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十分钟就修改好了,凌晨再来吧,么么哒

  还有十分钟就修改好了,凌晨再来吧,么么哒

  还有十分钟就修改好了,凌晨再来吧,么么哒

  ————————————————————————————

  这一刻,北凌风的眼神,极其眼神,并且,再次像一把雪亮的宝剑一样的扫来,他再次抓过舒娇娇的手臂,直直的攥在自己的胸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所以,舒娇娇,你就是真的一直把我当成傻瓜吗?!”

  大概是因为舒娇娇的不愿服软和一而再的顶撞,彻底的激怒了北凌风,所以,北凌风这一次所用的力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大,这顿时让舒娇娇心头的怒火大涨,她开始死命的挣扎,可是,无论她是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哪怕只是一丝一毫。

  于是,她控制不住的吼道:“你放开我,北凌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但是,北凌风仍然死死的攥着舒娇娇的手臂,就是不放!

  互相对峙之间,你不让我,我也不愿退步分毫。

  如此,舒娇娇便越发愤怒,最后的冷静终于在怒火之中消散干净,她死死的迎上北凌风坚毅的目光,疯了一般嘶吼道:

  “北凌风,我什么也没有做,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傻瓜,都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那些都是你的兄弟的栽赃!都是你的兄弟做的,和我没有关系!”

  终于,最后的理智,在这尖锐而持久的对峙之中,全部灰飞烟灭了,剩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嘶吼,

  这一刻,北凌风的眼神,极其眼神,并且,再次像一把雪亮的宝剑一样的扫来,他再次抓过舒娇娇的手臂,直直的攥在自己的胸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所以,舒娇娇,你就是真的一直把我当成傻瓜吗?!”

  大概是因为舒娇娇的不愿服软和一而再的顶撞,彻底的激怒了北凌风,所以,北凌风这一次所用的力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大,这顿时让舒娇娇心头的怒火大涨,她开始死命的挣扎,可是,无论她是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哪怕只是一丝一毫。

  于是,她控制不住的吼道:“你放开我,北凌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但是,北凌风仍然死死的攥着舒娇娇的手臂,就是不放!

  互相对峙之间,你不让我,我也不愿退步分毫。

  如此,舒娇娇便越发愤怒,最后的冷静终于在怒火之中消散干净,她死死的迎上北凌风坚毅的目光,疯了一般嘶吼道:

  “北凌风,我什么也没有做,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傻瓜,都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那些都是你的兄弟的栽赃!都是你的兄弟做的,和我没有关系!”

  终于,最后的理智,在这尖锐而持久的对峙之中,全部灰飞烟灭了,剩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嘶吼,

  这一刻,北凌风的眼神,极其眼神,并且,再次像一把雪亮的宝剑一样的扫来,他再次抓过舒娇娇的手臂,直直的攥在自己的胸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所以,舒娇娇,你就是真的一直把我当成傻瓜吗?!”

  大概是因为舒娇娇的不愿服软和一而再的顶撞,彻底的激怒了北凌风,所以,北凌风这一次所用的力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大,这顿时让舒娇娇心头的怒火大涨,她开始死命的挣扎,可是,无论她是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哪怕只是一丝一毫。

  于是,她控制不住的吼道:“你放开我,北凌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但是,北凌风仍然死死的攥着舒娇娇的手臂,就是不放!

  互相对峙之间,你不让我,我也不愿退步分毫。

  如此,舒娇娇便越发愤怒,最后的冷静终于在怒火之中消散干净,她死死的迎上北凌风坚毅的目光,疯了一般嘶吼道:

  “北凌风,我什么也没有做,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傻瓜,都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那些都是你的兄弟的栽赃!都是你的兄弟做的,和我没有关系!”

  终于,最后的理智,在这尖锐而持久的对峙之中,全部灰飞烟灭了,剩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嘶吼,

  这一刻,北凌风的眼神,极其眼神,并且,再次像一把雪亮的宝剑一样的扫来,他再次抓过舒娇娇的手臂,直直的攥在自己的胸前不到一寸的地方,怒不可遏的质问道,

  “所以,舒娇娇,你就是真的一直把我当成傻瓜吗?!”

  大概是因为舒娇娇的不愿服软和一而再的顶撞,彻底的激怒了北凌风,所以,北凌风这一次所用的力气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大,这顿时让舒娇娇心头的怒火大涨,她开始死命的挣扎,可是,无论她是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哪怕只是一丝一毫。是,她控制不住的吼道:“你放开我,北凌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但是,北凌风仍然死死的攥着舒娇娇的手臂,就是不放!

  互相对峙之间,你不让我,我也不愿退步分毫。

  于是,她控制不住的吼道:“你放开我,北凌风,你这个疯子,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但是,北凌风仍然死死的攥着舒娇娇的手臂,就是不放!

  互相对峙之间,你不让我,我也不愿退步分毫。

  如此,舒娇娇便越发愤怒,最后的冷静终于在怒火之中消散干净,她死死的迎上北凌风坚毅的目光,疯了一般嘶吼道:

  “北凌风,我什么也没有做,也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傻瓜,都没有!我没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为什么?!我清清楚楚的告诉你,那些都是你的兄弟的栽赃!都是你的兄弟做的,和我没有关系!”

  终于,最后的理智,在这尖锐而持久的对峙之中,全部灰飞烟灭了,剩下的,只有歇斯底里的嘶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倾天娱后,倾天娱后最新章节,倾天娱后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