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三零一章:是我又怎么样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9-01-04 00:31:15 源网站:棉花糖
   不到五分钟,明译从办公室外面进来,看到顾琼依和盛天澈坐在沙发上,他直接拿着手机递给顾琼依,上面是一个手机号码。

  “这是倾安邦的。”明译说。

  顾琼依接过明译的手机,直接拨了过去。

  铃声响了很久才被接起。

  倾安邦开口,语气淡漠:“喂。”

  “舅舅。”顾琼依叫了一声。

  “依依?你换号了?”倾安邦的语气瞬间缓和。

  “吕敏呢?”顾琼依不想多说,她现在只想见到吕敏。

  “怎么了?”倾安邦察觉到顾琼依不太对劲。

  “我有证据了。”顾琼依说。

  “真的?清晰么?”

  “足够把她送进去了。”

  “早上她来过公司,现在应该回家了。你要是过去的话,我现在回去。”

  跟倾安邦说完,顾琼依把手机还给明译,从沙发起身。

  明译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盛天澈,不知道顾琼依要干嘛。

  他理解顾琼依现在的心情,这事如果换做是明译,杀了吕敏的心都有。

  明译有些担心顾琼依会做傻事,忙对盛天澈说:“要去倾家么?我去开车。”

  盛天澈点点头。

  明译也不多说,快步离开了办公室。

  顾琼依穿上外套,和盛天澈一起下了楼。

  上了明译的车子,往倾家开去。

  路上,盛天澈问顾琼依:“你一会儿准备怎么说?”

  “没什么好说的。”顾琼依现在压根就不想说。她只想跟吕敏见一面。

  盛天澈虽然担忧,但是自己能陪着顾琼依,总归不会纵容她做傻事。

  车子在倾家门外停稳,三个人下了车,迈步往别墅里面走去。

  还没有按门铃的,就听到吕敏在里面扯着嗓子骂:“倾安邦,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嫁给你。别人说风就是雨,你说我杀死你姐?给我证据啊?”

  “证据不用给你,给警察就行了。”顾琼依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盛天澈和明译跟在她的身旁,吕敏看到这架势,心底漫上一抹惧意。

  她转头望着倾安邦,抬手指着他的鼻子:“好啊,姓倾的,你叫人来了?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有证据就去告我吧。我没做过的事情,谁也别想逼我承认。”

  吕敏说话间,已经迈步往楼上走去。她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本来今天早上去了倾依集团,想找倾安邦捞点钱出来,没想到倾安邦一点情面都不给。

  她回家之后就把东西收拾好了,还没走的,看到倾安邦从公司回来。

  吕敏知道一时半会儿走不成,又跟倾安邦纠缠着离婚的事情。没想到,顾琼依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了。

  吕敏不想跟顾琼依正面对抗。

  只是,她抬脚刚迈上一阶楼梯,感觉衣服被人往后扯了一下,吕敏险些栽倒在地。

  她脚步踉跄,身子不稳。

  回头看到刚才拉她的人是顾琼依,正想开口骂,顾琼依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放火杀人,你的心被狗吃了?”顾琼依咬牙切齿,看着吕敏这张整容脸,顾琼依恨不得把她这张人皮拔下来,看看这个贱女人的心是不是黑的。

  “你,你打我?”吕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顾琼依打了一巴掌。

  顾琼依扬手,又是一巴掌,嘴里愤愤道:“你这样的恶毒心肠,不配成为倾家的人。”

  吕敏也恼了,伸手去扯顾琼依。

  明译急忙上前,拉住了吕敏,作势劝顾琼依:“姐,你消消气,别打疼了手。”

  吕敏哪里有明译力气大,被他扯着后退了两步。

  她看向倾安邦,扯着嗓子喊:“你就这样让别人打我?倾安邦,我现在还没跟你离婚呢。”

  倾安邦装作没听到,和盛天澈去客厅那边坐下喝茶。

  盛天澈看到明译和顾琼依在一起,也没太担心顾琼依的安全。正好,他也有话想要对倾安邦说。

  吕敏站在楼梯口撒泼,挣扎着要去打明译。

  顾琼依对明译说:“没事,你放开她。”

  明译还是有些担心,但是看到顾琼依似乎蛮有信心的样子,他松开了吕敏的胳膊。

  吕敏瞬间朝顾琼依扑了过去。

  顾琼依身子一闪,吕敏跑的太快,一下子扑了个空,整个人趴在地板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她干脆也不起来了,趴在地上又哭又嚎:“这是造了孽呀,我上辈子是欠了你们倾家的,我为你生儿育女,现在竟然让个孩子打我脸啊。倾安邦你不是个东西啊。”

  顾琼依迈步走到吕敏面前,踩住了她的手,吕敏疼的嗷嗷叫。

  顾琼依压根不理会,蹲下身来,抓住吕敏的头发,强迫她看向自己。

  “倾优优是倾家的孩子,沾了我舅舅的光,我可以先绕过她。但是宫凌远嘛,这些年也骗我不轻,害得我跟子墨分开这么多年。你费尽心机作恶多端,为了宫凌远?你说,如果我让天澈找人把他绑了,再点一把火,他在大火里挣扎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顾琼依说话很慢,声音却如鬼魅一般,传到吕敏的耳朵里,她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吕敏的手被顾琼依踩在脚下,头发也被揪的生疼。

  只是顾琼依的这些话,让吕敏心惊胆战。

  她这些年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宫凌远。如果宫凌远有事,吕敏会崩溃的。

  “你,你放开……疼……”吕敏此时已经没了脾气,狠话也说不出来。却又碍于面子,不想对顾琼依求饶。

  顾琼依问:“大火是不是你放的?”

  “不是。”吕敏摇头。

  顾琼依脚下用力,吕敏感觉自己手掌的骨头都要被踩断了,疼的她直喊倾安邦的名字。

  倾安邦却不给她半点回应。让吕敏的心底有些绝望。

  她一直以为倾安邦性子软弱,所以当年才有胆子对顾琼依的妈妈下毒手。

  只是,吕敏从未想过,曾经乖巧可爱的顾琼依,会有如此尖牙厉爪的一面。比倾安邦可怕了不知道多少倍。

  “是不是你?”顾琼依语气冷淡,继续问。

  吕敏心一横,不再说话。

  顾琼依脚下力道再次加重,鞋底左右转捻着。

  吕敏的手已经痛到麻木,她再也忍不下去,发泄似的吼了一句:“是我又怎么样?我只是烧遗嘱的时候,没控制住火势,之后我就吓跑了。谁想到你爸妈睡的那么死,都不知道跑出来。啊……别踩,疼……”吕敏话还没说完,感觉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