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20章 英雄悲命谁葬陪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项剑用劲将钓竿扔给妊宣,起身拧起一木桶,‘嗖’的一声就窜进水中,除了半点丁涟漪消减外,一切皆化为了乌有。

  众人很是吃惊,没想到项剑对水的操控力竟强至如斯,真是罕技呀!

  “水中竞技,果然有趣!”

  屠云剑望着江水喃喃自语,又转眸盯死薛剑,“闻薛将军轻功了得,我也甚想将所学的几招劣式于江水上一搏试身,还请将军应允作陪。”

  群人有些来劲,舌嚷不已。

  薛剑没有立即应答,瞧着阔江面,良久才道:“二百七十三丈河,干衣越江摘果最快回者为上,下者付十人今夜饭资。”

  “好,甚好!”屠云剑爽利的说。

  武次第接过两人鱼竿,就地一划横线,就成了始末点。“三!二!一!”屠云剑似轻燕掠空,弦箭出弓,一声风呼劲,便直直的射了出去。但见踏浪行波进,驰速很超凡。薛剑的身影,似蜻蜓点水般轻捷,一越一弹,忽缥突缈,不夹半丝风响,与屠云剑的身法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人斗得齐鼓相当,难分轩轾。

  躯落对畔,更似风卷云残,一闪而失。

  军人们冷吸一口气,很是惊异的睁亮了眼睛。他们没有想到,屠云剑的轻功居然如此了得,真可谓奇技高绝啊!

  大家心在掂量、盘算,因为在逐鹿后的终局里,允许存在的败率将会被潜底的威胁所撼动,而他们的命运和使命,注定了他们将会用使命去运命,一丝的妄作足以让整个家族陷入万劫不复,而此种主权性的自由度,也是在比拼中的磨合下诞生的。

  屠云剑和子牛,就是挑战权威的始作俑者!

  牛眼大的人们口中虽是谦恭,但心中的算盘,却是一个比一个打计的精。

  “来了,来了,快看快看!”

  纷嚷的群体又热闹起来,那股劲儿去喝彩时把各种心思一绞成粥,胜利就变得尤为重要起来。

  屠云剑和薛剑眨眼间就踏越了大江,齐头并进的两人细珠尽额,显然是卯足了全力。双方刚一到线,几十人便兴奋的围了上去。

  “啊,同速?这……”

  “厉害,厉害!”大伙憋了口凉气,脸色红彤的说,对这样的结果,显然既意外又失望。

  武次第倒是轻轻一笑,好像事不关己,又似一切皆在意中。

  屠云剑看着薛剑,心中惊骇,且无奈,毕竟是自己挑衅未得半点便宜。他呵呵的一仰头,道:“看来薛将军果真是武艺高绝,在下佩服,佩服!”

  说完他又话头一转,傲然笑道:“不过,在下一向贪婪多心,故多摘了两个果子,以示利益,万望薛将军恕罪!”

  屠云剑大手一伸,握指开松,众军见了,一片哗然颜色万分惊喜,无不拜服赞同。只见屠云剑手中竟是捏着三个橘子。

  薛剑微微一怔,然后俏皮道:“屠兄竟与我同心,奈何无二般?”说毕,薛剑抛出三橘子,顿时让全伙大跌眼睛,默然无语言表心中兴情。

  “好,好!精彩加佩服,今日我等算是开足了眼界,长了见识!”妊宣抚掌大呼,众人一片欣然,开怀欢乐。

  屠云剑回神后哈哈一挥手,“彼此难负,弗愿何堪?好样子,爽,爽!我屠云剑从不服人,今日临幸,好,好!”言未尽,只听‘噗噗’两声,却是江面开了花,两道身影破水而出。

  “好什么?嚷得那么早,莫非有预知力,知我二人将归?”

  群目一看,却是子牛声先夺人,赤裸着满载而来。项剑湿身凭空几转旋,却已白衣翩翩,浑身干燥。

  一军士笑应道:“子兄大错了,我们适才见屠兄与薛将军过江取果为赛,硬是万分精彩的斗了个五五开,大家这才高声呼喊,不料搅惊了两位。”

  两人听罢,项剑便望向武次第和薛剑,顿时一切释然。

  子牛将满桶鱼置于地,有些失望的瞧着屠云剑:“屠兄真不给力,扫我一面子灰。不过还好,看这局当由我子牛扭转乾坤,哈哈哈哈……”

  屠云剑脸色大变,不过倒又忍了下来,一甩衣袖,“哼,犹未可知……”

  子牛利索披裳,将佩剑半抽出来,银亮之刃古朴而凌厉,令人胆寒。

  他一瞥屠云剑,自顾的轻蔑哂笑着,“我尚不愚昧,又岂为人等闲视之?”

  说完他请剑入鞘,挂於腰部后,才敛容转身对项剑说:“项将军,子牛显拙了。”他将桶面大鱼拿开完,顿时显出了无数的小鱼。

  众军伸头探脑细瞧一番,才惊叫起来:“啊!原来子兄尽藏小鱼呀?如此看来,到是赢了。”

  “不错,小鱼数目多,胜筹大了。”大伙一目了然的说。

  即使是屠云剑,也不由皱眉无语起来,显然还不很心服。

  项剑玩味的精彩一笑,“子兄好心思,项某深服矣!”

  他也将桶面小鱼捡开,尽露出比小指还俏的鱼,满尖的一桶子,数不可计,好多!

