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09章 商汤怒平川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这本来是作为商君的应尽职责,你却把它拿出来当条件。哼,商王,的本质终于露出来了。”终无咎觉得好笑的讥诮道。

  “本以为火命王解决了木命王、水命王和土命王,想不到三大命王逃出生天。生死都体验过了,你们不应该再在乎这些小节。”项剑有些不悦的说。

  “好吧,既然副盟主都表了态,我们再纠葛于这此小事就显得太过小肚鸡肠了。”

  金银子知道这些不关键的追问只会使矛盾复杂化,让众人不愉快是不理智的,不能实质性的改变什么,那些鸡毛蒜皮之事就算争胜了又有何意义?

  “各位,江湖第一次聚义死了不少人,虽然最终圆满解决,但这个教训我们不得不铭记于心。大家都散了吧,好聚好散,希望咱们再见时,你们会更好!”武次第说着,向众英豪拱手作礼。

  他在遣散众士,这样便能让该有的冲突化到最小。

  “盟主!副盟主!你也要保重哟,那我们就走啦。”东皇明月娇声作别道。

  东皇玉又恢复了原来的性格,跑过来微笑道:“下一次见面时我东皇玉或许就成就人神境的仙人了,你们不打算来东皇家看我吗?”

  “你的修为比我还低,不使用第二人格连我都打不过,连我们三剑侠也无晋升人神境的把握,你有什么秘诀增加概率吗?”项剑有些意动的问。

  东皇家的秘密很多,肯定有什么属于常人不能接触到的东西。

  “如果顺利,如果我还完整无缺的话……总之富贵险中求,若你们有兴趣,就在入冬前来东皇家找我吧,我到时才考虑要告不告诉你们。”东皇玉留下了吸引人的悬念,挥了挥手,就走远了。

  “入冬以前,那时间不是只有二十几天?二十几天从先天五重天境跨越到人神境,这可能吗?”项剑有些置疑道。

  薛剑看着那些愈飘愈远的门派旗帜,双目泛着神灵般的锐光,喃喃道:“富贵险中求,这可是险中求的异宝,那代价恐怕也不小。”

  “莫非入冬时有异宝现世,然后能让很多人心动?”项剑好奇道。

  “东皇玉是毅然而坚韧的,他的决心下得很大。不管如何,我们到时都要去助他一臂之力。”武次第决定的说。

  东方家族的人也来作别了,东方雄和东方小宝很让人不舍

  商汤在高无量、仲虺、义伯的陪同下看着姬云泽井井有条的指挥着将士们在打扫战场。

  一具具尸体被抬动搬走,然后就地挖深坑掩埋。

  死人太多,没法子棺材隆重举丧,只能简单礼葬了。

  即使是五虎大将和太丁,也只是另外挖了一个葬坑而已。

  简葬就是真的简葬,用马革裹尸也不为过。

  一个个土垛堆垒而起,分不清谁是谁。

  没有墓碑,没有文识。

  太丁是罪人,自然是不能厚葬的,为了显示一视同仁,为了保存他的尸骸,商汤只能忍痛处理了。

  这个儿子给他惹出的祸这么大,那几位仙人没有牵怒于他,他已经觉得够幸运了。

  谢天谢地的大话商汤说不出口,心存感激不尽,唯有用行动来证明了。

  武次第的身边站着商汤,他们正在交谈,像是在交涉后事。

  “得罪女娲娘娘,就是大商灭亡之始?”

  商汤有些吃惊的盯着武次第,不敢相信的说。

  “太子长琴虽沉睡的进入了轮回转世,但总有一天还会醒来,他一定会疯狂报复的。大商与他有解不开的孽缘,一定会毁在其手中,这是大商五百年后逃不掉的宿命。”

  “太子长琴,五百年后的大商宿命……唉,五百年后,寡人早就不存在。既然是解不开的宿命,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这个时代有你们,真好,三剑侠,很高兴认识你们。”商汤欣慰的道谢说。

  “我知道王上还是不舍太子殿下的,人本有情,奈何天下公心在,以将死的他来平息众怒,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还望大王谅解。”

  商汤拍着武次第手臂道:“这不怪你们,是太丁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人。如果当时寡人也在场,还做不到你们这么好呢!只是寡人年迈,储君又如此失德,大商江山,该交给谁治理呢?”

