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209章 截杀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氤氲摇了摇头:“我对他毫无印象,莫非是找素朝天来寻仇的?真是这样的话,那情况就严重了。”

  “不错,如此年轻的资质和战力,就算今日不能大仇得报,恐怕日后成长起来也是无尽的祸害,这辈子素朝天都想再有安身日子过了。”瀺灂眯着眼睛道。

  霅霅有些犹豫:“此人十有八九是狂神杀漏的仇家,今日寻得仇罢了,寻不得将遗害无穷,素朝天眉心上的那团玄冥死气可不是凭空出现,或许应验就在今日也说不定。”

  “要不我们联手把他干掉吧,素朝天再有错,那也是五仙之首,被打败也好,被杀败也罢,丢得可是我们五人的面子,再说五仙殿被毁,这口胸中恶气可不能不出。”毰毸建议道。

  “我们还是多看看再说吧,这小子古怪异堂,有着不输于你我的实力,再说素朝天一向自命不凡,若有人替咱们磨一磨他的性子,将其收拾一番,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现在的狂神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你若不让他撒出来,他一定会找你算账的。”

  霅霅撇了撇嘴,显然对此事爱管不管的。

  氤氲不悦道:“如果是素朝天惹的祸,那就让他自己去了结吧,帮别人撑屁股的事我还干不出来。再说以多欺少,这本就有违公道。”

  “单打独斗本是英雄壮举,我们若援助狂神,一是看不起他,二是掉我们自己的身份。五仙欺负一名年少轻狂的小子的事情一旦被传扬出去,我们就彻底丢人现眼了。散仙,不就是靠一张脸皮活在三界吗,如果有人不爱惜,那就会成为仙界的败类,我可不敢去自降身份,做出那吃力不讨好的无耻之事。”瀺灂面色冷淡的说。

  霅霅看着一堆砂砾和木屑道:“作为仙人,妄动无明是不理智的,还记得凤麟洲一行吗?那怕是通天教主,也无法遮挡自己的羞处,不还是被三圣**得像条死狗,最终颜面扫地?”

  “哼,你们就是对素朝天的言行举止不满而心生怨恨从而找借口罢了。这样的你们不仅无情无义,还背离了五仙的道德,总希望借外人之手干掉狂神。可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毰毸怒吼道,仙体一闪,欲冲上去解救素朝天。

  “你说得太好了,好得让我都差不多相信你是一个有情义的真仙。一位不分是非,无所尺寸的自欺者,又何必再活着丢仙人的名?你,自刎以谢天下吧,我不想污了我的剑!”

  一道白影从天而降,挡在了羽神毰毸的面前,其威不露,其剑不寒,可却像一堵坚不可摧的铁墙挡在毰毸羽神的面前,让他不敢小视。

  “你……你是谁?”羽神有点不悦道。

  挡在他面前者,就是他一生的敌人,他很想知道下一个死在自己手上的仙人是谁。

  “项剑!”“项剑?你就是三剑侠之一的项剑?”

  毰毸有些惊讶,然后双目一凌,欲将对手的一切都看个真切。

  “不错,如假包换。你,可以瞑目而死了!”

  毰毸听后,扫了一眼站在砂砾上的人影,又认真的盯着项剑:“这么说他就是薛剑?”

  “哪又如何?”

  “不如何,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们三剑侠是不是太过分了?”羽神右手指间夹着羽刃,一脸愤懑的问。

  项剑像看死人般盯着毰毸,冷冷一哼:“过分?你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番话来,不觉得更过分?孤竹山,还记得吗?杀子杀妻杀亲杀友之仇,你有什么资格说过分,你有什么脸面大言不惭而心无所悔?”

  此言一出,氤氲、瀺灂、霅霅都齐齐变了脸色,想不到会是三剑侠,更料不到的是孤竹山之祸。

  “我当是谁,区区一群凡夫俗子,贱家之犬而已,不杀又如何,杀了又如何,反正都要死,芸芸众生也不过是仙人手中的玩偶而已。”毰毸羽神不屑的哼道。

  “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大义凛然,六亲不认,你只不过是徒活几百年的猪狗而已,死,并不足惜!”

  项剑说着,墨刑剑一出,毁天灭地的玄气便出现了,而且一出手的,便是至强绝学——开天斩!