  “共一千五百零一条。”项剑报道。

  大家闻此数,吃惊可不小,眼大口圆的,都发出一阵阵不可思议的声音来。

  一只水桶半会儿,这?这鱼也捞得太快了吧?

  子牛一愕,半晌才又弯腰往桶外抓出一大层小鱼后,最终现示了他的压底招。

  “哇,这么多的小鱼尾?”

  在场人皆高声呼嚷起来,万分的惊骇之色,一副副果然牛人的样子。

  “下面都是小鱼尾巴,不过亦很可惜,合计差将军一条,在下愿服……”子牛叹气的说。

  群人一片哗然,一千五!也输了?项剑将自己所捕小鱼全倒入江,小鱼儿们活泼乱跳一会后,就游戏的散走了。

  项剑看着江水,由衷的道:“这才是圣道,剑性在人心,世间的必需之道。”

  了不结的名利账,生命在徊徘;走不尽的世情路,何处嗟心殇?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掌柜米杰阳是个瘦高干老的老儿,他坐在柜凳上无聊的揣视着栈里稀疏的食客。

  三个剽壮汉子共聚一桌,凶神恶煞的面容和奇怪的装束,外加放在身旁的一刀一斧一钩,一看就是江湖中杀人越货的勾当,旁人自然惹招不得。

  此时三人正在用四个小菜斯条慢理的和酒小酌,似乎在等待什么。

  角落里一对慈眉善目的爷孙在酣吃,小孙子很倔性挑食,所以爷爷不断的夹菜去满足他、溺爱他。

  后面一桌是母女,单薄身子的女孩约五六岁,可爱稚嫩的脸上一片怯色,所以倚母坐吃,也不敢讲话乱动,生怕遭上是非。

  米杰阳晃动鹤须,伸了个懒腰,哈欠也就立马上身来。“店家,鱼肉烹了来,好酒好菜多上桌,三十三人量,不差钱!”盛励将满桶鱼和一小包贝币往柜台上一放,利索的说。

  米杰阳吓了一跳,睡意也没了,看着剖洗干净的一桶鱼和一袋贝币,浑浊的眼睛顿时清明起来。

  “好,好的!客官,请候坐。”米杰阳急招呼应筹,吩咐两小二忙活。

  不一会儿,只见一群人笑谈风声的大踏步进来,足足三十余人。

  “请坐,请坐!”小二与米杰阳急招呼安置,碌过不停。

  终尤走进帐内,见姚阙正嘱咐高庆欢事情。

  “姚少,其他人有动作了,看来要提前动手。”终尤严肃的禀道。

  姚阙听后,轻松道:“轩辕城才是目的,其他盯紧即可,不能妄动挫了锐气。另外十大长老已出,一切按计划进行。”

  “是!”终尤应答着。

  姚阙抖动华衣,站起来对终尤说:“武次第三兄弟这招的确高妙,而姞相如和屠云剑虽是盟友,但利益面前没有永恒,所以我们一定要在秋后算账,把握主动权。传令下去:此时不能与之争锋,捉秋后蚱蚂方是关键!”

  高庆欢与终尤相视点头一笑,领命而去。

  “杀手锏要在幌子下行动,尔等又岂可知之?”姚阙自言自语,阴险的惬意一笑。

  “殿下,龙甲军和虎甲军已正式启动,所有的争斗开始预热,各路人马即将到达,一切皆很顺利。”姬云泽拱手禀告。

  太丁悠悠的站起了身,取过壁上宝剑,**了片刻,才微笑道:“放出消息,半月后攻打归国。”

  “是!”姬云泽应声作礼道。

  “豢龙影,偃凤、龙吟、凤翔已行动,让祝麟杀准备。”

  “好的,殿下!”豢龙影一闪而逝。

  这时有细作急进来报道:“殿下,急文!姬刘已攻下戎狄来壮大自己,现欲分兵取余吾戎、始乎戎!”

  太丁脸色阴沉了下去,取过甲骨一看,然后忍着怒火道:“姬刘妄自尊大,明起兵燹为国,实为饱私囊,扩军占地充人口,甚是过分!然欺君于危急关头,断不可恶交,宜先抚慰犒赏再谋图之。”

  他放下剑,坐下道:“来人!”

  声毕,一个中年侍官急匆匆进殿来,施礼道:“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昌意,着伊相、终古起令去见姬刘:伐戎狄有功,官加一级,钱十万,赏畜三万头,布匹五千,并依令安抚戎地,酌情处理战事。”

  “属下遵命!”昌意快速退下。

  “传章九武。”

  不大功夫,一位披甲将军便站在太丁面前,他三十来龄,孔武有力,一身肃杀之气,料来是个不善的主。

  “殿下有礼,请下令!”章九武丝毫不含糊,直截了当的说。

  附言:

  《至尊曲》中人物的背景是多元化的,有的无门,有的通君,有的横世,有的通神,有的通仙,还有的通天……因为那时候还没有堕仙封神,所以三界人物相对混杂,并无封神后的严格区分(不然别名也不会叫‘封神榜前传’,因为我知道,用‘封神榜前传’作为书名更易吸引读者,可是封神只是小意思,我不想借‘封神榜’的名号来拉郎配,对于至尊曲的全书,我是考量了好几年的。),后面会娓娓道来,绝不会上读者失望。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