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曲一 第102章 四侠戡乱

小说:至尊曲一 作者:王昭之 更新时间:2019-01-28 05:04:10 源网站:少年文学
  时辰久拖会生变,一等三剑侠复原,还有甚益处。

  毕云涛久攻难下死手,田无禽硬是半分不让,两相计较,留不能讨得些利已之处,况还有两大‘惹不起’死守护住,他龙凤阁阁主真是失道义又失进攻,可谓里外不是人。

  闻令明本是个坏德的小人,如今事败又残废不堪,作为护法的寒浞正好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将他除去,偷袭盟主可是大罪,他死得一点儿也不冤。

  益智子更惨,他死于自己人手中,因为妫怀来说他借着妫家旗号到处生是非,以致八大家族生隙失和,故亲手击碎了其天灵盖。

  弃子往往会很惨的,遭了众怒,没旁人乐意救他这个废物。

  贺通天的处境也又是很好,丧家之犬安有贵福?

  束硕虽未杀他,但用护法的民义一顿暴揍,打得贺通天老脸高肿,根本看不出原貌了。

  这并不是最绝望的,直到将要昏厥过去时,被废了丹田的贺通天终于承受不住打击了清醒了。

  这公报私仇的束硕心情颇为痛快,听着杀猪般的嚎叫声,极是受用。

  若不是通天阁之人被吹打散了,这贺通天是不会有此待遇的,一个人跌入地狱而无人帮援,这是可悲的,可恶的。

  疗养的三剑侠终于有了好状态,能够突的站起就说明了他们的新变化。

  只是大风子正在为难白茅,这让武次第有些不悦。

  听了东皇玉的叙述后,连薛剑的脸都沉了下来。

  闻令明、益智子的尸身就在不远处,贺通天成了横躺的死狗。

  白茅被大风子、大云子、残废人一干侠士缠住,毕云涛被束硕、伯泰、寒浞、干地黄等困杀。

  “你们都住手吧!”武次第说道。

  “盟主,副盟主!他们可是要趁危暗算你们啊,不能留。”棒爷疑惑的道。

  “有恩报恩,有仇必报,甚合道理,然阴谋败露,其已受千夫,所指万人痛骂。我希望能以怨报德,以仁恕待人,而不是徒增杀戮。”

  “不错,以杀止杀,以怨报怨,以血洗血,终非人世间之福。”

  “取其善者共勉之,责其不善而改之,方为真仁义也。”

  “三位正副盟主真是宽宏大量,我们惭愧,这就放了他俩。”

  “听见了吗,三剑侠要汝等改过自新,以观后效,你们就别再给大家添堵了。”塍元公示意众人放行道。

  “哼,三剑侠,我不会承你情而感谢你的!”白茅一甩袍袖,悻悻而去。

  “要是我表弟死缠不放,我早就取下你们三剑侠的首级了。算你们运气好,我下次不会再失手了!”

  “还逞口舌之利,此厮真不识好歹,就该结果了他!”横笛公子意不平说。

  “那我们三人的头颅先寄放在脖子上,随时恭候你来取!”项剑冷笑道,丝毫不以为意。

  人之向恶,其心当诛,其体生之父母,经怀胎十月当属不易,杀之可违天道,实在可惜,此乃世间大地上最悲而殇情之事。

  空中短暂罢斗的七仙人悬立对峙。太子长琴看着地上三剑侠的所作所为,好笑道:“小恩小惠,假假义,在无情天道的面前,还不是如浩瀚海中一滴水,渺渺星河一粒沙,真把自己当救世主了!”

  “相比他们的小恩惠,假仁义和渺小作为,你那视千万生命如草芥的心怀是不是更不值得一提了?”东方修己讥诮着。

  “天道斩情断欲,就是为了妄作,他们三人欲兴江湖风与浪,这可不是什么仁义之心!”

