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昀亮的视线有些暗淡,但又像是有一森冷又幽微的光芒如暗夜中走来的一匹狼,躲在暗处秒杀宿敌!

  他将手中的那一沓纸甩到桌在上,又忽然嗤的一笑,像是有一股耐人寻味的以为散发开来!

  北凌风见状却忽然皱眉,深吸一口气,双手张开,指尖碰指尖,微微嘬了嘬嘴,说道:“有的时候,我会在想,如果虹娱单纯只是想在明年的电视剧战场上碾压飞扬,路子多的是,为何非要走这一遭,他们的重点不是应该放在制片导演和女一男一身上么?最近这段时间,你已经很低调了,为什么一直抓着你不放啊?”

  他微眯的眼神中,有闪闪的刀片在反光,像一面光滑的镜子!

  华昀亮合上双眼,朝着后面的沙发躺去,像是慵懒又像是在沉思:“那群人说不定还以为我是能量耗尽故意躲避呢!相信夏亦初那个小贱人能嫁进沈家,必然还是有几分利用价值的,要是完全一塌糊涂,那个男人也不见得能看得上她,所以,她派来的人也应该不会太简单!所以,我在想,之前我放出的烟雾弹应该不足以打消她的疑虑,相反,随着她追查的深入,我们的刻意回避,让她心中的疑虑逐渐加深!对手是个女人,而女人往往比男人更敏感,如果一个女人足够相信自己的第六感,那……也是不容小觑的!”

  如果华昀亮这套分析的思路是正确的,那么……那么……

  北凌风忽然有些烦躁的扯开脖子下的领带,朝着背后的沙发重重一躺,带着怒气说道:“所以……我的策略根本就是弄巧成拙!这次……我掉到了一个还在被虹娱和沈思睿共同压榨的女人挖的坑里了?!”

  古有君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现在,如果要问,北凌风最讨厌的是什么?那么,他一定会用他的眼神告诉你,就是这种将计就计,踩着他的思路反过来算计他的人!

  大概,对于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来说,被一个在自己看来毫不起眼甚至不屑一顾的小角色打败,是一件极其屈辱的事情!

  北凌风动怒了,华昀亮见状,心里的怒气却忽然消了泰半!

  他的脸上挂着招牌似的笑容,像一个单纯无害的大男孩,那种淡定之中潜藏着一股魔力,与北凌风抬眼对视之间,似乎有看不见的火花在飞溅!

  他道:“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你决策失误,而是……”

  他的话语忽然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到北凌风抬眸投来的眸光中有一股坚毅的寒冷:“如果,我北凌风,堂堂s城前三的富豪都不弄不了一个小毛丫头,就不用混了!”

  “不急!”华昀亮却道,“这些照片,不管他们是从哪里翻出来的,都是二十多年前的老照片了,你看看,还是黑白的,旧的掉色了,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快,二十多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地方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就这些东西,即便是真的送到夏亦初那个小贱人的手上,她也不可能查出来我母亲的老家到底在哪里!我的老底没有人能这么轻易并且这么迅速的翻出来,更何况,我现在的这个名字都是假的,档案学历都是假的,只有你知道真实的我究竟是谁!哪是能说查就查出来的!”

  那一瞬间,他想,即便这一个面对重大的问题,他的自信还是显得那么金光闪闪,

  “你放心吧,就算现在这些东西全部扔到夏亦初那里,沈思睿那个鸟人也猜不来我到底是谁,所以,有些人,实在不配你出手,别脏了自己的手!”

  他们的目光再次交汇,对视之间,沉默滴水成冰!

  北凌风忽然深吸一口气,似乎是不再去执着那些微妙的东西!

  也许,在爱情里受伤太深的男人,总是那么敏感!

  这大概是他风光人生的背后最不愿被提起的缺点,可是,他的怒火总是需要被安抚!

  华昀亮直直的望着他,语气出奇的平静:“这原本就是一场持久战,敌人在明,我们在暗,大家慢慢耗,看看最后是谁成王谁败寇!”

  北凌风挑眉望去,那眸光之中似乎像雪夜中反光的利剑!

  华昀亮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长长的叹了口气,又忽然笑道:“不说这些了,话说,最近这段时间,你那个美人可安分好多了啊,不错啊,气管炎有丈夫雄风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他又一秒变成神经病!

  北凌风一瞬间变得极其“炸毛”,他皱着眉头,气呼呼将华昀亮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毫不客气的拍掉,一秒钟碡去:“省省吧你,看你现在这个想见又不敢见的样子,保不住就是气管炎中的气管炎!你好久没有出去撩妹了吧,看着威力,哎呀……想你化帅哥英明神武一世,这么快就衰了!”

  被他这么一奚落,华昀亮又觉得忒没有意思,也就不再继续!

  他收回自己的目光,几乎是习惯性的整理自己的刘海,一边自顾自的啐道:“这大黑帽都忘记是什么时候买来的了,除了害哥玩王者失败之外还是害哥失败,回去就剪了,以后哥红了,绝不会给卖帽子的代言,什么玩意儿?!”说着,就站起身来,扯过帽子和墨镜,朝外面走去!

  “话不要说太早,免得以后啪啪打脸太疼……”北凌风故意拉长声音,瞪着眼睛看前面的人石化!

  华昀亮果然停了脚步,并且是十分生气的停止!

  沉默了一嗅儿,又忽然用正经而低沉的嗓音说道:“给叶菲菲那个二货再安排个武替的戏吧,看她吊威亚玩得挺高兴的!”

  北凌风赶忙啐道:“你可真狠心,也不管她是不是已经因为作武替摔得一身伤,做你的女人,可真倒霉!”

  这话倒不是他故意酸华昀亮,有的时候,北凌风是真的会有些心疼叶菲菲,心疼那个傻傻笨笨的小丫头!

  只是,华昀亮离去的背影却还是那么潇洒如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倾天娱后,倾天娱后最新章节,倾天娱后 云阅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