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六三章:孩子是盛天澈的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盛天澈继续说着:“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因为那天晚上,是我这辈子最糟糕又最快乐的的一个晚上。”

  那天晚上,正是因为她,才让盛天澈冰冷的心渐渐恢复了温度,让他有勇气,有力量走过了这五年。

  “那天晚上不是你,我记得那个人是凌远。”顾琼依神情笃定。

  “你的确把我认成了宫凌远,你还说,你已经失去了爸妈,不愿意再失去他。”

  盛天澈说完,顾琼依转过头来,直直的望着他。

  这种话她从来没有当着盛天澈的面说过,他怎么会知道?猜的?

  盛天澈再次开口:“你说很害怕,一直不停的问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一直问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遭了报应。”

  顾琼依的脸色已经有了变化,只是在这样的夜色中,并不明显。

  盛天澈像是未曾察觉一样,继续说着:“你还说,从今往后,你只有我了,我们都要好好的。”

  这句话,刻在盛天澈的心中,一直激励着他。

  “真的是你?”顾琼依声音都有些颤抖,她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

  盛天澈见顾琼依情绪有些激动,话已至此,他更要说的明白。

  其实,这一刻他的心情也不平静。他不确定顾琼依得知真相之后,对他会是什么态度。他只能赌。

  “这五年来,我一直觉得那天晚上只是一个梦。我调查过很久,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的人到底是谁。我只能凭借自己的记忆,让向辰帮我调出那个让我觉得心安的味道。直到……这个月再次遇见你。”盛天澈眸子望向顾琼依。

  他们见面的那一天,盛天澈还不自知。

  只觉得空气中隐隐约约带着一丝熟悉的气息,可他不敢确定。

  他让顾琼依帮他翻译文件上的英文,嗅着她发梢的气息,心口抑制不住的激动。

  那个仿若只在他梦中出现过的女人,竟然真的存在,而且,就在他的眼前。

  此时此刻,顾琼依只是静静的望着盛天澈,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只在醉酒那天晚上,跟宫凌远发生了关系,之后怀孕,而后孩子夭折。她对宫凌远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再也没有发生过关系。

  如果盛天澈说的是真的,宫凌远还有一件事欺骗了她。

  那个早产夭折的孩子,不是宫凌远的。

  这怎么可能?

  宫凌远应该知道这件事吧?他清楚自己没有和顾琼依发生关系,而顾琼依却有了孩子。

  可他为什么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年也一直告诉顾琼依,说孩子还会有的。

  这太荒唐了。

  如果没有热搜和秦芝颖的事情,如果不知道宫凌远戴着面具只是为了掩人耳目,顾琼依肯定会觉得,宫凌远爱她至深,才隐瞒了这件事的真相。

  可现在,顾琼依没有半点感激,满心都是后怕。

  宫凌远到底有多么重的心机,这五年来竟然隐藏的这么好。

  她都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他却没有半点不悦,仍旧对她那么温柔。

  那个男人和她在一起,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顾琼依觉得心底升腾起一股寒意。还有抑制不住的愤怒。

  在她的世界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自己人,一种是外人。

  她向来把宫凌远当成自己人,还是最亲近的自己人,所以才会对他坦白真心。

  可事实证明,她看错了人。

  “依依,你生气了吗?”见顾琼依不说话,盛天澈有些不知所措。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顾琼依望着盛天澈,冷声开口。

  “什么?”盛天澈不解。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五年前的那个人是你?”顾琼依的确是生气,不过,她现在还来不及生盛天澈的气。

  她一直认为,宫凌远为了救她而毁容,而她失去了他们的孩子,自己亏欠宫凌远太多。

  所以,哪怕宫凌远有时候误会她,甚至惹她伤心,顾琼依都极力劝服自己,不要介意。

  可现在呢?

  毁容是假的,失去的孩子又阴差阳错。她这些年错付他人,究竟傻成什么样了?

  天边传来轰隆的雷声,像是在嘲笑顾琼依的愚蠢。

  她的脑子里,耳朵里,都是宫凌远这些年的温柔。

  他曾经有多温柔,顾琼依现在的心底就有多恶心。

  顾琼依不再说话,转身进了房间。

  盛天澈站在隔壁的阳台,愈发不知所措了。

  顾琼依这样的态度,让他摸不着头脑,他不确定顾琼依是不是伤心欲绝,甚至,担心她会做什么傻事。

  顾琼依回了房间,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屋外电闪雷鸣,噼啪的大雨倾盆而下,隔绝了这个城市的声音。

  她记得五年前的那个晚上,也是这样一个雨夜,参加完爸妈的葬礼,她从外公家里出来,一个人在街上走着,像一条丧家之犬。

  她不记得那天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被带回住处的。只是隐约记得她和宫凌远缠绵一夜。

  第二天下午她从宿醉中醒过来,陪在她身边的人是宫凌远。她更没有任何怀疑。

  宫凌远那天抱着她,对她说,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顾琼依曾经深受感动。

  神秘人说宫凌远不是好人,慕衍说宫凌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盛天澈说宫凌远配不上她。

  整个世界都看得出来宫凌远的真面目,为什么她偏偏傻到无可救药?

  顾琼依锤了锤自己的脑袋,懊恼道:“你不是一直很聪明嘛?商场上不是战无不胜吗?你的脑子呢?”

  她又有些庆幸,庆幸自己看清了宫凌远的为人,庆幸她远离了那个恶魔。

  想到自己这些年以来的噩梦,或许,她的潜意识早就有所察觉。

  也或许,是远在天国的爸爸妈妈还有外公,以及她那个未曾出世的孩子,一直在用这种方式默默的守护着她。

  房门被人敲的‘咚咚’响,顾琼依不耐烦的起身,将房门拉开。

  盛天澈站在门外,盯着顾琼依看。她面色如常,眼睛清澈,身上也毫发无伤。

  “你没事吧?”盛天澈还是不放心,问了一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