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语第二天清晨六点多就起床了,因为今天是她的比赛。

  在市音乐厅的休息室

  胡娜抱着一件美丽的晚礼服跑了过来,“娃娃,快看,我让我妈特地给你做的礼服,漂不漂亮?”

  “你妈做的?”

  “是啊,我妈是一个设计师,还蛮有名的。”胡娜用力的点头,把晚礼物放到了时语的手里,冲着她竖起大拇指:“加油,我看好你,拿个冠军回来。”

  “你当冠军是路上石头,随随便便就能拿?”时语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我相信你。”

  胡娜从包包里拿出新买的手机,“看,我新买的装备,今天为了给你直播特地买的。”

  “真无聊。”

  时语摸着晚礼服,唇角轻轻的扬起了美丽的微笑。

  “切,这么大的阵仗还以为哪里来的明星,装模做样。”一个身穿着贴身的优雅的淡白色晚礼服的女人走了过来,她的脸上化着极浓的舞台妆。

  她是柳烟。

  柳雪的亲妹妹。

  胡娜跟时语都完美的无视她,特别是胡娜,一把推着时语走到了更衣间,这时,柳烟挤了过来,直接霸占了更衣间。

  “不好意思,有人了。”

  时语愣了一下。

  只能走到另一个更衣间换衣服。

  在她换好衣服之后走了出来,胡娜一声惊叹:“哇,我就知道妈妈的手艺是—流的,真好看。”

  时语提着百褶长裙走了出来,是十分可爱公主风的晚礼服。

  “你是夸我还是夸你妈?”

  “当然是夸你,不过我妈的手艺也是真的好,我就说说而己,她就做出来。”胡娜的话让时语猛得翻了一个白眼。

  她没好气的说,“果然,这种复古欧式风格就是你的兴趣。”

  “洛丽塔的发源原本就是欧洲,赞!”胡娜毫不掩饰自己的兴趣,她本身不穿洛丽塔系的衣服,但她喜欢欣赏啊!

  特别像娃娃这种身娇腰软一推就倒的萝莉,最适合了。

  时语第一次穿这么复杂的欧式风格的晚礼服,她提着厚重的裙摆,这时,柳烟从更衣间走了出来。

  看着时语尊贵优雅就好像童话里的公主一样,眼中一闪而过嫉妒。

  “音乐学院时语,请准备!”

  广播响了起来。

  “到你了,快点,走吧!”

  胡娜听到广播立马催促着时语,两人要去等候室的时候,柳烟站了起来,拿着一条粉底液像是挤牙膏一样,故意的用力。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时语的裙子被挤了一条粉底,她的裙子脏了。

  “你什么意思?你根本就是故意的。”胡娜看着弄脏的裙子肝火直冒,这可是妈妈连续一个星期才做出来的。

  “我道歉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柳烟的脸上没有半分的歉意,指了指广播,“到你们了。”

  胡娜焦急了看了看左右,猛得拿起一把剪刀,蹲下来,用力的剪了一个缺口,然后抓着布料一撕。

  撕拉的声音响起,同时,胡娜剪出另一个缺口,用力的一撕。

  再让时语把裙撑脱下来。

  原本复古欧式风格的裙子变成了时尚的晚宴风长裙。

  前面可以看得见她修长纤细的腿,大大的裙摆拖曳在地上,增加了几分成熟的风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