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二九零章:别打扰她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9-01-04 00:31:15 源网站:棉花糖
   盛天澈这才正眼看向许向辰,有些明知故问:“劝什么?”

  “明译这小子也倔强得很,平日里有自己的想法,谁说都听不进去。但是如果依依开口,他肯定会好好考虑的。”

  “你算了吧,依依最近正烦着呢,没闲工夫搭理他们这些烂摊子。”盛天澈想也没想,直接拒绝。

  “你这话我可不乐意听了。什么叫烂摊子?佳妮性格你也知道,平日里没有什么放不下的。这次因为明译和香泽的事情,都闹自杀了。”

  对于盛天澈这么冷淡的态度,许向辰显然不愿意看到。

  “行了,没别的事儿的话,赶紧去医院陪佳妮吧。可别让她又钻了空子干傻事。”盛天澈从沙发起身,也不再理会许向辰,迈步上了楼。

  许向辰看着盛天澈离去的身影,心里有些恼意。

  这家伙最近怎么回事?奇奇怪怪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楼上卧室内,盛天澈推开房门,看到顾琼依一个人安静地站在窗边。

  顾琼依听到开门的声音,知道是盛天澈,并没有回头,只是问:“向辰来干嘛?”

  “没事。”盛天澈不想再让顾琼依烦心,她现在承受的已经够多了。

  迈步走到顾琼依身旁,盛天澈从身后抱住她。下巴轻轻靠在她的头上,闻着顾琼依发间的清香。

  盛天澈微微闭眸,说:“别想这些事了。”

  “怎么能不想。”顾琼依任由盛天澈抱着,看着窗外还未发芽的樱花树。

  寒冬就要过去了,可五年前大火的真相,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个了结。

  每次一到关键时候,顾琼依的希望都会变成失望。

  如今哪怕已经可以基本锁定吕敏就是真凶,却也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

  盛天澈在身后抱着顾琼依,柔声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

  顾琼依并未回应。

  盛天澈自顾自地说着:“当时我不喜欢工作,你那么霸道又强势的把我留在公司。你可能不知道,每次跟你一起工作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份安定的感觉。就觉得,在公司里面,只要有你在,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顾琼依转过头,望着盛天澈。

  盛天澈松开怀抱,走到顾琼依面前,拉起她的手,继续说着:“Judy刚来公司那会儿,你压根不搭理她。知道是秦靳搞鬼,最后直接杀到ST公司,跟秦靳对峙。天大的事儿在你这里都有解决的办法。”

  听盛天澈这么说,顾琼依觉得鼻子有些泛酸。

  的确,这些年她无依无靠,公司里的大小事务全部都得靠自己去应对。

  Judy背后有个爸爸,秦靳背后有个秦家。可顾琼依却没有资本开玩笑。她一旦到下,身后空无一人。

  盛天澈抬手轻轻捏了捏顾琼依的脸,笑着说:“所以啊,我们的女强人可不能被这点事儿压垮了。我爸有句话说的还是挺对的,人死不能复生。所以,我们也不是非得今天一定要找出真相。事情进展到现在,一直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但前提是你要先照顾好自己。”

  “八婆一样。”顾琼依撇撇嘴,抬眸看向窗外,藏住眼中的晶莹。

  盛天澈再次将顾琼依拥入怀中,说着:“我这霸道总裁都为你变成八婆了,你是不是得对我温柔一点,唤醒一下我的男友力。”

  顾琼依知道盛天澈又开始没正行,她装作听不见,不搭理。

  “佳妮和明译的感情是个悲剧,我跟你一定要是喜剧才行。”盛天澈拥着顾琼依的肩膀,和她一起看向了窗外。

  顾琼依听到这句话,感觉心口微微有些触动。

  刚才盛天澈那长篇大论的安抚,只是让顾琼依觉得有些感动。但是他的这句话,却让顾琼依心中滋生出一股力量。

  盛国安的话的确没错,人死不能复生。

  顾琼依之所以想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也只是想要给死去的父母一个交代。

  倘若因为这件事,影响到她现在的生活,也不是爸妈愿意看到的。

  是她本末倒置,有些分不清主次了。

  “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吧。”顾琼依说。

  “好啊,地点你选。”盛天澈欣然应允。

  顾琼依转头望着他,说:“我也不知道哪儿好吃,还是你选吧。”

  “得嘞,我这就去安排。”盛天澈一副喜滋滋的模样,和顾琼依一起离开房间下了楼。

  倾家别墅,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春节的喜悦。

  倾安邦坐在书房里,桌上放着一张A4纸。他思虑了很久,起身拿着A4纸离开书房,下了楼。

  吕敏正在客厅里看剧,手里剥着一个橘子。

  看到倾安邦从楼上下来,吕敏将一粒橘子放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问:“大过年的也不见你给优优打个电话。天启也是,到现在也没带优优回来看一眼。”

  倾安邦面色淡漠,走到吕敏面前,将手中的A4纸递到她的面前。

  “什么?”吕敏手里还拿着橘子,凑上前看了一眼。

  倾安邦直接把纸放到了茶几上。

  当吕敏看到上面写着“离婚协议书”五个字的时候,脸色瞬间变了。

  她转头望着倾安邦,开口语气有些恼怒:“你什么意思?大过年的,还让不让人过了?”

  “签个字,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就算完了。”倾安邦走到距离吕敏较远的沙发坐下。

  吕敏愣了片刻,抬手将手里的橘子丢向了倾安邦,恼道:“倾安邦,你是不是个东西?我为你生儿育女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都过了大半辈子了,你现在跟我离婚?我不离。”

  “现在离婚,我可以给你一千万。如果你不签字,到时候法庭上见,你一分钱没有。”倾安邦看起来决心已定。

  吕敏低头扫了一眼离婚协议,冷笑出声,说:“一千万?你打发要饭的?要离婚也可以,家产平分。”

  “你做梦。”倾安邦语气冷淡。

  吕敏抱着胳膊靠在沙发上,说:“那就上法庭咯。我又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法院也会给我判一半家产。”

  “等上法庭的时候,就不是离婚这么简单了。”倾安邦也不恼,淡声说着:“五年前的大火是你放的,杀人偿命也是天经地义吧?”

  倾安邦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这话却让吕敏心生惧意,她瞪着倾安邦,问:“你要干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