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95章 因果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弟子遵命!”九天玄女拱手道,然后起声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一位儒雅的黑长须男子便走了进来,当即下拜道:“昊天拜见师姑!”

  “昊天师侄免礼。”

  女娲娘娘虚手一抬,便有一股无形之力将昊天给托了起来。

  “多谢师姑。”

  “我这娲皇宫清静无比,少有外客前来。昊天是头一遭来吧?”

  “禀师姑,的确是头一遭。若非要事,也不敢打扰师姑?”昊天彬彬有礼道。

  “昊天师侄长期修行在外,倒不负二师兄的栽培之恩。”

  “昊天也只是尽弟子的应有本分而已,不敢忘师尊之德。此次家师有难,弟子未能服其劳,更不曾报其师恩一二,说来惭愧。”

  “你的接引、准提两位师兄也长年在外,混鲲师兄又何曾有过一句怨言?常言道‘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此话一点儿也没错,昊天师侄无须心愧,你师尊又岂是再乎那点俗礼。”

  “师姑,这次师尊不告而别,怕是有负气之嫌,昊天特来讨个商量。”

  女娲娘娘叹息道:“混鲲师兄乃耿介之性,遇事自然是盼望着好,此次三圣兽齐出,你师伯师尊也是全力以赴,重创负伤不说,结果也是差强人意。这份憋屈之心难道要往你们身上撒不成?你师尊外出散心,或百年千年万年,待心气平了,自当回来。”

  “师侄明白了,这就返回灵霄殿修行。”

  女娲娘娘此时又道:“听说你把玉皇玺给了白冕玉?”

  “玉皇玺是归徒侄所有,被白冕玉师侄讨要了去,如今反害了他性命,此玺不要也罢。”昊天道。

  “此玺在守护家族东皇玉手中,他是七绝天之一,也是天命之人,与昊天师侄你倒是颇有几分渊源。”

  “既有渊源,那玉皇玺就留给他吧,反正师侄暂时也用不着。”

  “通天师侄这么一闹腾,再加三圣兽带来天命之主的指示,三界分流是早迟的事,有人举荐你以灵霄宝殿为主立天庭,以治三界纲伦,你有何看法?”

  “师侄不才,知三界之事甚大,非一言一语可定之,天庭的组建需要有四面八方的仙士乃成,若局限于一门一脉,反倒易失公允。”

  “天庭事大,当取三界之才,只是群仙尊贵,多我行我素,不受规矩约束,反倒容易坏事。看来此事牵连甚大,还须从长计议,不能操之过急。”

  “师姑拿主意就好。”

  昊天虽是混元大罗金仙,但毕竟威望尚浅,影响力不足以撑起天庭,没有精兵强将,没有有人鼎力相助,光是一人独大也是不可行的。

  昊天拜别师姑,从娲皇宫出来后,却在腾云驾雾中遇到了多宝道人。

  “昊天小师叔从娲皇宫出来吗?多宝在此等候多时了。”多宝道人作礼道。

  “师侄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昊天不悦道。

  “唉,小师叔,我有苦衷啊。你也知道,我的弟子幽空死于元凤之手,断了截教千万年的希望,师尊初战受创,是我建议师尊用诛仙四剑的。现在师尊重伤难愈,情况不明,可我又不敢入娲皇宫探望,一是怕唐突了,二是怕女娲娘娘怪罪。”

  “多宝,你这个祸由闯得大啊,倒是让通天师兄给背负下了,不然纵是你九条命也不够啊!”

  “小师叔教训得是,多宝心中也是后悔不已,是我这不孝之徒连累师尊师祖了,现在追悔莫及,所以只能忐忑不安的在此间等你,就是问一问师尊的情况。”多宝道人面有愧色道。

  “通天师兄的现状很不好,虽有宝莲灯和女娲娘娘相助,可那元境的实力也太恐怖了,就算是我中招,也难保性命无虞。以我的目力来看,没有三百年怕是难以恢复如初。”

  “师尊,是弟子不孝啊,弟子不该乱嚼舌根,多宝该死,是我害了你。”多宝道人悲痛的道。

  昊天不以为意:“你有妄念之罪,但通天师兄确有妄行之过,因果循环,只可惜了几千仙人,怕是难了。”

  “幽空已殒,通天师兄又身受重伤,截教重任就落在你肩上了,唯有万死以报,光大教门,你才能不负你师尊。”

  “小师叔所言甚善,多宝一定不负师尊厚望。”

  和昊天小师叔别后,多宝终于松了口气,通天教主无大碍,他也就放心了。

  刚腾云入紫芝崖的碧游宫,只见龟灵圣母上来拜道:“大师兄回来了,不知师尊伤势如何?”

