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煜看着她虽然乖乖的被抱着,可是眼睛却盯着他手中的酒,好像想到了什么,他问:“喝过酒吗?”

  “没有!”时语摇了摇头,然后想到了什么,说:“酒心巧克力算不算?”

  封煜失笑。

  “你虚岁十九了,我的酒柜有一瓶白葡萄酒,你想喝的话可以尝尝!”封煜像是诱惑着无知的孩童来到大人的世界,一字一句,让时语心生期待。

  “我想喝。”

  时语满眼都是渴望,她想喝。

  想尝尝喝的味道。

  爸妈尝说那是成年之后才能喝的。

  成年之后她就直接嫁人,连结婚宴上的酒水都是果汁。

  突然,很想尝尝这个。

  封煜露出了意味不明的表情,他站起来,走到了地下室拿出一瓶白葡萄酒,当着时语的面打开,给她倒了一杯。

  时语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双眼亮晶晶的,惊讶的说,“呀,是甜的,果汁。”

  “小馋猫,虽贪杯,这可不是果汁。”封煜看着她满脸渴望的表情,情不自禁的再倒了一杯。

  然后走到一边十分自然的拿起了时语倒给他的酸奶喝了起来。

  目光,却盯着一直把白葡萄酒当成果汁喝的时语。

  黑沉幽暗的目光格外的深邃,静静的看着时语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白葡萄酒,他没有任何的阻拦,反而放纵。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的态度慢慢的变了。

  或许是她的单纯无知,又或许是好奇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更或许是身体本能的反应。

  反正又不是亲兄妹,想要的又何苦委屈自己,不是吗?

  再加上心底总有一道声音在不断的警告自己,必须要把她给关起来,否则她会永远的离开。

  他封煜向来都是遵循本能而为。

  既然想要,那就想尽一切办法留下。

  时语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她的心跳越来越快,红彤彤的小脸朝向男人,目光呆滞,反应有些慢半拍。

  想过她喝醉之后的模样,却没想到是这么的乖巧。

  封煜走到她的身边将桌上没有喝完的威士忌一口喝下。

  搂着她的腰,“喝醉了?”

  “……”时语慢半拍,才笑了起来,远远的趴在司煜城的怀里,轻轻的,如同小懒猫一样的叫唤着:“昱哥哥,昱哥哥,昱哥哥……”

  一遍又一遍的唤着。

  昱与煜同音,封煜以为她叫的是自己,心,无比的柔软。

  伸手掐着她的脸,“喝醉后这么粘人,真像是一只小奶猫。”

  他在封煜的怀里,时语呆滞的看着男人的手指,握住,轻轻的捏住。

  红红的小脸因为酒意就好像是被催熟的果实,稚嫩中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香甜诱惑。

  突然,封煜全身一紧。

  他瞳孔紧缩,看着时语捧着她的食指放在口中的模样,下腹一紧,气息瞬间变得无比的凌乱。

  时语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棒棒糖,奇怪,怎么一点味道都没有?

  狠狠的吸了几口,依旧什么味道都没有。

  她弱弱的说:“骗人,假的,棒棒糖一点都不甜。”

  说着,就要把这完全不甜的棒棒糖给扔掉。

  呸的一声,想要吐出去,可是棒棒糖却像是活了一样,不仅没有被吐出去,反而还赖在她嘴里不走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