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91章 法门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玄观座落在方丈洲之南,其往右行一百里,有一座黑灰白相间的巨大院落,名为文院。

  文院迎来了新主东皇玺,是一位十分好学的人,倒是与这堆满浩瀚古老简卷的文院相得益彰。

  古简种类繁多,有天象术、医学、占卜、相术、堪舆、丹道、符箓、咒文、打坐法等技艺,甚至很多经典道术都收编于《道藏》之中。

  道书可谓浩如烟海,是各代修仙道人的修道心得与智慧结晶。

  因此,很多住观修道之士均须修习经典,熟悉经韵,学习法事科仪,以便能为信众禳灾祈福。

  东皇玺选择文院,就是因为他热心于苦读,以便能学到更多知识,成为渊学之士,从而厚积薄发。

  那些文意深奥,包涵广博的道学经卷看似枯陈乏味,读起来更是味同嚼蜡,可正是这些道经成就了不朽秘要,比那些看似威力巨大的法术更胜一筹。

  因为术毕竟是浅显的,修道之仙主要是修道,而不是沦为术士。

  习得厉害的法门好逞强打杀,这不是修道之仙的初衷。

  虽求长生,道而德之,方为真正的仙士。

  东皇玺沉溺于经卷之中,正津津有味的读着。

  他一边读经卷,一边用刚学来的道门打坐十二法之一的‘冥心守一法’打坐修行。

  仙经曰:子欲长生,守一当明。三家圣人教人,除以中为道体外,又复以一为道体。

  道本虚无。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惟在此虚无中,有宇宙天地万物,若无‘中’则上下左右,运行生息,俱无由立,亦无由维系而至于不坠不灭。虚无不可穷不可见,以一见之。

  仙经谓‘守一存真,乃能通神’者在此。

  太上道祖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万物生于一,一生于道,故守一即可至于道。

  太上道祖又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王侯得一以为天下贞’。

  一者道之始生,而为万物之母,故太上道祖又有‘守母’之训,他人另有‘我守其一、而处其和’之训。守一为得一之阶梯,乃入道之不二法门。

  冥心于一,合气于淡,则不二三,心不二三即定;行者于此,宜将牙关咬紧,死尽偷心,冥合于一,此为定心妙法。

  又曰:‘天下乌乎定?定于一。’

  又曰:‘人心乌乎定?定于一。’一心不动,一念不生,即自得定。

  惟心不冥极,杂念纷起,根尘不净,难得见一,一不可见,又乌乎守?乌乎定?一者道体,人与天地万物之共性,见一即见道。

  心一冥极,则自‘灵台一而不桎’,而清虚澄澈;便即见一,亦即见性,迄乎见性,便即入道。

  迄与道合,一亦不立,性亦不立,而其极于无。

  宇宙天地万物人我,打成一片,而复归于浑沌无我之境界。

  与此同时,东之麓下,高耸雄伟的明阁阙前,十三位人神境的仙者像嚎叫的将杀之猪在满地打滚。

  他们的狼狈不堪来源于浑身是伤,一道道剑痕深可见骨,就连一地的鲜血也不足以表达他们内在的痛楚。

  “还有谁!”

  东皇庭手持长剑,剑刃上在嘀嗒嘀嗒的滴血。

  面对东皇庭的质问,那一地叫苦连天的仙人心惊胆战,哪里还有逞强的志气。

  轮番的挑战被东皇庭一一瓦解,群起而攻之更是被打得落花流水,就是再有不服之心,也不敢应口叫嚣。

  事关生死,他们又哪敢再惹这个恶魔!

  “既然你们没意见了,那明阁以后就归我东皇庭,若是再敢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我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收下你们的命,滚!”

