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闻城跟柳雪对视一眼,脸色不是很好。

  可能……是巧合吧?

  服务员很快就上菜了,时语看了一眼微微的皱眉,把自己面前的清汤跟封煜面前的浓汤直接调换了过来,不开心的说:“煜哥哥也真是的,明明有乳糖不耐症怎么还叫浓汤?快给我,我的是清汤!”

  哐当一声。

  闻城喝汤的勺子掉到了汤碗里,他不敢置信的抬头。

  太像了。

  为什么?

  因为曾经有过好几次一起吃饭的经验,秦语她总是爱吃松露扣鹅肝,也常常做主替秦昱点一份七分熟的牛排,因为秦昱有乳糖不耐症,她常常会把自己爱喝的清汤跟秦昱点的浓汤调换过来。

  秦语总是叫秦昱为昱哥哥。

  为什么……世上会有这么多的巧合?

  秦昱死了,秦语也死了……他们都死了。

  不可能还活着。

  “闻总这是怎么了?味道不好?”时语心中冷笑,表面却无比的无辜,眨着大眼睛关怀。

  闻城猛得回过神来,对上她的双眼像是汤伤了一样后退,撞到了桌子。

  他有些狼狈的低头,“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柳雪也跟着一起。

  时语晃着双腿拿着勺子心情不错的喝着浓烫,而头顶,封煜的目光火辣辣的盯着她,静静的,也十分危险。

  “你怎么知道我有乳糖不耐症?”

  时语停顿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勺子,笑了笑;“是管家告诉我的。”

  因为他跟昱哥哥实在太像了,所以暗中查了不少的事情,最终的事实告诉她封煜不是昱哥哥。

  封煜是在八年前被老爷子接回封家的,可是昱哥哥在三年前死亡为止都是秦家人。

  时间不对。

  这就是最大的证据。

  封煜不是秦昱,却跟秦昱有着太多太多的相似处。

  一模一样的长相,一样的身高,一样有乳糖不耐症,一样的……温柔。

  “家里的饭菜从来没有奶制品,我想吃的时候管家还要的特地去买才能做……后来我好奇就问了,管家说哥哥不能吃奶制品的东西所以家中没有准备。”

  时语的表情很淡然,看不出任何的破绽。

  喝到一半的时候闻城回来了,时语提着裙子站了起来,“哥哥,我去一下洗手间。”

  “嗯!”

  ……

  洗手间里的柳雪脸色无比的惨白,虽然刚刚被闻城安慰了很久却依旧掩藏不住心里在的恐惧。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条短息进来。

  她下意识的点头。

  ‘柳雪,我回来了,我迟早会拿回我的血,等我!’

  “啊!!”柳雪尖叫着跪坐在地,她害怕的抱着头,看着那熟悉又阴诡的短信整个人都颤抖着。

  “柳雪姐姐,你怎么了?”时语跑过来抱着她,找到了支撑的柳雪下意识的紧抱着她的腰,脸色越来越难看。

  她害怕,恐惧。

  秦语真的化为恶鬼回来了。

  怎么办?

  怎么办?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温柔的声音替柳雪挡掉不少的恐惧,她红着双眼慢慢的被扶了起来,最终她什么也没有说。

  走到洗手台清洗的柳雪完全没有看到身后的时语拿出手机删除了一条发送出去的短信,然后拨出了一张电话卡放进包包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