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个地洞的话,时语恨不得自己一头钻到地洞里面,永远不再出来。

  怎么办?

  丢脸丢大了。

  果然喝酒误事啊!

  封煜的指尖轻轻的揉着她通红的耳尖,就像是揉着小懒猫的耳朵一样,动作熟练而轻揉。

  时语猛得一把推开眼前的男人,她红着脸手脚并用的,爬下了床,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哥,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打算蒙混过关。

  封煜一手撑着自己的头,“这是我的床。”

  “我……我怎么睡在你的床上?”时语又立马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肯定是我喝多了,哥,你应该把我送回我的房间。”

  “你房间?你没有房间了。”封煜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笑。

  时语头上几个黑人问号。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画面,她觉得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

  后退一步,把房门关起来,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打开。

  依旧什么都没有。

  砰砰砰砰砰……躺在床上的封煜听着走廊奔跑的声音,唇角的弧度越来越高,眼中的笑意也越来越重。

  房间的门被用力的推开,时语惊讶的大叫:“哥,大事不好了,家里遭偷儿了。”

  “呵呵……”封煜看到她的样子觉得很可爱,不由的笑了。

  “别笑,我说真的,我房间的床,沙发,柜子全没了。”时语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如果是真的来小偷的话,怎么连床都给偷走了?

  封煜从床上坐起来,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要洗澡了,出去。”

  时语抿了抿唇;“哥,我房间……”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不是死心的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发现房间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封煜冲完澡之后走出来,下半身围着一条浴巾,看着站在走廊痴痴的看着自己房间回不过神来的她,十分好心的说了一句,“怎么办?看来这里只有我一个房间能住人。”

  “哥。”时语有些无措,她这是要买床么?

  “自己解决。”封煜扔下这句话之后就关上了房门。

  自己解决?

  自己要怎么解决?

  买床?

  时语给自己买一张床的时候发现封煜给她的卡不能用,她身上根本没有钱,一分钱都没有。

  难道她以后就要住这个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的房间?

  然后

  封煜穿好衣服之后就看到了眼前一幕。

  穿着睡衣的时语对着他90度大鞠躬,宽松的睡衣因为弯腰,所以能清楚的看到没有任何遮掩的美景,雪白的起伏山峦,盛开的红梅,一切的美丽都无比刺激着男人的眼球。

  封煜扬眉,双手抱胸靠在门口:“你这是做什么?”

  “哥,借我几床被子。”

  封煜失笑,一本正经的说:“没有!”

  时语扭曲着脸,“那借我一点钱。”

  封煜差点笑出声来,轻轻地咳了一声,“最近公司出了一点问题,名下所有资产全部被冻结了。”

  时语觉得自己的脸或许已经扭曲成了酸柠檬脸的模样,半响,她才说:“请借沙发给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