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99章 医仙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霞庄内,薛剑在庭院中一口气练了一百零八套剑。

  花自飘零水自流,纵庭院中香风阵阵,仙逸翩翩,也难再难挽回那初冬的寒意。

  出日渐升,太阳终于吃力的爬上了梢头,薛剑走在花团锦簇的仙街上,打量着来往仙人。

  他们或用金锭买仙草丹药,或用千年珍珠换取所需的各式兵刃,仙道上有雕缕香车宝马经过,也有穿神甲仙袍的仙士走过,当然,还有些仙叟拄着龙头拐用徐行止追术而行。

  其中遇到好几名施展了神行术,好像有什么急事,匆匆忙忙的。

  御剑飞行的有,腾云驾雾的也有,至于仙童仙姑仙子什么的,也就更不奇怪了。

  络绎不绝的仙人们倒是谁也不碍着谁,显得有些井井有条。

  忽然,前方引起了一场骚动,估计是谁又倒霉了。

  薛剑初来乍到,自然有些好奇,而那些围观的仙士们一阵嚷嚷,虽有所意见,却也不敢上前自找麻烦。

  “踢死你,我踢死你,你这个小崽子,竟然敢偷懒,坏了我一炉子的炼材!”

  那粗壮汉子一边骂着,一边死命的踢打着。

  “唉,那个炼器仙又开始踢揍那个学徒了。”

  “可不是,据说那学徒的爷爷去凤麟洲死了,所以炼器仙就开始天天虐待他。”

  “你有同情心就去管呀,炼器仙的师尊可是大名鼎鼎的雷仙,那可是雷仙啊,谁惹得起?即便是仗了势又如何,你敢吱声么?还又是对炼器仙的所作所为忍气吞声。”

  围观的仙人小声议论道。

  薛剑一听,就知道这所谓的炼器仙仗势欺人,当即大喝道:“住手!”

  “小子,我炼器仙的事你最好别管,否则后果自负!”

  炼器仙又用力踢了一脚那广鼻青脸肿浑身是伤痛的学徒,藐视的警告薛剑道。

  “炼器仙?这炼器铺可是你的?”

  薛剑扫了一眼街道旁的铺子,那里有几十件打好的刀叉剑勾,还有炉灶热火与一些打磨器刃的工具。

  “不错!那就是我的炼器铺,小子,还算你识货,认得你爷爷的家伙事。”炼器仙狂傲的道。

  薛剑扫了眼地上的学徒,只见他身上伤口不断,可怜巴兮的,还在一个劲儿的打滚、抽搐。

  “我爷爷?不修口德的家伙,看来我得教你什么是礼义廉耻!”

  薛剑说着,手一伸,墨兵在握,哪管得三七二十一,唰!唰!唰!唰!

  眨眼一瞬,共出了四道剑气,呈‘井’型将那炼器铺顷刻之间尽数斩成了九段。

  “哗啦”一声,庞然大物般炼器铺轰然崩塌,被那炽热的大熔炉一点,‘哄嗤’一声就熊熊地燃了起来。

  看客们被突如其来的挑衅给震住了,几鸦雀无声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有人敢斩了炼器仙的炼器铺。

  “怎么回事?有人挑衅炼器仙?”

  “唉,太冲动了,到底是年轻人,做事不动脑。”

  “事情大条了,这么一闹,炼器仙岂能善罢甘休?那雷仙极为护短,若是他一出手,还让肇事者活吗?”

  看众纷纷和薛剑保持距离,生怕自己惹祸上身,被牵连进去。

  “你……你敢毁了本大爷的炼器铺?”炼器仙也有些吃惊的盯着薛剑那略显稚嫩白皙的脸道。

  “欺负弱小,口出无德之言,这便是代价。”薛剑义正辞严的道。

  “这小畜生的爷爷差本大爷一笔钱,甘愿拿孙子做学徒抵债,那老头在凤麟洲生死不明,欠债还钱,本大爷要怎么打踢抽虐都是自由,你凭什么管?现在又毁了炼器铺,你如何说?”

  “人生而平等,债欠不偿命,三界的不平事,我薛剑都要管,区区人神九重天,安敢仗势放刁?再多说一个字,我让你做不成人!”

  薛剑手中剑光寒冽逼人,有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唯吾独尊感,将全场之仙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炼器仙一怔神,然后哈哈笑道:“薛剑?你我的修为也在伯仲间而已,你有何本事放大话?”

