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刻,华昀亮觉得自己的思维很混乱!

  昨夜,从地下车库出来之后,自己独自一人在S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游走,如同行尸走肉,然后去了一个很偏僻的酒吧,再然后……再然后……就全部忘记了!

  他忽然想笑,记忆一片空白,还丢人!

  他第一次讨厌这样的自己!

  ——华昀亮,你就是个废物!你说你怎么这么没用,你大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立志借助颜值和努力,哪怕不折手段也要在S城立足的自己,怎么可以有这么狼狈的一面?!那些帝王的杀伐之术和攻心之术,是不是全部都白研究了?!

  华昀亮觉得不可思议,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怎么会有混成现在这副鬼样子的一天!命运的讽刺永远如此无情,并且难以抵挡!

  看来,爱情真的是毒,引人沉沦的毒,是枷锁,是禁锢,是摧残人意志的香烟和酒精!

  就在他的凌乱的思绪终于全部回归本体,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的时刻,外面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

  “太太早安!家里确实来客了,这是爷的贵客,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他昨天来得晚,这时间,恐怕还没有起身!早餐我已经吩咐人准备好了,天气这么冷,太太不如先下去就餐吧!”

  这应该就是舒娇娇口中的老王,这座宅子的老管家!

  华昀亮以前听北凌风提过一次,他说这个老管家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接人待物礼貌有分寸,不管对谁都是笑脸相迎,说话也是客客气气的,看起来就是一个十足的乐天派,可是,只有天晓得这样一样处世极度圆滑而事故的老头子,拥有怎么样敏锐的目光和洞悉世事的犀利!

  说起来,他在北凌风面前也算是能说得上话的人,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给予北凌风一定的帮助!按道理,舒娇娇也是要给三分薄面的,更何况,他还特意强调了自己是北凌风的贵客。

  所以,舒娇娇该识相的离开了!

  然而,舒娇娇的声音却那么冰冷的传来:“来得晚?多晚?”

  “这……”

  华昀亮闻言不禁暗骂一声该死,低声啐道:“女人就是麻烦!舒娇娇,你这个故作高冷的小骚货,老子迟早要把你从这里赶出去!你给老子滚远点,现在立刻马上滚,快滚!再不管,老子就对你不客气……”

  反正他现在心情极差,又刚刚被女人“伤”过,再加上他原本就不太喜欢舒娇娇,这下子,他对舒娇娇的厌恶的程度又瞬间攀升了三个等级!

  门外的老管家显然很是为难,声音很小,却藏不住其中的急切:“太太……这真的是爷的贵客啊!我也不好多问,是真的不清楚啊……”

  “他昨天半夜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屋子里的这个人?!”舒娇娇的冷漠之中似乎有潜藏的怒气在滋长,其实她的声音也不算大,可是,在安静的清晨听来,总是有一种穿透的力量,让人感到不自在,“他是谁?为什么我不可以知道?为什么我……”

  “娇娇……”

  一瞬间,舒娇娇终于闭嘴了!

  转身,只见北凌风一身睡袍,双手插腰,紧紧皱着眉头,目光幽深的伫立在走廊的尽头!

  老管家见到北凌风显然吃了一惊,进而又有些害怕,怕是自己扰了主人的清梦,于是,赶忙低下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北凌风对着老管家挥了挥手,他便赶忙退下了!

  就这样四目对视了须臾,北凌风便朝着舒娇娇一步一步的走来,只是,他的眉头依旧紧锁,形成一组陡峭的山脉纵向排列着,脸上的神色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黑,犹如上好的石墨!

  于是,舒娇娇的表情便顿时变得极其僵硬,她知道,清晨相见,自己该笑,可是,这一刻,这蜜汁尴尬的空间之中,纵然她的演技是视后级别的,也无法处理好自己的表情,不过勉强牵了牵嘴角,强迫自己深吸一口气之后,尚算镇定的说道:

  “凌风,你怎么醒了?你不是刚刚睡着吗?其实我……我……”

  “你怕我带回来的是个女人?”

  舒娇娇闻言,犹如被闪电击中,瞬间让她所有的汗毛在风中群魔乱舞。

  她的眼睛,不敢再与北凌风的目光对视,只能任由眼神在风中乱飘!

  事实上,自从圣诞节那晚与北凌风吵架之后,舒娇娇就再也不敢表露出对北凌风的一丝丝怀疑,尽管,她那强烈的不安感一直在疯狂的刺激着她。

  最后,她垂下长睫,小声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凌风,你误会了!我没有那样想,只是……只是我毕竟是这里的女主人,家里来客了,我岂有不出来招待的道理!你向来很少往家里带客的,既然带回来了,又是半夜,那肯定是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客人吧,我只是……”

  然而,解释,不一定就真的来得及!

  北凌风不再看她,甚至不等她说完,便冷峻的打断:“快下去用餐吧!早餐要是凉了,吃着就不舒服了!”

  这“逐客令”来得太过突然,实在是冰冷得冻人,让舒娇娇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

  舒娇娇忽然感到彻底的害怕,她的目光投射过去,看到的是北凌风冷硬如刀削一般分明的轮廓,那么遥远,那么缥缈,如同一场梦境!

  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明得到了修补,明明昨夜的温柔缱绻都是真实的,为什么天光放明了,一切都变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她就只是问了几句,难道现在在这座宅子里,她连发问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她那温润深沉的依靠,去了哪里?

  舒娇娇忽然觉得极其受伤!

  被冷漠深深的刺伤!

  好痛,好痛,原来,冷漠也是尖锐的刺!

  转身,将上泛的泪意全部遮掩在背光处,然后抬步迅速下了楼!

  她忽然意识到,这“七年之痒”的可怕,也许,有些东西,她全部想错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倾天娱后,倾天娱后最新章节,倾天娱后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