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封煜三年前最后悔的事情是:不够强大,无法保护她。

  封煜三年后最后悔的事情是:不够温柔,吓坏了她。

  ……

  惊雷从天空一划而过,封煜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他额上满是汗水,不停的喘息着,回想着每夜都在重复的同一样梦,他紧紧的皱着眉头。

  三年来一直做着同一个恶梦。

  一间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有一个看不清楚脸的女人无力的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了透明的胶管,鲜血在胶管里流动,好像红色蛛网。

  那个女人的肌肤透明苍白,好像随时都会化为空气飘散也说不定。

  哪怕是梦中封煜都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很痛,好像为了那个看不清楚脸的女人而痛。

  梦中的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穿着白袍的医生取走了她的血,然后重重的关上了门,上了锁……

  随后,火焰就凭空而起的吞噬了整个病房。

  ……

  “嗯……”

  “谁?”

  黑夜中突然听到了女人极为轻细的呻吟,封煜猛得回神。

  伴随着天空一闪而过的惊雷,他看到躺在自己身边的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瘦瘦小小的,全身赤裸的躺在他的怀里,柔软的双手还搭在他的胸口。

  封煜目光一冷。

  用力的一掀,将人直接从床上掀翻了下去。

  “滚下去!”

  狂风暴雨在三更半夜突然袭来,雨水拍打着窗户,在闪电轻划中一张如同恶鬼般的俊美脸庞死死的盯着地上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仿佛在思考着要怎么将这个女人生不如死。

  女人颤抖着双眼,清醒的双眼迷茫中透着无辜,还有一丝来不及消失的黑暗,在一闪而过的闪电中她看到了床上那个君临天下般的男人,失声惊唤;“昱哥哥?”

  不,不可能。

  女人的眼中泪水不停的滴落,愧疚又惊愕的看着黑夜一闪而过的容颜。

  “昱哥哥,这里是哪里?你还活着?太好了,你还活着……”

  相比于女人的喜极而泣,封煜的脸色极为的难看,盯着眼前这个装疯卖傻的女人,他阴沉的目光满是锋锐,“时语,我再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再爬我的床,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滚!”

  时语?

  时语是谁?

  秦语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疼痛,不仅仅是全身疼,更是头痛。

  “昱哥哥,你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牵累了你,都是我……对,这是一个梦,昱哥哥怎么可能还活着?”秦语瘫软在地,四肢冰冷无力,窗外惊雷划过,照显着她苍白无血的脸。

  封煜烦躁的看着趴在地上久久没有动弹的女人,不明白这个平时胆小如鼠的女人怎么敢三番两次的爬上他的床,也不明白这个女人突然发什么疯,可是看到她无力趴在地上的时候心却猛得刺痛,让他显得更加的烦躁。

  下床,提着地上的女人拖到了走廊,砰的一声关起了房门,巨大的声响把整个别墅的人都吵醒,看到了躺在走廊里的人都七手八脚的把人抬走。

  封煜重新躺回了床上,他早就习惯性失眠,每夜都会重复一个一模一样的梦,然后梦醒,睁眼到天明。

  在房间的另一侧,一个女人也重复着同一个梦,沉在梦中醒不过来,直到天明。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最新章节,黑化萌妻:哥哥,你老婆掉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