  说着,他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把长刀,然后一指对手:“来来来,我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炼器仙身子一闪,便朝薛剑冲杀过去。

  薛剑脚踏玄妙步伐,仙体一闪而逝,两仙一交手,刀剑未相碰,可炼器仙拿长刀的手臂就从仙体上飞了出来。

  一招分胜负,炼器仙右臂已断,鲜血狂涌,苦痛极了。

  “这只是中口无德的代价而已,你以为就完了?”

  薛剑头也不回,手中剑再挥一剑,活活抽斩在炼器仙的后背上,一米来长的剑痕出现,深可见骨。

  噗……

  炼器仙终于忍不住了,不仅吐了一大口血,甚至还被气得不轻。

  自从拜雷仙为师以来,就没有人敢如此对他,今日认栽也就罢了,过后必定加倍算账。

  薛剑从空间戒指中的内戒中取出一粒丹药给学徒喂下,然后才抱起问看众:“这附近有名医馆吗?”

  “少侠,此去八里,有一馆,是医仙开的。”一名中年人道。

  薛剑点了点头,身子一掠,便消失了。

  下一刻,他已站在喧嚣的街旁,而旁边,有一庐屋,它是搭建得很简陋的住室,没有梁柱,没有门楣。

  庐屋左右,还各有一茅屋、窝棚。那庐屋内正有一老翁在暇寐,似在等着炉上的陶壶水开。

  “老人家,请问你这里看病吗?”

  薛剑抱着学徒走了进去,礼貌的问。

  那老翁缓缓开眼,打量着薛剑,用苍老的声音回道:“你衣着华逸不凡,那童子却敝陋不堪,显然是非亲非故,你又何必为了他浪费一粒洗髓丹?”

  “洗髓丹?晚辈见他可怜无助,又身受虐伤,不甚懂丹药医理,只能胡乱喂了一粒,至于是什么丹药,就不得而知了。”

  “老夫自号医仙,有什么疑难杂症皆能治,可这仙童是个孤儿,而且心灵受过的创伤远比身体上的重,你确定要给他治?”

  “如果老人家要钱,我倒也有些,虽然不太富有,但也愿意解囊相助。”

  “老夫是说你以雷霆万钧之势扫了炼器铺,得罪了炼器仙就等同于得罪了雷仙,那雷仙是神王境的修为,因为一个无关之人而引火烧身,这可算不上明智之举。”

  “雷仙是大神境?可这孩童的一生才开始,又只是个有人生没人疼的学徒,总不能毁了他吧。”

  “少侠仁义,是老夫失言了,来吧,我瞧瞧!”医仙说着,从旁边的布囊里取出了几根银针。

  薛剑将昏迷的学徒放下,看着老翁给其把脉,然后又不断的施以针炙。

  “这童子的资质本来极平庸,被你那颗洗髓丹一洗,倒是成了可塑之才。如果你愿意,老夫可收他做个医徒。”

  “老人家,这学徒与炼器仙有瓜葛,怕是不能留下给你增添麻烦。至于他愿从何处,就全凭他自己的意一念了,我也不好横加干涉了。”

  薛剑知道穷守道,富读书之理,凡事不可强求,否则易劳心费力而不讨好。

  “倒是老夫唐突了,少侠莫怪。”

  医仙说着,又为学徒扎了几针,然后疏通了经脉,又取出几粒小小的丹药放入一杯中,冲上半杯开水后,就停下了施针,将小童放下,道:“这瀛洲本是仙人的养生之所,只因来了个天仙境雷震仙,情况就有所不同了。雷震仙的关门弟子正是这雷仙,那雷仙又收了堕仙炼器仙为徒,这些并不足以他们在瀛洲仙岛横行,可雷震仙与玉泉宫的九幽丈人有关系,即便是玉泉宫的四大弟子也要给他三分面子。”

  “你是说姞牡丹,高菊芳、白荷、杜鹃?”薛剑惊讶问道。

  医仙点头道:“不错,这雷震仙算得上是九幽丈人的记名弟子,不然裁决仙早就把他赶出了三仙岛。”

  “裁决仙又是谁?”

  “裁决仙是瀛洲岛上仅次于九幽丈人的太乙金仙,你住的霞庄本是裁决仙在真仙境前居住的,后来才让给了别人。现在顺理成章的归你,且与伯、仲、季三仙发生了争斗,裁决仙应该是认可了你才对。此刻又惹上了八卦仙之一的雷震仙,在九幽丈人丧失仙身的情况之下,你这一点火,恐怕就要惹出大麻烦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