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22章 起落王 得法术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众多的法术功法一下子延续下来,在三人的脑海中形成了数之不尽的玄妙,这些奥妙秘而不传,或高或低,或雅或俗,或正或邪,但于天地而言,于三剑侠而言,术就是术,法就是法,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正邪之别,有的只是人心的谋算计、妄念。

  六十四门法术,他们没有理由将一术落下,天罡地煞一百零八之变、八九玄功、玉皇经、造化混元功,在这近十天的时间里,他们三位可谓是学了个七七八八。

  不是三剑侠贪多好学,而是作为《三心文》延续出来的道术,他们没有理由拒绝。

  人有多高位,就要承担多大的责任。

  三剑侠没有胆大,有的只是强毅力。

  太子长琴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下次还有那么好的气运吗?

  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就不能算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男子汉就该一如既往的去做该做的事,而不是畏畏缩缩的活。

  血是热的,是红的,是翻滚的,是扶摇直上的。

  剑为诛人心,心为诛天,诛天就得诛仙,天地万千仙,该诛谁,又不该诛谁呢?

  龙涎香、曈朦、叆叇、氤氲、瀺灂、霅霅、毰毸、菡萏、流眄、泬寥、淩澌、妙鬘、蹀躞、柔荑、翩跹、便嬛、棽俪、瓠犀、旖旎、娉婷、飒纚、白冕玉、素朝天、愔嫕、姽婳皆为人间的著名散仙,或逍遥悠哉,或醉心炼丹、或溺沉法术,或迷于寻友。

  素朝天善于媚道采补术,那是通过阴阳采补的方式提升道术的法术。

  春兰、秋菊、夏叶、冬雪作为侍女,是桀王千挑万选方得之数,资质和音容笑貌都属上上者。

  在一望无际的竹海世界里,素朝天自然可以胡作且非为,抢占该有的资源。

  前世为人,三剑侠牵连三侠村,给其带去了无端的祸难,他们是灾星,有他们的地方就有是非,更有无尽的不幸。

  今生落根孤竹山,本以为能慰那份潜意识中的不安,然事情有了开端,便意味着继续后方有终止。

  三剑侠的那份不安愈加浓烈,这也是此生最不能安心之前兆,似将有惊变生发。

  前方路径愈加狭窄,林深丛密,本是狼栖虎居之地,人称睡虎地,虎称睡地虎。

  此地狼虎甚众,物以类聚,其体躯比寻常狼虎大长一倍,自成一处难以言明的乾坤。

  山川古美,老林加深山,害人性命很是容易。

  三剑侠是晌午时分路至的,因为天上柔光初照,一切都是暖洋洋的。

  虎狼之群正在懒懒的午憩,尽管惬意绵绵,但也不代表它们会遵守安分守己的原则。

  有生人逼近领地,虎狼之群自然不会坐等犯境,皆一只只的拱背起身,虎视眈眈,狼顾盯盯。

  漫山遍野的吃人狼醒了来,上万只猛虎也彻底的发出了怒吼声,回音震荡山岗河川,这方圆几十里之地,又有谁能不心惊胆颤呢。

  面对几万只狼虎,三剑侠并不惧怕,更不会脸色失慌。

  怒扑而来的狂狼猛虎被他们一一躲过,尽管劲风利爪尖牙齐至,恶杀吞食之意再明显不过,但三剑侠却并不杀生,哪怕这是轻而易举之事。

  成百上千的狼虎一拥而上,没有给他们活存之机,兽性在于饿而食,在于惧而卫。

  三剑侠知道狼存之道,也知虎毒不食子,相比于人心的狡诈,它们可谓开诚布公多了。

  “避让非良策,疲其伤己,此局难了。”

  项剑手中的墨刑剑一微举,有些厌其烦的道。

  “如果你用变化术变成一头麒麟,它们就不敢造次了!”武次第好笑的说。

  “大哥你好捉弄我,学术在于狐假虎威吗?就算唬住了这群虎狼之师,于我又有何益处?还不是大材小用!”

  “说得极在理,你可以使用受兽术,不是吗?凭你的气势和杀气,一定能慑退它们!”

