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呼吸,调整十分钟,马上就好

  深呼吸,调整十分钟,马上就好

  深呼吸,调整十分钟,马上就好

  ——————————————————————————

  北凌风又是半晌不答,呆呆坐着,就像一准木雕,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生气。

  华昀亮见状,十分不耐烦的催促道:“北凌风,都什么时候了,你别怂,赶紧的,给个准话啊!老子还在这里等着呢!”

  看来,默契如他们二人,并非时时刻刻步调一致,其实,也还是常常意见相左。

  就这样,又等了半晌,然而,在他满是深沉目光的注视之下,得到的,也不过是北凌风的惨然一笑。

  华昀亮见状,瞬间毛了,拔高音调,阴阳怪气的说道:“嘿,你个孙子,你笑毛线啊!啊?!哥现在叫你给个话,你笑什么笑?!我告诉你啊,你这次要是怂了,那哥就真的是一辈子都瞧不起你了,这叫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懂不懂?!”

  北凌风没有回答。

  ——其实,我笑我笑着人世轮回,好不滑稽,只是,你未必懂得!

  华昀亮似乎是急了:“北凌风你大爷的!讲了半天,你就这副德行,真是……我都懒得讲你了,你个孙子_……”

  可是,对面的北凌风看起来,似乎别他更加淡然,或者说,此刻北凌风的身上有一种穿透尘世的感觉:

  北凌风又是半晌不答,呆呆坐着,就像一准木雕,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生气。

  华昀亮见状,十分不耐烦的催促道:“北凌风,都什么时候了,你别怂,赶紧的,给个准话啊!老子还在这里等着呢!”

  看来,默契如他们二人,并非时时刻刻步调一致,其实,也还是常常意见相左。

  就这样,又等了半晌,然而,在他满是深沉目光的注视之下,得到的,也不过是北凌风的惨然一笑。

  华昀亮见状,瞬间毛了,拔高音调,阴阳怪气的说道:“嘿,你个孙子,你笑毛线啊!啊?!哥现在叫你给个话,你笑什么笑?!我告诉你啊,你这次要是怂了,那哥就真的是一辈子都瞧不起你了,这叫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懂不懂?!”

  北凌风没有回答。

  ——其实,我笑我笑着人世轮回,好不滑稽,只是,你未必懂得!

  华昀亮似乎是急了:“北凌风你大爷的!讲了半天,你就这副德行,真是……我都懒得讲你了,你个孙子_……”

  可是,对面的北凌风看起来,似乎别他更加淡然,或者说,此刻北凌风的身上有一种穿透尘世的感觉:

  北凌风又是半晌不答,呆呆坐着,就像一准木雕,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生气。

  华昀亮见状,十分不耐烦的催促道:“北凌风,都什么时候了,你别怂,赶紧的,给个准话啊!老子还在这里等着呢!”

  看来,默契如他们二人,并非时时刻刻步调一致,其实,也还是常常意见相左。

  就这样,又等了半晌,然而,在他满是深沉目光的注视之下,得到的,也不过是北凌风的惨然一笑。

  华昀亮见状,瞬间毛了,拔高音调,阴阳怪气的说道:“嘿,你个孙子,你笑毛线啊!啊?!哥现在叫你给个话,你笑什么笑?!我告诉你啊,你这次要是怂了,那哥就真的是一辈子都瞧不起你了,这叫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懂不懂?!”

  北凌风没有回答。北凌风又是半晌不答,呆呆坐着,就像一准木雕,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生气。

  华昀亮见状,十分不耐烦的催促道:“北凌风,都什么时候了,你别怂,赶紧的,给个准话啊!老子还在这里等着呢!”

  看来,默契如他们二人,并非时时刻刻步调一致,其实,也还是常常意见相左。

  就这样,又等了半晌,然而,在他满是深沉目光的注视之下,得到的,也不过是北凌风的惨然一笑。

  华昀亮见状,瞬间毛了,拔高音调,阴阳怪气的说道:“嘿,你个孙子,你笑毛线啊!啊?!哥现在叫你给个话,你笑什么笑?!我告诉你啊,你这次要是怂了,那哥就真的是一辈子都瞧不起你了,这叫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懂不懂?!”

  北凌风没有回答。

  ——其实,我笑我笑着人世轮回,好不滑稽,只是,你未必懂得!

  华昀亮似乎是急了:“北凌风你大爷的!讲了半天,你就这副德行,真是……我都懒得讲你了,你个孙子_……”

  可是,对面的北凌风看起来,似乎别他更加淡然,或者说,此刻北凌风的身上有一种穿透尘世的感觉:

  ——其实,我笑我笑着人世轮回,好不滑稽,只是,你未必懂得!

  华昀亮似乎是急了:“北凌风你大爷的!讲了半天,你就这副德行,真是……我都懒得讲你了,你个孙子_……”

  可是,对面的北凌风看起来,似乎别他更加淡然,或者说,此刻北凌风的身上有一种穿透尘世的感觉:

  北凌风又是半晌不答,呆呆坐着,就像一准木雕,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生气。

  华昀亮见状,十分不耐烦的催促道:“北凌风,都什么时候了,你别怂,赶紧的,给个准话啊!老子还在这里等着呢!”

  看来,默契如他们二人,并非时时刻刻步调一致,其实,也还是常常意见相左。

  就这样,又等了半晌,然而,在他满是深沉目光的注视之下,得到的,也不过是北凌风的惨然一笑。

  华昀亮见状,瞬间毛了,拔高音调,阴阳怪气的说道:“嘿,你个孙子,你笑毛线啊!啊?!哥现在叫你给个话,你笑什么笑?!我告诉你啊,你这次要是怂了,那哥就真的是一辈子都瞧不起你了,这叫该出手时就出手,你懂不懂?!”

  北凌风没有回答。

  ——其实,我笑我笑着人世轮回,好不滑稽,只是,你未必懂得!

  华昀亮似乎是急了:“北凌风你大爷的!讲了半天,你就这副德行,真是……我都懒得讲你了,你个孙子_……”

  可是,对面的北凌风看起来,似乎别他更加淡然,或者说,此刻北凌风的身上有一种穿透尘世的感觉: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倾天娱后,倾天娱后最新章节,倾天娱后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