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第一次带着她的男朋友回来的时候还得意的跟我说:‘哥,你看,我的白马王子,超级超级白,这才是真正的白马王子。”

  封煜说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红着眼眶却笑得格外的开心。

  他回忆着说:“她第一次交男朋友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我对她不仅仅是兄妹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原来讨厌她的我开始变得越来越喜欢的,而且这种喜欢变成了一种超越兄妹的感情时,她嫁人了。”

  “我的爱恋及时的止住,那个时候的她还是我的妹妹,在亲手送她出嫁。”

  “本以为她会一辈子幸福,却没有想到她死了。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其实没有死,而是出了车祸之后成为了植物,更可笑的却是撞她的男人却是她新婚的丈夫。”

  封煜说这些的时候,时语皱眉,这怎么越来越熟悉了。

  “我们都以为她死了,可是她没有死,一次意外我查到了她还活着,而且还是生不如死被囚禁而活。她的血型非常特殊,而那个男人深爱的女人也是特殊的血型,所以把她当成移动的血库囚禁了直来。”

  “一切都是假的,从接近她到娶她都是那个男人的算计,而我却把她亲手送向了地狱……”

  封煜自责不己,当初明明查出来闻城有些问题却依旧什么也不说,还把她嫁人那个男人。

  他才是凶手。

  时语定定的看着他,心,微微的颤抖,“你在复述《夜行》这部电影?”

  “我没有骗你,当我看到那部电影的时候真的惊了,我没有想到那部电影那么还原了我跟她还有他们之间的事情,这个世界上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只有四个人,她死了。他们两人不会说,而我从未说过……”

  “丫头,所以我才会失态,因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时语坐在那里久久的没有动,她整个人就像是被石化了一样。

  封煜没有看到她的脸色,而是挣扎着皱着眉头,因为激动,他不小心弄到自己的伤。

  电影院的事情真的太惊讶了,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可是发生了。

  “更让我惊讶的是当初那个害死她的女人在电影里还本色演出,我……”

  “你是说……柳雪?”时语的表情更加的僵硬了,声音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她坐在那里,突然,她的泪水滴落。

  伸手摸了一下脸,看着泪水,她不解的看着……这时封煜看到了她的表情,惊慌的伸手:“丫头,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

  她看着手指上的泪水,再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的心不停的颤抖着。

  怎么可能?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情?

  她坐在那里,泪水越来越多,就像止不住一样,她用力的揉着眼睛,整张脸都哭花了。

  看着男人担心的表情,她忍不住的趴在了床上,大哭了起来。

  “丫头,丫头,你怎么了?快说啊,是不是哪里痛?”

  封煜看着她的大哭立刻手忙脚乱的,顾不得自己全身是伤,他翻身想要按铃找医生。

  然而牵动了伤口,痛苦的他一声闷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