  “按照顺序传位即可,二殿下和三殿下虽命不长久,但在太甲长成之前,这个过渡期还是很重要的。”薛剑严肃的道。

  “来帝丘了前,太丁已将项少侠之言原原本本的告诉寡人了。寡人早年忙于政务,又后被夏桀困禁,三个儿子皆疏于管教,才酿成今日的局面,这是寡人的过失。”

  项剑道:“大王一生波折不断,身体已是油尽灯枯,现在又经太子之祸,殊为不易。路途的折腾损伤了王上精气,寿长不足一两月,还望大王早作打算,以免到时朝局混乱。”

  “唉,寡人何尝不知自己的身体已是千疮百孔,活一天算一天吧,大商的路寡人已铺就,就看子嗣们如何走了。”

  “天下乱对生民没有什么好处,此非我等之愿,我们三人也会尽力的。”

  商汤慈祥一笑:“最让我放心的便是你们,没有你们,也就没有大商,更不会有寡人的今天。亢金龙和雄壮飞奉命半道截杀寡人,其口中的‘主人’必是心存歹意者,就是不知所图为何。”

  “阴谋终会暴露,他们是藏不住尾巴的。”项剑寻思道。

  “能够让亢金龙改弦更张的人怎么看都非一般角色,此人藏头露尾,故作神秘姿态,说明了其势还不够壮,其谋还未称心。我们不好诛心,看来得提防提防。”薛剑分析说。

  “三位难得一遇,我们的相见只是匆匆,若无挂碍,可以去王宫住上一段时间,寡人也好尽一尽地主之宜。”

  “天地间的纷纷扰扰太多,东皇家族入冬前有一次要事相邀,我们这段时间需要去处理私愿,看来不能接受大王的诚挚相邀了。”

  东皇玉说得虽是云淡风轻,但三剑侠知道这是一次生死之险,他们是不会置之度外的。

  商汤叹了一口气,没有强留,因为他知道作为守护家族的东皇家要事,肯定不会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自己的挽留和事关重大的邀请相比孰轻孰重,他还是不会老得糊涂的。

  告别了后,眺着越来越远的三剑侠身影,商汤对身旁的仲虺道:“天下最大,大不过人心。寡人至尊,贵不过生老病死。无常天下,有常人生。无为自明,有为自戕。这三剑侠看起来倒是比寡人超迈多了。”

  “大王是有不足处,但人无完人,一生尽职尽责于此,又何怨何求?纵然是死,也足以慰心了。”仲虺劝道。

  商汤看着几乎随了自己一生的老伙伴:“不知老之将至者,难知生死之哀凉,未通天道之凡夫,岂懂万世之沧桑。沧海桑田于我们而言是勤勤恳恳的耕耘,对三剑侠来说,是弹指一挥间。他们越活越年轻,我们被岁月不饶,天地之间,又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那太子长琴惯看人之生死,视人命如草木,大概就是活得太长而麻木,无所患得吧。”

  义伯说着,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感觉。深知忧者,谓之心忧,乃义伯,这太子太丁就是他的心病。

  病未能治愈者,纵死也不能瞑目。

  高高在上的王啊,脸面却放得低低的。是贤名拖累了他,还是他负了贤名?