  “我的判断和直觉都告诉我一件事:那就是有比我更适合出手的人时,我不能出手!”

  “役兽术是一种降伏动物,为己所用的法术。二哥懂我,知道我的音律役兽术才是最有效的。”

  薛剑说着,身子一闪,躲开了扑来之虎,顺势拿出了一管青竹笛。

  笛声悠悠响起,音无急切,惟有舒缓婉转。

  其声别无二致,与寻常的笛声一般,听不出有什么玄机,唯精妙动听,更易打动人心,扣人心弦而已。

  此笛声非彼笛声,乃是以役兽术的节奏吹出来的降伏音,凡走兽闻之,无不一一伏地唯令是听。

  成千上万的虎狼本是要扑咬吞杀三人的,但随着笛音律术渐渐的飘荡出来,它们不再躁动、嘶怒、咆哮,而是安安静静的听着、闻着、伏着……桀骜不驯被温驯顺从替代,如果可以,他薛剑可以号令这支虎狼之师。

  可惜了,万物皆有灵,动物也该有作息规律,人为了一己私念而忧了它们,这是不智的。

  睡虎地的虎狼之军纷纷让开了一条道,三剑侠迈着步子,一步步通了过去。

  非有役兽的法术,不知将杀死多少只虎狼,染多少的禽血,断多少的兽肢,方能通行。

  何天衢的尸体紧靠着翠竹,翠竹上溅着血迹,斑点尤显。

  金命王还剩半口气,他拖着烛影红的死躯,有气无力的放至何天衢的身边。

  泪珠落下,痛苦难却,这份默默的承受,唯有老情难止。

  睥睨天下,纵横半生,曾经风生水起的他们却不能承住对方的一招即死,就是多么的可笑,荣誉心被践踏也就罢了,蹂躏掉的尊严是活着的唯一意义,人活一口气,如今气已不在,生不如死。

  “这?是……是谁干的!”

  项剑目眦欲裂,双眼充血的问。

  薛剑的右手紧握着墨兵,有些不寒而栗,不怒而威。

  孤竹山是他的逆鳞,有人竟敢触碰他的底线,这份容忍怎能受下!

  “对……对不起,娘娘难产,已哀……哀痛而亡……是……是仙人……素……素……朝天……”

  断气的金命王无法再乞求三人的原谅,永远沉睡了下去。

  “你……你开什么玩笑!怀胎不足六月,喜……喜儿……”

  薛剑精神受到了刺激,一股脑的向林内奔掠而去,卷跑起一阵阵拆骨的寒风,愤怒的杀意肆虐开来,绞碎了沿途的竹木草石。

  “唉,看来预感无错,素朝天,孤竹山,这个死劫,三弟还是摊上了。”武次第心绪不好的道。

  当两人赶上去时,首先看到了妺喜的惨死,那是被活活剖腹了,死状凄苦,令人不忍直视。

  她的下体被血液染没,都已经干涸结疤了。

  虞吉的喉咙有剑抹的痕迹,对方出手奇快,因为伤口十分细小,不仔细看都难以发现。

  一剑封喉,好残忍的手段!

  韵儿左胸是中了一剑而死,薛父也不例外。

  春兰、秋菊、夏叶、冬雪像被吸尽的干尸一样倒地,衣衫凌乱不堪,死不瞑目。

  项剑咔咔的捏着墨刑,显然是真正的发怒了!

  孤竹山的人畜尽亡,无一生还。

  下手之人好毒辣的心,连妇孺小孩也不放过,当真是丧心病狂。

  “媚道采补术,此乃通过阴阳采补的方式提升道术的法术。”武次第悽悽然道。

  尽管他话语平和,却饱含着不可饶恕的决毅之心。

  “素朝天,不管你是仙人还是魔鬼,任你天上地下水里火中,我薛剑此生不用此剑诛杀你,就枉为男人!”

  薛剑仰天长啸,怒发冲冠的咆哮道。

  此誓一发,以他们为核心的方圆几十里地,一切竹木花草尽化成屑,无一例外。

  大道唯天,天心在人心,气壮山河,土川成死地。

  一怒天地惧,永杀无混元,一誓灭魔途,利剑断乾坤。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