瞪着时语的背影,封盈盈眼中的怨恨,久久无法消散。

  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封清清罪大恶极,而时语同样也罪不可恕。

  迟早,她要让这两个贱人全部都生不如死。

  “哼,算你好运!”封盈盈半眯着双眼,看着松了一口气的封清清,冷冷一笑:“扒了她的衣服!”

  “不要!!”封清清都根本来不及喘一口气,顿时尖叫。

  保安的力气很大,几下就把风清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然后把她摆成了一个特别难看的姿势,封盈盈拿着手机直接拍了起来。

  “贱人,自己给我跳到湖里面站半个小时,否则这些**我就送给所有你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人。”

  封清清全身赤裸的倒在了花藤下,她泪如雨下。

  双手紧握,目光中充满了怨毒。

  眼底那毒辣的视线就如同是一把毒剑,见血封喉。

  时语在三楼的窗口看到了人工湖里的一道身影,她挑了挑眉。

  这个天气温度可不太高。

  时军在急救室终于醒了过来,时语听到了同父异母的哥哥时轩的电话,她还是去了一趟医院。

  在病房里,时语遇到了一对,打扮得十分光鲜艳丽的母女。

  是姑姑时秀,还有表姐赵丽。

  “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少喝点酒,你怎么老是不听?这一次在鬼门关前走一遭,长点记性吧!”

  时军坐在病床前点了点头,讨好的笑着:“行,我知道了,妹妹你也别太担心了。”

  时秀从自己的皮包里面翻出来了一张银行卡,“嫂子说医药费不够,这个给你,我跟莉莉还有事情要做就不在这陪你了。”

  说完,时秀站起来就朝着外面走去,路过时语的时候,阴阳怪气的说:“哟,时大小姐终于来了。”

  时语没有说话。

  时秀冷冷的一哼,带着自己的女儿扭头离开。

  时军脸色苍白的坐在病床,双眼恶狠狠的瞪着站在门边的时语,“像个木头似的呆在门口干嘛?让人看笑话?”

  “爸,你怎么样了?”时语走到床边,客套的问。

  “死不了。”时军一脸嫌弃的看着身边的吊瓶,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语气不太好的问,“听你妈说你以后不打算给钱了?”

  “你喝酒花不了多少钱,我之前给你的钱早就足够挥霍了。”时语静静的说。

  “你之前给的钱早就花光了,怎么?想让你爸活活饿死?”时军语气理所当然的说:“我告诉你,每个月10万,一分钱都不能少。”

  “我没钱。”

  “别骗我,你身为封家小姐竟然没钱?谁信?”时军语气变得严肃,手重重地拍了一把桌子,“我可是你爸爸,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你要是敢不养我,我就打官司,弄得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不孝子。”

  时语嘴角嘲讽的冷笑越来越深。

  “封家小姐?看来你迫不及待的让我改名换姓不再姓时啊?如果我不姓时,你又凭什么问我要生活费?”

  像这样的家人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要一刀两断,就像是吸血鬼一样紧紧的贴着她,不把她吸干是绝对不罢休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