  纵天下安而己不安,纵人间乐而王心堪乐。

  等待的命运使然,因为承受了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承受。

  他或许从未辜负天下民,但却辜负了上天遣送给他的神子。

  “乱世有了伊和汤,三侠剑起,尽败英雄,一扫阴谋一调殇;人欲欺天纲,沉浮死予生,半千轮转,三界独黄粱。”

  伏羲在云头叹息着,缓慢的收了琴,然后消失在了九天之上。

  “这本来是作为商君的应尽职责,你却把它拿出来当条件。哼,商王,的本质终于露出来了。”终无咎觉得好笑的讥诮道。

  “本以为火命王解决了木命王、水命王和土命王,想不到三大命王逃出生天。生死都体验过了,你们不应该再在乎这些小节。”项剑有些不悦的说。

  “好吧,既然副盟主都表了态,我们再纠葛于这此小事就显得太过小肚鸡肠了。”

  金银子知道这些不关键的追问只会使矛盾复杂化,让众人不愉快是不理智的,不能实质性的改变什么,那些鸡毛蒜皮之事就算争胜了又有何意义?

  “各位,江湖第一次聚义死了不少人,虽然最终圆满解决,但这个教训我们不得不铭记于心。大家都散了吧,好聚好散,希望咱们再见时,你们会更好!”武次第说着,向众英豪拱手作礼。

  他在遣散众士,这样便能让该有的冲突化到最小。

  “盟主!副盟主!你也要保重哟,那我们就走啦。”东皇明月娇声作别道。

  东皇玉又恢复了原来的性格,跑过来微笑道:“下一次见面时我东皇玉或许就成就人神境的仙人了,你们不打算来东皇家看我吗?”

  “你的修为比我还低,不使用第二人格连我都打不过,连我们三剑侠也无晋升人神境的把握,你有什么秘诀增加概率吗?”项剑有些意动的问。

  东皇家的秘密很多,肯定有什么属于常人不能接触到的东西。

  “如果顺利,如果我还完整无缺的话……总之富贵险中求,若你们有兴趣,就在入冬前来东皇家找我吧,我到时才考虑要告不告诉你们。”

  东皇玉留下了吸引人的悬念,挥了挥手,就走远了。

  “入冬以前,那时间不是只有二十几天?二十几天从先天五重天境跨越到人神境,这可能吗?”项剑有些置疑道。

  薛剑看着那些愈飘愈远的门派旗帜,双目泛着神灵般的锐光,喃喃道:“富贵险中求,这可是险中求的异宝,那代价恐怕也不小。”

  “莫非入冬时有异宝现世,然后能让很多人心动?”项剑好奇道。

  “东皇玉是毅然而坚韧的,他的决心下得很大。不管如何,我们到时都要去助他一臂之力。”武次第决定的说。

  商汤在高无量、仲虺、义伯的陪同下看着姬云泽井井有条的指挥着将士们在打扫战场。

  一具具尸体被抬动搬走,然后就地挖深坑掩埋。

  死人太多,没法子棺材隆重举丧,只能简单礼葬了。

  即使是五虎大将和太丁,也只是另外挖了一个葬坑而已。

  简葬就是真的简葬,用马革裹尸也不为过。

  一个个土垛堆垒而起,分不清谁是谁。

  没有墓碑,没有文识。

  太丁是罪人,自然是不能厚葬的,为了显示一视同仁,为了保存他的尸骸,商汤只能忍痛处理了。

  这个儿子给他惹出的祸这么大,那几位仙人没有牵怒于他,他已经觉得够幸运了。

  谢天谢地的大话商汤说不出口,心存感激不尽,唯有用行动来证明了。

  武次第的身边站着商汤,他们正在交谈,像是在交涉后事。

  “得罪女娲娘娘,就是大商灭亡之始?”商汤有些吃惊的盯着武次第,不敢相信的说。

  “太子长琴虽沉睡的进入了轮回转世,但总有一天还会醒来,他一定会疯狂报复的。大商与他有解不开的孽缘,一定会毁在其手中,这是大商五百年后逃不掉的宿命。”

  “太子长琴,五百年后的大商宿命……唉,五百年后,寡人早就不存在。既然是解不开的宿命,也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这个时代有你们,真好,三剑侠,很高兴认识你们。”商汤欣慰的道谢说。

  “我知道王上还是不舍太子殿下的,人本有情,奈何天下公心在,以将死的他来平息众怒,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还望大王谅解。”

  商汤拍着武次第手臂道:“这不怪你们,是太丁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人。如果当时寡人也在场,还做不到你们这么好呢!只是寡人年迈,储君又如此失德,大商江山,该交给谁治理呢?”

