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人就要惩罚,反了天了你。”封煜摆着脸故意生气,看着她红着脸无法承受的模样,心情大好。

  “呜呜呜……我错了……哥,我不行……”

  时语动弹不得,就是对方手里的一个玩偶,对方想要怎么玩弄她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身体不受控制,被男人双手控制着不断的舞动,就如性感妖艳的舞姬在男人的身上起舞。

  她用稚嫩的身体谱写了最动人妖艳的舞姿。

  “不要……停……”

  封煜半躺在的床上,看着她那性感美丽的姿态,目光无比的幽冷邪魅。

  “乖,吻我。”

  时语的大脑一片空白,听着男人的声音她根本无法思考,只能本能的遵守他的命令,低头,趴在他的胸膛,主动的吻上他的唇。

  甜美醉人的声音就是世间最美妙的催情药。

  诱惑着时语的同时,封煜也被诱惑了。

  在病房里,一片春色。

  急促的男女的声音细碎的响起,随后很快的又归于平静。

  ……

  封煜在养伤的这几天就像一个太上皇,什么都要时语来做,擦洗身体就算了,还逼着她用手侍候小煜煜。

  逼得她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

  有了前天夜里的教训,她是一百个不愿意再留到这病房里过夜了。

  到了晚上,她跑得比兔子还快。

  第二天清晨,她会拿着管家做好的早餐来病房,送完早饭之后就去上学……这是她这几天的固定行为模式。

  今天是双休。

  时语提着管家让人煮的骨头汤来到医院,热情的跟路过的护士还有医生打着招呼,然后再来到病房。

  却发现这一次封煜的病房里多了一个儿。

  是秦雨。

  秦雨跟封煜有说有笑的,封煜的脸上难得的露了一丝丝的微笑,虽然极淡极浅,但时语还是发现了。

  她的脚步不停自由的停了下来,下意识的躲了起来。

  为什么要躲?

  时语不明白,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干,为什么要躲起来。

  “我可以叫你煜哥哥吗?你跟昱哥真的一模一样,像到都无法分辩了。”秦雨站在病床前眼底流露出一丝女儿家专有的娇憨,声音甜甜的,软软的,就像平时时语说话那样,格外的温柔。

  “我不是秦昱。”封煜冷冷的说,虽冷,可是声音却又难得微柔。

  “对不起,我并不有恶意,只是……只是单纯的想跟你做朋友。”秦雨眼中含着淡淡的泪水,小脸有些苍白。

  如果是一般男人绝对会心软。

  “……”封煜静静的看着秦雨,伸手揉着头。

  头,剧烈的疼痛。

  [昱哥哥,你看,我得了第一名,有没有奖励呀!]

  [昱哥哥,你干嘛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拿了第一名你没有拿到所以生气了?那是你笨,我是天才。]

  [昱哥哥……]

  封煜摇了摇头,他头晕脑涨的同时有一段的记忆在脑海里浮现,一个穿着白衣裙子的小女孩却看不清长相。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找医生……”

  “哥,你怎么了?”时语跑了过来,一把放下手里的早餐放下,按下了床头按钮。

  封煜疼痛的倒在床上,他猛得睁开了双眼,太阳穴突突的跳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