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9章 大剑侠小情义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东皇玉撕咬了一块烤肉下腹,“嗯,手艺很不错,谁烤的?”

  “当然是我了!怎么样,是不是感到很特别?”妊宣奋勇告勇着说。

  东皇玉一扬酒壶,“极品烤味,谢啦!”

  又转身对东方雄道:“东方兄,假酒以礼,承蒙指点,在下先饮为礼!”

  说完,也不等东方雄应答,咕噜咕噜几口下肚,惬意至极的说:“好酒!”

  东方雄无可奈何的一摇头,“真绝你了……”

  “来来来,还有几口,尝尝鲜!”东皇玉吊儿郎当的一推壶,力劲之猛,手段之快,可谓罕见。

  东方雄飞手一抓,擒住一气饮下,涓滴不剩,享受般闭眼十余息,才意犹未尽的叹道:“果然难得,可惜没了……”

  妊宣笑逗道:“好个贫头男,端我佳酿还嫌少,真长脸了?”

  “朋……朋友,失言了,真是抱歉,请问还有吗?“东方雄窘态万千,又厚脸着说。

  众人一听,又呵呵哈哈般大声乐笑起来。

  妊宣一听,有些哭笑不得:“没了,没你的了!”

  “呃!”东方雄有些失望的说,众军友一听,又打起了哈哈来。

  妊宣狡黠一笑,道:“当然,你想喝也可以!”

  “嗯?”东方雄听到还有戏,眼睛又闪亮起来。

  妊宣坏笑的指着正在烤肉的武次第三人,“只要你胜过了三位烤肉将军,那么原本归他们的货,就属于你的。”

  东方雄一听,马上就瘪了。

  “怎么样?”妊宣着笑追问道。

  东方雄脸色大窘:“算了,我还没馋到这种地步!”

  “哈哈哈……”众伙又笑开了怀。

  “妊兄弟,我们怎么成‘烤肉将军’了?”项剑三人手持烤好的肉棒,笑吟吟的问道,众人闻声便哄笑起来。

  妊宣笑乐道:“适才都有人比剑助兴了,三位将军却去团火烤肉,岂不成了‘烤肉将军’?”

  众军更欢了,兴致高涨不下。

  “噢,这?”项剑三人听言,也不禁笑了起来。

  “咱们请三位‘烤肉将军’合展剑技,如何?”妊宣又鬼点子的提着建议。

  “好,好,就这么办!”

  “对,三位将军来个三足立鼎!”

  “好!该露一手,让我们开开眼,瞧一瞧……”

  几十个人呼叫起来,可谓声势不凡。

  武次第笑脸一迎,说道:“看来真是众望难却呀!好,那我们三人就卖弄一下拙技,以作笑料。”

  “好!好……”

  呼叫声响起,却是惊震八方。

  三角对站,利剑在手,死亡般的安静。无形的凝寒压力突侵,猎猎的衣襟声狂乱,山雨欲来风满楼,景象虽好尽残忧。没有凌厉的罡劲,三剑出鞘如灵泉之引幽,逶迤飞星若虹起,半卷银光半残影。

  “当!”

  清脆的金属撞击声震耳发聩,破裂断崩音令人悚。

  只是精快一招,薛剑三兄弟的剑尖便三发合一,撞抵的火花绚丽多彩,三股力劲将三柄青铜宝剑活生生从剑尖到剑首,尽毁销断,寸寸破碎。

  几百块剑肢残骸散落一堆,形成了活生生生的‘残剑冢’。

  ”好厉害的剑劲!”

  “是呀,精快强猛,世所罕见,今日得观,不虚此生!”

  发愣的人们终于从吃惊中反应过来,由衷的深刻的后怕着议论道。

  几十人都奔上前,将武次第三人拥在了核心,“绝,绝,绝了!好绝的一招。”

  “厉害,真是精绝极了!”

  “好剑法,好,好!”

  赞服不止的言语让项剑头都大了,所谓追星戴月,不过如此。

  武次第高声道:“各位兄弟,承蒙错爱,十分感谢。走,一同喝酒吃肉去!”

  “好,当饮一杯,以助兴奋!”

  “将军雄才谦德,好!此酒我喝了!”众人簇拥着齐去了。

  而东皇玉弯下腰去拾起剑骸,看了良久,终究未言。东方雄走在人群后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斟满酒的小碗一手一只,不过妊宣除外,因为他管买酒倒酒,但却从不喝酒。

  妊宣看着项剑大碗的一咕噜豪情性饮酒,爽快!

  武次第小口品酒,回味无穷,蕴藉!

  薛剑大口如闷,浇酒解肠,郁情!

