谓冰山一角,非文武之才不可脱身也。”

  “莫费舌论争了,还是多想想是哪两个字吧。”武次第凝眉提醒道。

  “已思量好了,白色的国朝,黑色的奴隶,而灰色的家庭,确实能兼前两者。”不待两兄弟认可,项剑也踏进八卦图,走近大鼎,然后用指催动真气,在发着黑芒的鼎脚上书着‘奴隶’。两字只存片段,然后就消失不见了,如牛毛入海,毫无反馈作用。

  项剑大惊失色,正欲又书,那鼎光蓦然大发,直窜项剑。项剑不及反应,就被光力弹飞出去。狼狈的他眼看摔地,幸被两兄弟堪难的接住,方免于难。

  “怎么这样?好生厉害的力量,却如何是好?”项剑有气受挫的说。

  薛剑一紧手中墨兵,头疼得用手抚敲道:“让我想想……想想……咦,难倒是邪恶?”

  “邪恶?”项、武两人用脑一思,有些认可的点了点头。薛剑靠近鼎足,依旧用真气劲指写字,只是换成了‘邪恶’二字。写毕,那字迹渐渐消散,仍无反应。

  薛剑颜色俱变,抢在反击之光未启之前,急速勒了出去。但还是迟了半拍,那劲光一闪,罩着薛剑后心一打,顿时将人给摔了个狗吃屎。

  武次第与项剑面色大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那光一次比一次快且猛,连三弟都招架不住,此光可见一斑!

  扶起落败的薛剑,项剑严肃的道:“大哥,我俩都不济,看来靠你了。”

  “我尽力!”武次第皱眉思了很久,才说话直走入八卦图。

  “小心啊!”两兄弟扶搀着担心道。

  “放心!”武次第并不转身,只留下一个挺直的背影。

  ‘江湖’!武次第虽有把握,但还是颇担心的用指劲写着。

  忐忐忑忑之心,让武次第仿佛度了一天,写了很久……很久!项剑与薛剑亦是拧紧了全身毛发,准备好了随时出手救下不测中的大哥。

  ‘江湖’二字在黑光鼎足上印呈了十余息,然后开始发出黝漆般的辉光。

  武次第一看有戏,心中沉着的石头终于落下。项剑、薛剑心奋不已,跑了上去。

  “终于成功了,大哥,幸亏有你!”项剑说完,盯着三条鼎足,情心激动不已。

  薛剑幽幽的道:“原来从今始,天下三分:国君所代表的白色至高王廷、民众所支撑的灰色至多姓族家庭和群士所引领的黑色至强侠邪混合江湖将成为真正的三大势力。”

  武次第突悟默念道:“江湖、国家、庶民;黑、白、灰,原来如此!果然够格成为三股巨力。”

  正在此时,殿顶哗哗的响动,三人一看,却是金灿华丽的铜质殿顶开启一窗,哗啦啦的伸下一只细长的铜纹长梯来。

  三兄弟一看华光正发的八卦图和泻光依依的大铜鼎,怀着一颗欣喜之心,毫不犹豫的急爬梯而去。

  三人恰至第四重,窗梯皆逝,一切化作平静,看来真乃有进无退之地也。

  五音声阶,宫、商、角、徵、羽,尽布殿壁,编钟、五弦瑶琴、木箫、竹笛、陶埙、夔鼓、磬、铃、铎、和、言、筑等众器具齐整布列。三侠甚至认为,这是到了音乐世界。

  无数干净中又泛着古老岁月痕迹的器乐,昭示着它们简约而不简单。

  “这又是什么名堂?”项剑很无奈的挺了挺腹部,料来是肚子开始抗议了。

  “难道是考音律?”武次第凌目一视,破天荒的首感压力太大。

  “宽心宽心,你我虽不太懂,但三弟还是精通的!”

  “我尽力而为!”薛剑走了过去,才踏几步,忽然一阵动人的声乐无根无底的传来,低音宛转幽幽,使人无比陶醉,渐入佳境。

  音律优美动人,时而悠长,时而短促,有时高亢,有时低吟,折叠反转百千嶂,若龙磐峰峦九曲肠,美而妙不可言,令人无不折服赞口。

  天籁之声,犹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项剑敢肯定,如此高难度的音乐,恐怕只有仙人方能奏成。

  所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定是指此类音乐。

  长绵高绝之音经过四百余息才娓娓而终,硬是让两个半吊子听者沉醉不已。即便是薛剑,也惊赞醉迷难脱。

  “哎!快醒醒,这重怎么过来着?”项剑惊醒了无法自拔的薛剑。薛剑后怕的拍着胸脯道:“好险!好险,二哥你要不唤醒我,我恐怕再过一会儿就醒不过来了!”

  “什么?竟然如此厉害,莫非是专门蹑人心魂的魔音不成?”项剑惧色的道。

  武次第思虑道:“咦,不对呀,那我俩俱没事,这又是何故?噢……难道是专勾噬精通音律之人的?”

  薛剑眨巴了一下眼情,又用舌头舔了舔嘴,让干渴之唇湿润了不少后,才微笑道:“很是正确!此诡异之处就在于不通五音之人,听不懂,很难记全此曲,所以绝计过不了这关。而精通音律之人,甚难奏出这类高难度音乐,亦或即使听懂记全奏得出,也终难免被噬魂而死,所以,我们三人的组合,可谓天成。”

  “三弟如此的讲,恰才确是太凶悬乎了。”项剑变色的道。

  “这第四重的过关法子莫非是需要重奏此曲?”武次第一语中的的问。

  “不错,的确如此,看我竭力破关来。”语毕,薛剑迈步进前,在众器乐中择了件自己最精擅的乐器——竹笛。

  优雅……迭宕……宛转……铿锵……如泣如诉……似怨似慕……万千曲浪叠嶂回,盘桓峦山似银练,如水柔、似波荡,像钢劲、若叶旋。悠然千怅,丝细宛游兰,聆聆潺潺,妙堪言,可谓天籁尤音。濯激流、振千岗、沁人脾、迷欲眼、醉情心、染世尽无双。

  抑扬顿挫之音从薛剑的吹笛中逸飘而出,在第四重宫殿中飞旋出一缕缕犹纱似雾的缥缈悠翠色气云带。

  紧接着,丝气化为柔丽华美,色彩斑斓多,随着绕萦飞舞的曲音应幻成姿,最后在殿顶蕴汇成团,如奇异妙彩的宝器般生辉。悠长乐声急缓变奏,随着时间的移推,织罗成浩瀚的彩团,团气相交辉映,布组为一个令人感觉玄奇无比的八卦金黄图阵。

  阵图在乐毕后,顿时化作三股金黄气氲将三人温和的包裹起来。三侠不待抗拒,就进入玄妙之境界,云里雾里的昏沉,欲眠不已。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