  “按照顺序传位即可,二殿下和三殿下虽命不长久,但在太甲长成之前,这个过渡期还是很重要的。”薛剑严肃的道。

  “来帝丘了前,太丁已将项少侠之言原原本本的告诉寡人了。寡人早年忙于政务,又后被夏桀困禁,三个儿子皆疏于管教,才酿成今日的局面,这是寡人的过失。”

  项剑道:“大王一生波折不断,身体已是油尽灯枯,现在又经太子之祸,殊为不易。路途的折腾损伤了王上精气,寿长不足一两月,还望大王早作打算,以免到时朝局混乱。”

  “唉,寡人何尝不知自己的身体已是千疮百孔,活一天算一天吧,大商的路寡人已铺就,就看子嗣们如何走了。”

  “天下乱对生民没有什么好处,此非我等之愿,我们三人也会尽力的。”

  商汤慈祥一笑:“最让我放心的便是你们,没有你们,也就没有大商,更不会有寡人的今天。亢金龙和雄壮飞奉命半道截杀寡人,其口中的‘主人’必是心存歹意者,就是不知所图为何。”

  “阴谋终会暴露,他们是藏不住尾巴的。”项剑寻思道。

  “能够让亢金龙改弦更张的人怎么看都非一般角色,此人藏头露尾,故作神秘姿态,说明了其势还不够壮,其谋还未称心。我们不好诛心,看来得提防提防。”薛剑分析说。

  “三位难得一遇,我们的相见只是匆匆,若无挂碍,可以去王宫住上一段时间,寡人也好尽一尽地主之宜。”

  “天地间的纷纷扰扰太多,东皇家族入冬前有一次要事相邀,我们这段时间需要去处理私愿,看来不能接受大王的诚挚相邀了。”

  东皇玉说得虽是云淡风轻,但三剑侠知道这是一次生死之险,他们是不会置之度外的。

  商汤叹了一口气,没有强留,因为他知道作为守护家族的东皇家要事,肯定不会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自己的挽留和事关重大的邀请相比孰轻孰重,他还是不会老得糊涂的。

  告别了后,眺着越来越远的三剑侠身影,商汤对身旁的仲虺道:“天下最大,大不过人心。寡人至尊,贵不过生老病死。无常天下,有常人生。无为自明,有为自戕。这三剑侠看起来倒是比寡人超迈多了。”

  “大王是有不足处,但人无完人,一生尽职尽责于此,又何怨何求?纵然是死,也足以慰心了。”仲虺劝道。

  商汤看着几乎随了自己一生的老伙伴:“不知老之将至者,难知生死之哀凉,未通天道之凡夫,岂懂万世之沧桑。沧海桑田于我们而言是勤勤恳恳的耕耘,对三剑侠来说,是弹指一挥间。他们越活越年轻,我们被岁月不饶,天地之间,又有什么是永恒的呢?”

  “那太子长琴惯看人之生死,视人命如草木,大概就是活得太长而麻木,无所患得吧。”义伯说着,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感觉。

  深知忧者,谓之心忧,乃义伯,这太子太丁就是他的心病。

  病未能治愈者,纵死也不能瞑目。

  高高在上的王啊,脸面却放得低低的。

  是贤名拖累了他,还是他负了贤名?

  纵天下安而己不安,纵人间乐而王心堪乐。

  等待的命运使然,因为承受了常人所不能承受的承受。

  他或许从未辜负天下民,但却辜负了上天遣送给他的神子。

  “乱世有了伊和汤,三侠剑起,尽败英雄,一扫阴谋一调殇;人欲欺天纲,沉浮死予生,半千轮转,三界独黄粱。”

  伏羲在云头叹息着,缓慢的收了琴,然后消失在了九天之上。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