  三位特别人,一个秘密!他心中已决定:誓要刨开他们真正的史墓。

  大饮也好,小酌也罢,众人其乐融融,将各种酒食尽扫而光,余意方竭。

  武次第寻处微风幽来的斜草地躺下,这样可以更舒服,也可仰望天空,也可远眺风光。他在整理思绪,总结今天所见识到的武功招式。

  慢慢的,慢慢的,武次第不知何时,便进入了梦乡。

  秀色怡人,心神旷达,天地间万象包罗,奥秘甚深。

  天地人三者如水乳交融般契合,绎化的道律在万千境象中酝酿并不断得以诠释,启人的源泉之心,易理的鸿蒙开迪,让混沌真义在天下大同中呈显。

  无处不在的蕴密,宇与宙不能阻隔,汲而挥霍的人们,将它奉尊为自我保护和操控的至言。

  又岂知片面的承恿是愚妄的秧祸,一切的终属,都只不过是已昭的浅理笑谈。

  未知过了几时,一道轻微的响动传。

  武次第缓缓的将眸开启,然后才轻轻的侧头寻望。

  他发现妊宣就躺在他身旁,而且正在用一双奇异的眼神盯着自己。

  “我脸颊脏了?”武次第不解的问道。

  妊宣微微一笑:“没有,我只是想看着你而已!”

  “呃?”武次第闪过半丝惊异之色。

  “我想再重新仔细的认识一下我们的将军。”妊宣有些小得意的答道。

  武次第轻轻一咧唇,笑看着道:“那我是否也该重新认识一下隐世家族的妊姓之宣呢?”

  “你,你知道我?”妊宣有点儿悦喜和惊讶。

  武次第略一点首,“一丁儿!”

  “真的?”妊宣喜出望外的追问着。

  “嗯!”

  “那你们三人是因为轩辕城而来?”

  武次第瞧了瞧妊宣,才回答说:“是的!”

  妊宣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有些失望的问道:“剑真的那么重要?”问完后他就有些后悔了,自己不也是被妊姓族派来夺剑的吗,哪还好意思责怪别人?

  武次第好像没听见,自顾的站起身来抖拍了几下袍衣,然后看向远空的云,迈步而去。

  “去救朋友而已!”

  话音留下人影离,待妊宣的目光重新恢复神异的喜悦时,一切都空了,只剩下飘叶孤零,寂寥相怜。

  他不禁由情的说道:“原来世间的名利都不及一颗年轻的心……”

  黑长竹影在粼粼波面被无情的扭曲,游丝潜入水中,正在放饵引诱上钩的猎物。

  一条小鱼游哉的荡着,它发现了香膜,就靠了上去,经查探了一番发现无虞后,就果断的一口含了上去。

  “糟糕!”

  小鱼大惊叫一声,来不及反应,整个身躯就被高高的抛起。

  它拼命的挣呀扎,一个劲儿的死蹦,但身子就是摆脱不了这个可恶的束缚,最终还是被一只温存的手给牢牢旳钳住。

  薛剑看着手上较劲的小鱼,无奈的叹息道:“虫鱼尚且怕死,又何况是夏王桀呢?”

  一旁垂钓的妊宣扭头问道:“薛将军真是仁义,不但能恕履癸,还能为小鱼儿作想!”

  薛剑将掌中鱼儿扔到大河里,然后又将新饵之钩投入河中,“网开一面而已。”

  “网开一面?”妊宣和一干钓鱼的军士疑惑不解的问道。

  薛剑看着近水远山,似乎是自顾的说:“本能的生存是必要的,但人的贪婪之性却是罪恶的根源。万世之物需要相互宽容和促进,才能使天地大道更好的践行下去。竭泽而渔就是违和的做法之一,我们人类还是要遵循游戏规则的好……”

  妊宣思索着话理,半晌才说:“听你这么一讲,还真觉得有点儿意思,小小的条鱼都能被你说出如此大道来,可见仁慈良善的秉性才是你这位武将的本心。”

  “战争本就是仁爱的钥匙,它能砺炼出更深刻更广泛的慈者之心。尚武是卫护的源头,是割除世界一切毒瘤的保证!”武次第将鱼竿一扬,把一条上钩的大鱼抛到水筒内,不咸不淡的插说道。

  项剑在一旁钓鱼,虽然什么也没说,但他的那一副悠闲的面情足以表达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做好当下应该做的事情更为重要!

  “河水真清澈啊!呵呵……”

  一壮健的军汉欢喜的赞着,并且还不停的剥解着自己的衣物。

  妊宣一见,却如老鼠撞了狸猫似的,脸色陡然间涨得绯红,惊慌失措的赶紧卫护住自己,万分警惕的叱问道:“你?你这流氓!你赤身裸体的想要干嘛?”

  军汉脸色一愣,神情错愕无比。众人见此情形,也是惊讶起来。

  不过是对军汉表示同情和无奈,对妊宣的敏感反应表示不解。

  “我……我只是去游泳并抓鱼而已。”军汉怀着几分尴尬,怯弱的说。

  妊宣有些愤闷,“真是败德丧风,还不滚下水!”

  “将军,这?”军汉无辜的向薛剑摊手说。

  武次第和项剑、薛剑三人相觑会意,道:“子牛,下江逮鱼可是有相当难度的。”

  “小意思,又何足道哉?项将军若不信,我们可以相赌,看谁一次性抓的鱼多,输的人管对方今晚餐费!”子牛言尽,操桶便‘扑通’一下入浪而进,粼粼水波溅起银花,很快又归复了平静。

  众军瞧着项剑,似乎在等待奇迹发生。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