  “我心中惭愧,未曾进得娲皇宫,到是遇上昊天小师叔了,他说师尊需要三百载左右方可痊愈,让我好好主持截教,勿负了师尊之望。”

  龟灵圣母道:“小师叔所言不差,咱们师尊为了截教众弟子而承受了重伤,这份恩德可不是一般的天尊能做到的,我们都应该好好报答他老人家。”

  “我走后,教中可有事端再生。”

  “黄昏时分火烧云满天,方丈洲的有信来报,南门家族的南门量因被欺拆了北冥家族北冥皋的留仙栈。”龟灵圣母忐忑不安道。

  “拆了留仙栈?”

  多宝道人吃了一惊,又叹了口气道:“可惜了,多好的阁楼,怎么就拆了,二师妹和三师姐呢?”

  “两位师姐正在闭关,未曾知晓。”

  听了龟灵圣母的话,多宝道人想了又想,觉得不妥,怕有遗祸,道:“传她们速来碧游宫见我!”

  “是,大师兄。”

  龟灵圣母身子一闪,便消失了。

  看着灯火通明的碧游宫,多宝道人不知在想着什么。

  在碧游宫的众多宫殿中,其中有一座无当殿。

  在殿内,无当圣母正在以道门打坐十二法之一的‘凝神寂照法’在修炼。

  凝神寂照法并非是在凝‘凡神’,而在凝‘元神’。

  凡神与元神之分,过来人皆可顿悟。寂照法初步可自寂照‘凡窍’入手,久久不摇不动,即可产生元阳,激发真气。再上一乘,则可凝元神而寂照‘玄元窍’,即玄关。

  此易入大定而生起‘真火’,亦称‘神火’。真火与凡火有别。丹家炼药。多误认凡火为用,乃大误。此火能起死人而肉白骨;有回天之功。

  惟不知‘止火’之诀者,则易走火入魔,甚至火炽焚身,使人丧身失命,故修行人,又须懂得‘防危杜险’之法。

  古者,圣人虚其心而实其腹,凝其神而寂其照;并以此为得静定之要法。

  静极则生意盎然,定极则别有天地;此不可思议境界,与接引道人的寂灭境界,大有迳庭。

  禅宗修四禅八定九次第定,可由之而明心见性;惟与丹道门庭之定法有别,道门此法之诀要,主在‘凝神所以内定其心,寂照所以内回其机。’又谓:‘一念回机,即同本得。’此诀主在有‘回机’之妙用,不但可藉真阳与神火之生,可回其生机;且可藉‘人天合发’兴‘人神感应’之理,而回其天机,复其本体。正所谓‘回机一蹴透三关,枯树逢春花满山’者是。

  凝神之功力,不可思议,古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正可为此一工法注脚。

  经曰:‘祗灭动心,不灭照心。’寂照之要,在常照常寂,常寂常照;尤须体认──‘凝以不拟而凝,照以无照而照’之妙义!否则差之毫厘,失以千里矣。

  无当圣母已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元神强大了一些,这才收功。

  “三师姐,大师兄找你。”

  这时,一声道音传来,清晰的传到了无当圣母的耳廓边。

  她不再犹豫,而是即刻站了起身,仙体一闪,便消失在了无当殿中。

  “大师兄,你找我们?”

  金灵圣母和无当圣母齐齐进了碧游宫问。

  “师尊伤势太重,怕是要三百年才能出关,你们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多宝道人一本正经的问。

  “莫非大师兄想说我截教当不及那人教、阐教?”金灵圣母道。

  “二师伯元始天尊抢走了仙鹤童子,现在师尊又在娲皇宫闭关养伤,我们可不能因此而堕了我碧游宫的名头。”无当圣母也道。

  “我们师尊不在,截教之人说话就得比别人矮半截。我们身为师尊的八大弟子,可要团结一致,才能振兴我教啊!”多宝道人道。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