  看着十三仙人抱头鼠窜,一道烟似的逃走了,东皇庭好笑的摇了摇头,一群没有骨气且唯利是图的仙人,他还真不看在眼里,就怕这些苍蝇搬弄是非,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作为仙人,清静修行是最重要的,若是一天到晚被人烦着缠,对他也是有影响的。

  东皇庭推开了明阁的阙门,大踏步走了进去。

  阁里一尘不染,又有繁复的阵法相护,无数刻画得精美的图案装饰着明阁,就是东皇家族也未必及得上。

  东皇庭坐在案几后,将空间戒子中的丹药取出吞了几粒,然后开始以道门十二打坐法之一的虚心实腹法进行修行。

  虚心实腹法,即太上道祖曰:虚其心,实其腹。

  又有仙谓:心不虚则神死,腹不实则命危。

  心不虚极,则不能空灵,亦不能清明在躬。

  心无一物则物泯,心无一念则念泯,心无一理则理泯,心无一事则事泯;如此则自一尘不染,万境诸寂,心法双泯,能所两忘:而入于无何有之乡矣!

  无论用空心空境法、存心存境法,或存心空境法、存境空心法,总以求此心之能虚极静笃,空灵神明为要妙。

  至于‘腹’字,乃指丹田,五行之土,为人之命宝。

  道家秘传有‘积气实腹法’,有‘聚气实腹法’,腹实即所谓‘丹田有宝’也。

  丹田有宝后,尚有采药、过关、服食、温养、沐浴、还丹、神化等诸法,法各有诀。

  实腹者‘坤’腹,虚心者‘离’心;故有‘实阴服食’与‘取坎填离’之方;此亦为交合心肾、变换阴阳之诀法。

  故曰:心处神来合,腹实命不枯。

  明阁再好,终究是死物,美外不如质内,居住再豪华,也不及修为的精深,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这个道理,自然没有谁比他更明白。

  作为东皇家族的长子,他曾有一段时期寄以全族重望,若非东皇玉出现,他必是家族的唯一责任者。

  尽管现在责任有所轻减,但两大帝的殒落之患还在,如何维持家族地位,这与他们的实力强弱还是密不可分的。

  七绝天已如愿以偿得到三圣兽的血因子,可修行靠个人,有了优先的条件,能否充分激发三圣兽血因子的能量,还得看他们自己的努力。

  都走到了现在这一步,如果还不能强大,那就太对不起三剑侠为他们而犯得险了。

  为了激发兽血因子的潜能与自身的血脉相融合,他吞下几粒避火丹,然后全力催发体内玄气强行与三圣兽的血因子融合,为的就是把自己逼入死路,从而绝对的获得血因子之力以达到绝处逢生的生死感悟,让自己彻底成就不死的涅槃之身。

  东皇庭肯拼,可浑身的乍冷还寒之苦依旧让他承受不住,几乎都要痛昏过去的地神在挣扎,这嘶叫声像一头囚禁在铁笼里的狂暴猛兽在呐喊。

  声音中附带着无比恐怖的杀伐之力,滚烫与极寒交融,十七股绝强的剑劲之气带着无秩序、无规则的斩波从东皇庭的仙体中不绝如缕的散射出来,生猛地劈斩在明阁四周的朱柱石墙上。

  摧毁一切的暴乱之力固然厉害,可有着强大阵法庇护的明阁却丝毫无损,把本该摧枯拉朽的斩波弥消得无声无息。

  明阁的前主是尚神境九重天的攸宁,结果死在了祖龙的一爪之力下,当真是魂飞魄散,死得不能再死了。

  也就是说这明阁的阵法是尚神布置的。

  尚神又叫‘上神’,比大神都高了一级,以东皇庭现在的地神境的修为自然是不可能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坏。

  东皇玺的静读经算是养性中的一绝,他需要让三圣兽的血因子缓缓的融合,从而自然而然的变成自己的力量,顺心意去修行,方能不悖天道之理。

  若是选择门派,东皇玺更贴近于元始天尊的阐教。

  东皇庭则不同,他知道修仙就是夺天地造化,主动修行,选择强制性的冲刺力,从而截取那一丝一毫的机会,让自己获得一线生机。

  主动争取,强行融合,截取生机,这虽然不悖天道,但也是灵宝天尊通天教主的作风,若是他入得截教,倒是大有可为。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