  “太子长琴,你此言未必太过荒谬,那是有人的私欲心作祟,你不该以偏概全,从一而论。”东皇冕解释道。

  “江湖苗头由此开,人人皆以甹士侠义自居,行的却是龌龊事,私心自用的泛滥江湖,三剑侠再怎么说也是鼻祖,不该除去吗?”太丁振振有词道。

  “这是什么歪道理?别人的过错无理的横加在他人身上,你太子长琴真是太不讲理了,你的行为还离仙人远着呢!”黄穆然大声挑评着。

  “我的父亲大人是祝融,我的行为配不配做一个仙人真轮不到你来教育。我现在的身份是大商太子,是天下的储君,应该为大商的安宁负责,而不是以神明的职责来抚慰三界,守系天道。”

  黄穆元啧啧讽道:“失仙道以弃天道,负天下以悖苍生,岂不闻‘鲧堵流洪,禹导水畅’之理?太子长琴,江湖启起乃顺势成形,你现在却要以杀安天下,与鲧治洪有什么区别?”

  “哼,禹以治水为名,三过其门而不入,是何其之伪,后仗此功博得舜位以立夏,今还不是尽归我大商所有,你何其理亏耶。”

  “我说的的鲧禹治水之法,不是夏灭商代桀无道的浑账道理。”

  太丁呵呵而笑:“禹做人尚有亏,何足道哉!天下治,必先以武为尊,然后道理。”

  “黄兄,夏虫不可语冰,此人言语离经叛道得太谬,已失道心,乃天地殇也,你还和他废什么话?”

  东皇冕算是看透了太子长琴不可药救,不能再以道理渡之,所以开始劝黄穆元。

  正此时,一道隐隐约约的古琴声从天云中来,此曲乃是天籁之音,玄妙而轻缓,动听而扣人心弦,竟有洗涤抚心平意之效。

  清灵婉而转之和,人间难得一回闻。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我怎么感觉有些似曾熟悉呢?”武次不解的问。

  “这曲子有疗心摒恶之益效。应该是我们听过才对,只是怎会想不起来呢?”

  薛剑微笑的看着两兄长道:“此乃天音,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我们在九成宫中就听过,当时我还差点被摄魂了。”

  项剑拍着脑袋醒悟道:“啊呀,你不说我都没印象了,这天曲朦朦胧胧的,记也记不住,所者只觉心情清灵无尘,连情欲都少了几分,倒是摒除杂念的好东西。可是当初懂乐理的你差点失魂了,现在又听,为何少了哪摄魂功效?”

  “当初于九成宫中是为了考验我们,现在是慰抚万众,应该是情况不同效果不同。”

  武次第一言中的的道。

  “难不成是轩辕大帝在拂琴?”薛剑不是太解的说。

  “听说伏羲大帝善于弹琴,我估计是伏羲琴奏出的琴声。”

  武次第闭上双眼,认真的聆听着。他虽然不是很懂音律,但并不妨碍他的欣赏,有如此耳福,当真是至乐之幸也。

  听着百转千回的乐韵,有着仇恨怨念的士兵们都一一放下了武器,恭恭敬敬的拜伏在地,尊敬而服心,不敢有一丝一缕的违逆之举。

  那些杀伐过重的的江湖人士唯唯诺诺的跪地求饶,因为他们的头疼神惚,忏悔之心尤为迫切。

  上古八大姓的人向空顶礼膜拜,有着说不出的狂喜之情。

  三皇五帝是他们的先祖,伏羲大帝以琴声感万人,这是他们莫大的荣耀。

  作为子子孙孙的命运或许是坎坷的,但有健在的大帝在上撑腰,他们就有足傲的资本。当然,妘、姚、妫、姒之家的人在欣喜的同时,心情也是忐忑复杂的,因为他们不坦荡,或者说坏事做多了心中有愧疚,生怕伏羲大帝会找他们算账。

  太子长琴望着高空,双眼的目力似乎可以洞穿厚厚的云层看见正在九天让弹琴的伏羲。

  “早不弹晚不弹,现在恰是关键时刻,这伏羲大帝不知有什么预示。”

  其实他们都错了,以为天音是为了他们而弹,或是大帝有什么警示,难道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惹怒了大帝,这琴声是警告,要他们罢手却斗?

  伏羲在九天云端弹琴是为了告慰那些在轩辕城的仙灵,也是为纪奠东皇太一而奏。

  东皇玄一是他的好友,没想到他死了几千年后,其弟东皇太一也殒命了。

  (本章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至尊曲一,至尊曲一最新章节,至尊曲一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