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凌风闻言,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安然合眸的样子,像是累极。就好似一个来自远方的旅人,走了很远很远的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可以缓口气了,实在是不容易!

  实际上,他看到的比华昀亮要长远许多,他所思虑的,也远远不是华昀亮眼前看到的这些,这些天,他虽然人躺在床上,但是,心思却一刻也没有休息过,因为,他深深的明白,高处不胜寒的道理,越是站在高处,越是要谨小慎微,他无法真的停下来休息。

  这一刻,他大概是因为刚才又说了许多的话,所以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缓和,所以,他才闭着眼睛,用比较小的声音道:

  “你不必恼火,也你不用猜了,并没有人来我这里多嘴!其实,我也不需要别人来我这里多嘴,我又不是真的要死了,只不过是病倒了,到底是还能喘气,能说话也能看东西,网络上的东西,都是公开的,谁都看得见,我又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你也不必苦心瞒我了,没用的,我始终会知道的!”

  这一刻,他的叹息,让人听着,是如此的心疼和悲伤,就好像心口被人塞进了一大团棉花一样,堵得慌。

  北凌风接着絮絮的说道,

  “其实,也不用拿着手机看,我在这个时候病倒,外面必然不会太平!呵呵……在S城的商业界混了这么多年,认识了多少人,又看尽了多少的浮沉,难道还不知道吗?!那些人,又有哪一次不是逮着机会了,就趁机生事?!然后,跟着起哄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恨不得鹬蚌相争的,也许都将这次的事情,当成一个难得契机,大家‘不谋而合’,全部一起上,一点都不奇怪!本来我还没有倒下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就坐不住,现在,我终于倒下了,若是不大干一场,在他们看来,岂不是上对不起天、下对不起地吗?!哼……社会,本来就是相互竞争的!所以,梦爷不让人来北宅探视,就是这个原因!其实,你们越是严谨,我便越是明白,外面的事情闹得大!别以为,你现在在我面前嘻嘻哈哈的,我就会轻易被你糊弄过去,我又不是傻瓜,也不会得过且过,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所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华昀亮已经没了调笑的心思。

  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紧紧的夹着香烟,就像是要将这支高档夹成粉剂一般,深刻的恨意化成一股力量蔓延到他的指尖,并且还在不断的前进,似乎没有尽头!

  此刻,他沉默的加重呼吸声,低低的传到北凌风的耳朵里,北凌风静静的躺在床上,深刻的感受到华昀亮心底的愤怒和恨!

  他在心头苦笑,一切果真如自己猜测的那样,华昀亮真的快要坐不住了,可是,他又庆幸,上天在这个时候让华昀亮来了自己面前,他还来得及劝一劝,否则,那家伙做事向来冲动,还不知道要整出什么幺蛾子来,而现在的自己哪里还有精气神去帮忙?!

  但……这就是人生。

  北凌风早已习惯。

  沉默了半晌之后,北凌风忽然睁开双眸,微微侧首,望着坐在一边,一脸阴沉不知望着哪里的华昀亮,唤道:“昀亮……昀亮……”

  这边,华昀亮闻声,神色微微一动,但是,还保持目光涣散的姿势,一动不动的望着远方,他的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看起来,是那样的轻蔑和不屑,他幽幽的说道:

  “这些人啊……真是可笑!呵……以前,他们总是嘲笑我是跳梁小丑,在S城的娱乐圈到处刷存在感,蹭热度,炒作,夸夸其谈,实际上毫无本事!那现在的他们呢?难道不是更像跳梁小丑吗?!就只知道投机取巧,在别人背后放冷箭,这不就是没有别人厉害,羡慕嫉妒恨的表现吗?!真是无能!真是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脸嘲笑别人?!啊?!你就说滑稽不滑稽?!”

  北凌风并不接话。

  这边,华昀亮又继续说道:

  “其实吧,这也没什么,谁让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么滑稽呢?!环境如此,所以,实在难以责怪生存在这个环境里的人也如此!你就说那沈思睿,一个私生子,还不是占着原本不属于他的一切吗?!多么可笑?你说是不是?!哼哼……呵呵呵……”

  北凌风闻言,心底忽然有一股寒风掠过,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一个人赤脚走在结冰的冬夜,又冷又饿,奈何在最害怕的时候,头顶还会掠过几只凄厉的寒鸦,那种透彻骨髓的寒冷和瑟瑟发抖的恐惧,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再次闭上双眼,他发现,其实他和华昀亮是一类人,他们都是心中装满执念,放不下也看不开!

  可是,他又深深的明白,他们这样的人,活在世上也许更容易成功,却比常人更痛苦!

  心魔,是一个人最大的敌人,因为,一个人要想战胜自己,原本就是最困难的,至少,在现在,北凌风觉得自己无法战胜自己!

  他在心底默然叹息,然后,强迫自己睁开双眼,叹道:

  “不管是什么事情,你都会把沈思睿扯不出来说!这说明了什么?昀亮啊,你还是放不下!并且,已经在仇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即使现在的你,已经在娱乐圈爆红了!现在,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放眼整个S城,甚至国内,你盛世美颜帝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你微博的粉丝数量已经突破了三千万,身价也已经飙升到了百万,很快就可以跻身一线大咖之列了,可是,你还是放不下……”

  “他是私生子!”

  华昀亮忽然打断北凌风的话,他定定的望着北凌风略微浑浊的双眸,那么阴鸠,那么森森然,像是要吃人,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字,无比清晰的说道,

  “他是私生子!沈—思—睿—是—私—生—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倾天娱后,倾天娱后最新章节,倾天娱后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