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06章 商朝太子第一亡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你这样说有什么好处呢,龙凤阁的毕云涛,三叉戟的主人。”东皇玉好整以暇的盯着毕云涛道。

  “呃,东皇家的妖孽,你终于露出了獠牙吗?”

  “獠牙?你在说什么嘛,我一直都存在,也一直都在看戏,仅此而已。”

  “嗯……哈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冷淡,东皇小鬼,所谓的妖孽天才,我倒是要好好看一看你的力量。”

  “虽然你有死气三叉戟,更有转眼即逝,但也是为所欲为的依仗而已,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东皇玉一本正经的道,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哪还有平时的那份吊儿郎当。

  “双重人格的髓质者,神圣天才的破坏王,东皇玉,使出你的真本领,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量吧。”毕云涛从腰上取出一杆约半来长的三叉戟来,很是有自信的挑衅说。

  “承你所愿,我现在很闲很无聊,就陪你玩一玩吧。”东皇玉抽出了腰中的宝剑,极有兴致的说。

  毕云涛手中紧握三叉戟,戟尖上顿时溢散出三股死灰色的死气,死气浓郁而躁动不安,竟将几千人的死人一一吸收在了一起,这就是能吸收并运用死气的三叉戟。

  毕云涛已经不是拿剑时候的他,而是拥有人神境武力值的修为者。

  东皇玉也不是先前的他,而是破坏力都突破了先天境的实力者。

  两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只是所骄傲的地方有所不同。

  毕云涛是为了野心而骄傲,东皇玉是为了守护而骄傲。

  在这种场合大展身手是不理智的,太丁死后,毕云涛急于想表现自己,然后飞快的坐大,先前的失脸他必须要找回来,更重要的是必须要树立自己的威信。

  东皇玉不一样,先前毕云涛找三剑侠的茬他没有理,可他死不悔改,现在又来挑拨是非。

  疚疯剑和昆吾刀归重伤的东皇冕来管,本就易让人起觊觎的歹心,而三剑侠刚歇力打败太子长琴,毕云涛可是看准了他们后续乏力的时机,故又抖起了威风来,东皇玉自然要出手维护。

  这么一举两得的事情,他是不会推辞的。

  三叉戟上的死气开始泛滥,听说三叉戟是被恶魔诅咒的武器,一旦被其擦伤或刺中,便会成为死人。

  拥有恐怖杀伤力的三叉戟便让持有者俱有转眼即逝的能力。

  转眼即逝,即看到的地方便能随心所欲的到达,也就是所谓的目之所视,人之所至。

  双重人格即拥有两种性格的人。

  髓质者是能间接性攻击元神,吸收骨髓,折断骨头的人。

  破坏神是能在别人毫无防备、毫无觉察下将物体破坏的能力者。

  毕云涛握上三叉戟就是拥有这样能力的人,而东皇玉的另一重人格便是这种能力。

  东皇玉现在的状态被东皇家的人称为东皇王,而毕云涛的模式被称为死神。

  破坏神东皇王和三叉戟死神开始打了起来,三叉戟与长剑相对,所爆发出的威力瞬间超过了先天,东皇王手中的长剑也因承受不住巨大的威力而断折了。

  “接剑!”

  东皇冕将手中的疚疯剑扔给了东皇王。

  东皇王看也不看,左手仅仅一伸,便将疚疯剑吸接在了手中。

  “你准备好了吗?疚疯剑可是我的真正佩剑,你现在又有几分胜算呢。”

  疚疯剑在东皇王的手中优雅的挽着剑花,具有轻松随意的逸风仙韵。

  “你不要太嚣张,我的手段可是一即要命的作为死神,我有必要提醒你,死了可不能怨恨别人。”毕云涛煞有介事的道。

  “死神?那只是一个恐怖的词语而已,凭这两字,你还吓不到我。告诉你,过于自信的高看自己可是会付出代价的。”

  东皇王的疚疯剑一挑而刺进,将毕云涛的三叉戟给挡在了半米开外。

  “死气三叉戟——转眼即逝!”

