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寒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准动,开车!”

  楚秋突然头皮发麻,全身阴冷无比,“你,你是谁?”

  “开车!”

  楚秋不敢有任何的异动,连忙发动了车子,在身后人的指示之下不停的变换着道,拐弯,上高速,下高速,进入山间公路……

  最后,被强迫停车。

  黑漆漆的夜空里,楚秋高举着双手下了车,他白着脸,“你……你到底想做什么?你是谁?有什么要求直接说。”

  身后的黑影挟持着楚秋来到了山间的一个小木屋,一脚踢着他进去,迎面而来的是浓浓的腥臭味。

  因为没有灯光,所以楚秋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

  高大的黑影握着他的手,随手拿起了一把泛着寒光的斧头,幽幽的说;“你是用这只手碰了我可爱的娃娃,对吧?”

  “那就砍了……对,这是你必须要承受的惩罚。”

  楚秋大脑无法反应的情况下,只看到眼前的男人手起斧头落。

  山林间,尖叫的惨叫响了起来。

  凄厉,惨绝人寰。

  第二天清晨,野营的男女们来到了这山间小屋,看到一个全身是血的男人倒在地上的时候,他们吓得拔腿就逃。

  胆大的发现楚秋没有死,立马报警。

  赵雅跟楚荆来到这里的时候,楚荆看眼前的楚秋,皱眉:“怎么是他?”

  “楚教授,你认识?”

  楚荆目光幽冷:“我叔叔!”

  赵雅惊讶的捂嘴。

  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司语看着电视里的新闻,知名AV导演被仇敌残忍断手,凶手到底是谁?

  这样的新闻连续火了好几天。

  陪着封煜去了医院,他手上的石膏可以拆了。

  封煜却拆石膏,而时语在走廊里欢快的走着,突然路过了一间病房,她偏头,扬起了甜美的笑。

  “呀,大叔,好巧!”

  楚秋全身头皮发麻,看着她的笑脸打了一个寒颤,声音干哑:“你怎么会来?你想做什么?”

  “大叔这是怎么了?不舒服吧?要不要我叫医生来?”

  “不用,你走开,走开!!!”楚秋看到时语就像见鬼似的,情绪变得格外激动起来。

  这时,几人走了过来,有人按着激动的他,楚荆目光轻闪,“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教授?好巧呀,大叔的案子我在电视上看了,不会又是你负责的吧?”

  “这是机密。”楚荆冷冷的说。

  时语轻轻的吐了一下舌头,“好吧,我陪哥哥来拆石膏,正好看到了大叔,就来看看。”

  楚荆点了点头,带着她走出了病房,随手关上了房门。

  时语看着远处出来的封煜,伸着他挥挥手;“哥哥出来了,那我走了,楚教授再见。”

  “再见!”

  目送着时语离开,楚荆目光冰寒走了进去,拉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目光幽寒;“你的手掌被砍,跟她有关?”

  楚秋像是受惊似的摇头,随后,完全的保持了沉默。

  他不能说。

  因为他也不确定。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不确定是不是封煜,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

  那个男人口中的娃娃是谁不能猜……这是一个教训跟警告,否则他没有命能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