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双手用力的扯住了警察的袖子,“是娃娃,她怎么了?你说她坠楼了?她现在哪里?有没有事?不,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没有事,对不对?”

  “娜娜,你先冷静下来,听这位先生怎么说。”胡娜的妈妈冷静的劝说着。

  年轻的警察这才慢慢的说,“刚刚接到了报警,有人从楼顶坠楼落到了15楼的泳池,人已经送医,就在市第一人民医院。”

  “为了查找她的身份,所以就拍了她的照片一张,请问这里有这位小姐的家人吗?”

  警察的话还没有说完,人群立刻传来了骚乱。

  “燕夫人?燕夫人您怎么了?”

  吕雅芝听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从楼顶摔了下来,一口气没提上来,她两眼一黑,竟然直接吓到昏倒。

  瞬间让身边的人手忙脚乱。

  一群人立刻朝着医院赶去,时语正在里面抢救,,一群人围在外面,脸色都变得格外的难看。

  时玲悄无声息的走到了一边的角落里,拿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看了一下四处无人,她语气带着轻微的颤抖,“喂?时语没有死,怎么办?”

  电话那头传来了变声过后的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先细细的,还带着几分机械式的僵硬:“你怎么那么没用?”

  “我让你知道从30楼摔下去她都摔不死?我告诉你,这件事情迟早会查到我身上,不能让她清醒过来。”

  时玲拿着手机,焦急的来来回回,不停的走动。

  她一想到时语醒来之后指证自己就是凶手,到时候的后果她承担不起。

  “我无能为力!”

  “你这是要打算跟我撇清关系?我告诉你,没有那么简单。”时玲脸色瞬间大变,语气也变得格外的阴沉。

  她想到了之前的一些事情,心情变得更加的冰冷。

  压低了声音:“别以为我就像你之前那些棋子一样可以随意的被舍弃,你买通了两个人开车撞时死对不对?不想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你最好还是想想办法。”

  “否则大家鱼死网破,谁也得不到便宜。”

  电话那头的人好像被惹怒了,语气也跟着变得尖锐起来,“你敢威胁我?”

  “我的手上可是握着你的把柄,你最好想清楚要不要救我?否则我就跟她们说一切都是你指使的,包括之前那两个开车撞时语的人也是你买通的。”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很久,大约过了一分钟,才咬牙说:“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补救,趁时语没有醒过来的时候杀了她,或者我给你安排证件离开这个国家。”

  “怎么离开?封家的势力那么大。”时玲低吼。

  “我会给你准备假的身份证,也会给你足够的钱让你去整容,一旦你改头换面谁还认得出你?”

  时玲咬着牙,她想了几秒钟。

  现在的时语一定会被人守护着,想要动手的可能性为零。

  “我要离开,立马送我走,而且我还要一千万,马上就要!”

  电话那头的人心微微的沉了几分,果然是狮子大开口。

  “好!”

  时玲挂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医院,她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快步离开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