  开天斩,一剑斩开天,一剑摧灭地,其威凌天而盖地,可扫日月星辰,可灭乾坤万物。

  氤氲剑神、瀺灂刀神、霅霅冰神脸上尽是难以置信的惧色,项剑一出手就劈天盖地,摧天灭地,比薛剑都要生猛得太多,这还是人神境的仙者吗?

  进入人神境后,项剑极少再使用开天斩,凤麟洲一行,三兄弟被三圣兽所化的凌天吞入了腹内,在万般无奈之下,他才使用了开天斩,这也是他踏入人神境成为仙人后第一次使用开天斩。

  对于杀威极大的斩术,项剑不会轻易使用,但对羽神毰毸就不同了,他觉得羽神似邪非正,用不着再滥施怜悯。

  因此,对于现在可以掌运自如的开天斩,他是不会藏私的。

  一出手就是绝杀之招,纵然是毁了长洲仙岛,他也再所不惜。

  毰毸作羽神,看家本领就是以羽作刃,故称‘羽刃’。

  羽刃不再是轻飘的羽毛,而是防不胜防的杀人利器。

  一时之间,无数的羽刃飞出,杂乱又诡异,直奔项剑的周身穴位而去。

  项剑斩得一如既往,斩得一往直前,不舍己生,焉能夺对手的死,烈如风火,快如电光,猛龙般的斩击终于和漫天乱射的羽刃相撞相碰,‘嗞啦啦’的搅碾声无比刺耳,如白虹贯日般的斩光所向无敌,将尽数的斩击都掀飞了出去,同时也化去了羽刃上所附带的玄气的强劲。

  犹如漫天雪花飞舞的羽刃不再有杀人的能力,而是轻飘飘的变成了再普通不过的绒毛。

  开天斩的斩力太过于强捍,几乎是所过之处尽成两半,作为首当其冲的羽神,自然不会安全无恙。

  他的护体神甲被一瞬之间的斩力就劈碎了,更可怕的是他的仙体也被开天斩斩成了左右对称的两半。

  开天斩的余威‘轰’地斩在了长洲岛上茂密的森林中,无数的兽窜禽飞,咔咔嚓嚓的大树木枝倒塌,辽阔无边的峰岳丛林竟毁灭得一塌糊涂,几手都化为了齑粉。

  毰毸的尸身鲜血溅撒而出,将空中霎时布满了血腥的味道,作为五仙之中修为垫底的存在,毰毸若死,一点儿也不意外,可一出手就被项剑干掉了,这也有损五仙的名头。

  羽神死了吗?

  当然没有,仙体被分尸,全要元神尚保,便可复活。

  再说仙人本会法术神通,更精于邪门歪道,将仙体复合如初也不是不可能。

  素朝天修练采阴补阳之术本是左道,又滥杀无辜,自然会惹得天怒人怨,就是五仙之人也有怨言。

  素朝天的生死氤氲可以不管,可瀺灂、霅霅却不会让亦正亦邪的

  羽神毰毸在他们的面前死亡。

  氤氲终于出手了,他身子一闪掠,就抓住了毰毸的身体,然后向高空一抛,双手一掐起死回生术的诀印,一道诡秘的紫光便从印诀中射

  了出来,将毰毸的尸体笼罩其内,在紫光的治愈之下,本来两分的身体竟一点点开始愈合了,如果能等上一炷香的时间,羽神便可恢复如初。

  刀神瀺灂和冰神霅霅也没有再袖手旁观,而是站在手持墨刑剑的项剑对面,以防止他干扰氤氲替毰毸治伤。

  “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欲保他不成?”项剑将墨刑剑一指毰毸,毫无表情的问。

  “你已经让他吃苦头了,得饶人处且饶人,项少侠又何必赶尽杀绝?”刀神瀺灂道。

  “赶尽杀绝?饶人!在孤竹山,你们可曾饶过一人?连妇孺都不放过,我又何必要对你们施以仁义,予以怜悯?”

  冰神霅霅有些不舒服的道:“项少侠是要以杀止杀,不分好歹?你可知道这是素朝天的所作所为,与我们毫无干系。”

  “对一个杀人如麻的凶手包容,对一个堕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作为一个团伙,你却能说出如此混账的话来,真不害臊。”

  项剑说着,墨刑一划天际,可不会再浪费口舌。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