  毕云涛的三叉戟散发出如灵蛇般运动的实质性死气束缚住疚疯剑,而他的身子更是奇异的不断闪跳,竟是无规律的出现在令人难以预料的地方,真是无处不在,诡异极了。

  在转眼即逝的全力摧动下,那怕是东皇王也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你永远不知道毕云涛会何时近身攻击,更不知道他将从哪个方向出现。

  他像一阵风一样无可捉摸,更让人防不甚防,无处可防,因为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仅凭肉眼是根本无法全部捕捉到他的行动的,唯有靠感觉,靠气。

  东皇王不能有失误,若是冷不防中了毕云涛一戟,那就惨了。

  无规无律的转眼即逝,东皇王不能破了这难缠的诡异秘步,他将毫无胜算。

  东皇王的动作是不可能比死神状态的毕云涛快的,他只能以静制动,然后做到一击必杀。

  感应到毕云涛那飞快移动的气,东皇王以锁定元神的神通将毕云涛的气给锁死,但他并不急迫的出手,因为对神魂有攻击只能让对方松懈失神,但并不能毙命,这样的打击即便能制约一般的对手,可毕云涛不是一般的人,他需要发挥疚疯的长处,以达到击必克的效果。

  东皇王故意卖弄了个破绽,以造成对毕云涛心理上的压力,让他举棋不定。

  毕云涛知道东皇王不是傻子,可他也需要一个绝对的机会。

  东皇王故意施为,难道他就不能加以利用吗?

  作为突破口,毕云涛还是有顾虑的。

  因为对方彼此知悉底细,想要算计点什么就会很难。

  他的三叉戟是一击必杀,相对东皇王而言,他是有优势的。

  一死一伤的交兵本是不公平的,但东皇王就是要让三叉戟的主人看到优势,看到胜算。

  三叉戟终于动了,死神选择从东皇王的背后偷袭。

  当他神鬼莫测的出现在东皇王的背后时,顺利的他只是将手中的劲风指了出去,以致让东皇王作出回击。

  而他却在东皇王作出将要回击之时,利用转眼即逝来到了东皇王的身后。

  东皇王的手中剑并未刺出,而是改刺作划撩之势,身子一旋再旋,连续侧旋了十几圈,才险之又险的躲开了死神的三叉戟。

  他刚一落地,手中的疚疯剑便作为一柄暗器电光般飞射出去,咫尺天涯间,疚疯才刚触碰到三叉戟,东皇王就后发先至的追上并握住了飞剑。

  刺剑与三叉戟相撞击,发出了脆耳的金属交戈声,但狡猾的毕云涛并不硬拼,而是选择了换向。

  东皇王手中的剑果断的反向自己后面刺出,同时发动了元神的攻击。

  毕云涛刚现身于东皇王的身后,三叉戟的进攻才出了一半,就被未卜先知的反手剑给扼挡住了。

  毕云涛大惊失色,心有不祥之兆,欲施展转眼即逝逃走时,他的灵魂一阵剧痛,脆弱的元神像是被人用手握狠狠捏了一把似的,几乎晕厥倒地。

  他强压下心神,努力撑住站立时,只觉腰上一阵惨烈的疼痛传到了神经中枢。

  东皇王出手了,疚疯剑如愿以偿的饮到了所谓‘死神’的血。

  果决的毕云涛顾不了痛楚,身子猛然一奔驰,终于甩掉了那该死的疚疯剑。

  伤口入体一指来深,虽无生命威胁,但也是险中的好险。

  身体上的疼痛并不算什么,因为作为习武之人,受伤是常有的事情。

  可灵魂上的创伤却极为严重,尽管不像刚才那样挤压和刺痛,状况也好了一些,然那种灵魂深处的忌惮和悚悸让他终生都难以忘怀。

  心神失守,身受剑伤,连志气和骄傲都被践踏得粉碎,受到的伤害可是十分的严重。

  这叫外伤易治内伤疗,心伤还须心药医。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