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九二章:太把自己当回事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秦芝颖继续笑着说:“如果你是因为我才跟宫凌远分手的,那你真的错了。其实我跟宫凌远之间什么事儿都没有。”

  “秦芝颖,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秦芝颖耸耸肩:“这样最好。我可不想当个罪人。毕竟,当年错过一次,不想再成为那样的人了。不像盛天澈,插足别人感情这种事,做得这么溜。”

  “自己做过那么恶心的事,还有脸说别人。”顾琼依哼了一句,推开秦芝颖,迈步离开了洗手间。

  身后秦芝颖再次开口:“宫凌远还有一些事没告诉你吧?我可知道他很多小秘密噢,如果你感兴趣,咱们可以找个时间好好聊一聊。”

  顾琼依脚步未停,离开了洗手间。

  回到桌前,她心绪烦乱。好不容易挨到一顿饭结束,明译和许佳伲约着出去玩,顾琼依也急忙起身,往外面走去。

  桌前的秦芝颖笑着跟顾琼依挥手,说了再见。

  顾琼依只觉得心烦不已。

  盛天澈跟在顾琼依身边,她脚步匆匆,盛天澈要加快脚步才能跟得上。

  回到车里,盛天澈看着顾琼依脸色难看,他问:“要不要找个地方放松一下?”

  “回家。”顾琼依说。

  盛天澈也没有多说什么,启动车子回了家。

  两个人上了楼,顾琼依问盛天澈:“上次你不是说你那里有瓶好酒么?拿出来尝尝。”

  盛天澈迟疑了一下,拿出钥匙打开门,让顾琼依进去。

  顾琼依坐在沙发上,抱着盛天澈从她家拿走的那个抱枕,一直默不作声。

  盛天澈从厨房帮顾琼依倒了酒,端着两个高脚杯出来,递给顾琼依一杯。

  顾琼依将酒杯接过来,仰起头一饮而尽。

  红酒入口有些涩,划过嗓子的时候,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盛天澈也体会到,上次许向辰拿着红酒过来的时候,为什么说他糟蹋好东西了。

  不过,盛天澈此时更担心的是顾琼依。

  他端着红酒杯,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还用得着说什么吗?看到她我就来气。”顾琼依看到自己的红酒已经被喝光,她伸手拿过盛天澈手里的酒杯,在一起仰起头一饮而尽。

  盛天澈劝道:“不能这么喝,会伤到胃。”

  顾琼依没理会,拿着自己的空酒杯,从沙发起身,迈步走到厨房。

  盛天澈也起身,跟着顾琼依一起走了过去。

  见顾琼依拿着红酒瓶的手都有些发抖。

  盛天澈将酒瓶接了过去,帮顾琼依的酒杯倒上酒。

  顾琼依伸手去拿酒杯,盛天澈却没给她。

  “给我。”顾琼依有些恼。

  盛天澈脸色也阴沉下来:“都跟你说了,不能这么喝。”

  “我现在就想大醉一场也不行吗?”顾琼依抬眸瞪着盛天澈,厨房里没有开灯,客厅灯光的映照下,盛天澈看到顾琼依的眸子有些红。下意识的,盛天澈把就被递给了顾琼依。

  顾琼依抓过杯子,这一次没有再一饮而尽,不过还是猛的灌了一大口。

  两个人站在厨房,盛天澈问:“你在意的是什么?”

  顾琼依不说话。

  盛天澈又开了口:“你还在乎宫凌远吗?”

  这句话问出口的时候,盛天澈自己也吃了一惊。他也是被顾琼依这幅样子刺激到了,否则绝对不会问出这么没头脑的问题的。

  “这么多年的感情,说不在乎就能不在乎吗?”顾琼依眼睛望着前方,视线却没有焦点。

  盛天澈在听到这句话的一刹那,感觉心口有些痛。

  这些日子,顾琼依跟他的关系一直相处的很好。她甚至都没有再介意盛天澈的情话和碰触,有时候盛天澈都会怀疑,顾琼依是不是在心底已经接受了他。

  哪怕现在顾琼依还不同意做他的女朋友,盛天澈也不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么急切。因为顾琼依已经跟宫凌远分手了,他现在已经没有威胁了。

  可是,此时此刻,盛天澈的心里却多了很多不确定。

  难道,顾琼依还喜欢宫凌远?

  可是,宫凌远对顾琼依隐瞒了那么多事情,顾琼依这个性格,能够接受吗?

  顾琼依几口把自己杯子里的红酒喝光了,将高脚杯放在台子上,她说:“我先回去了。”

  见顾琼依要走,盛天澈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顾琼依的脚步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

  “依依,不要再去找他了。他不值得。”盛天澈心里有些害怕。

  这些日子的相处太过美好,他已经习惯了有顾琼依在的日子。哪怕还不能拥她入眠,哪怕她还会因为一些小事跟他争吵,可是,跟没有她的那五年比起来,现在已经够幸福了。

  盛天澈不敢去想,未来的生活里,如果没有顾琼依,他该怎么撑下去。

  “神经病吧你?”顾琼依没有挣脱盛天澈的手,回头瞪他一眼,问:“你把我当什么了?”

  “可你刚才……”

  “我跟宫凌远已经分手了,不会再好了,OK?我现在这么郁闷,是因为想起这年做过的蠢事,觉得对不起我自己。”顾琼依眼神之中又有了光泽。

  盛天澈松开了她的手,放下心来。

  尽管如此,盛天澈还是不放心让顾琼依这样回去。他说:“你再坐一会儿,咱俩说说工作上的事。”

  顾琼依其实也不想一个人回去,面对那个空荡荡的房间,她总是不由自主的会想起M国的那五年。这些年跟宫凌远的朝夕相伴,尽管没有太过亲密的接触,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

  有时候她甚至想,即使宫凌远的这辈子都治不好,她这辈子都没办法跨过心里的那一层恐惧,也会继续跟宫凌远相处下去。她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不只是爱情了。

  谁曾想到,她曾认真想过的一辈子,说断就断了。

  顾琼依走回客厅,在沙发坐下。

  盛天澈倒了两杯果汁端过来,看到顾琼依抬手扶着额头。

  “头不舒服么?”盛天澈把果汁放在茶几上。

  “酒劲上来了。”顾琼依说。

  盛天澈走到顾琼依旁边,抬手按住顾琼依的太阳穴,轻轻的帮她揉着。

  顾琼依闭上眼睛,任由盛天澈帮她揉着额头。

  盛天澈说:“感情这种事,是有惯性的。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的确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

  顾琼依没有应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