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二二三章:樱花树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盛天澈想起刚才盛天启说的那些话,若有所思。

  他对顾琼依说:“以前总感觉我爸说什么天启都照做,没有自己的想法。但最近感觉他似乎没以前那么听话了。我都没想到他今天晚上会跟我说优优的事情。”

  “你是他唯一的弟弟,这种事又不能跟爸妈商量,也不能跟同事吐槽,也就只有你能聊一聊了吧。”顾琼依抱着洗完澡的盛子墨,把他递给盛天澈。转身去收拾浴缸。

  盛天澈思量着顾琼依的话,抱着盛子墨离开了浴室。

  次日清晨,盛天澈起床做好了早饭。

  顾琼依叫盛子墨起床,下楼看到客厅里一个人在收拾沙发。

  那人听到楼梯上有人下来,转身去看。

  见到顾琼依,她笑着叫了一声:“顾小姐。”

  “俞曼?”顾琼依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盛天启说过,从盛国安那边找人过来帮忙。没想到效率这么快。

  盛天澈把饭菜端上桌,叫顾琼依和盛子墨过去吃饭。

  顾琼依问俞曼:“你还没吃早饭吧?一起吃点。”

  俞曼急忙摇摇头:“不用了,我吃过了。”

  顾琼依知道盛家家规严格,怕俞曼觉得不自在,她也没有太过热情。

  吃过早饭,盛天澈在顾琼依的劝说下,去了盛世集团上班。

  盛子墨在楼上玩组装玩具。

  俞曼收拾厨房,顾琼依在旁边帮盛子墨榨果汁。

  顾琼依对俞曼说:“一楼很多空房,你看看喜欢哪一间,收拾好了搬进去就可以。”

  “不用了,我每天过来打扫一下卫生,晚上再回盛家。”

  “这样有点麻烦,而且过几天会越来越冷,来回跑太不方便了。我平时就一个人在家,你来了正好可以陪我聊聊天。”

  顾琼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俞曼也没有再拒绝。

  中午的时候,阳光很好。

  俞曼将被褥拿到院子里晒。

  顾琼依看着有些荒凉的院子,想到了盛家那一片花园。

  她说:“这院子里得种点东西才行。”

  俞曼没说话,却把顾琼依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几天过后,顾琼依正在家里陪子墨,院子外面来了一群人,还有大车的声音。

  她抱着子墨走到窗边,往外面看去。

  几辆车的后面拖着好几个树,盛天澈正在院子里跟一个中年男人聊天。

  随后,那个中年男人出去指挥外面的工人,拿着铁锹进了院子,开始挖土。

  顾琼依领着盛子墨下楼,盛天澈从外面进来。

  “你准备在院子里种树?”顾琼依问。

  “你不是跟俞曼说,院子里得种点东西才行么。”

  顾琼依汗颜:她的意思是种点花花草草,也没让盛天澈栽树啊。

  这很快就冬天了,树能活么?

  盛天澈看出顾琼依脸上有些担忧,他解释:“我准备在院子里种几棵樱花树,树下再种点其他的花。外面那些人是专业团队,会定期过来养护。冬天也没关系的。”

  “樱花树啊。”顾琼依脸色好看了些许。

  她记得当年爸爸也想过要为妈妈种樱花树,只是他们住的地方是普通小区,没有这边别墅这么大的院子。

  想到明年春天,她可以坐在院子里赏樱花,顾琼依开始觉得,这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外面的工人忙活了一天,松土,栽树,浇水。盛子墨也跟着一起玩,开心的不得了。

  盛子墨经常回去陪盛国安,那家人也没有再故意找顾琼依的麻烦。

  一切看起来都很好,但是某天的一个消息,把顾琼依平静的生活破坏了。

  盛天启和倾优优的婚礼如期而至,地点选在了中海市最大的教堂。

  顾琼依和盛天澈自然要参加,而盛子墨和一个盛天启高中同学的女儿担任小花童。

  美好的结婚仪式进行中,倾优优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手里捧着一束香槟玫瑰,由倾安邦领着,从教堂外面的红毯走了进来。

  身后盛子墨和另外那个小女孩托着长长的婚纱裙摆。

  盛天启一身黑色燕尾服,胸前别着一枚红色的玫瑰花。望着新娘走来的方向。

  明明是别人的婚礼,顾琼依却觉得很激动。大概是现场的气氛太过喜悦。

  盛天澈紧紧握着顾琼依的手,在她耳边说:“别着急,明年春天就轮到我们了。”

  顾琼依转头望着他,脸上带着笑意。

  正在这时,顾琼依的手机收到一条消息。

  她拿过手机,点开微信。

  消息是神秘人发过来的。他问:「关于五年前的大火,找到线索了吗?」

  顾琼依原本的好心情,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耳边欢快的婚礼音乐还在响着,她的情绪却落入谷底。

  顾琼依给神秘人回了一条消息:「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父母的死不是意外?」

  「证据需要你自己去找。」神秘人很快回复。

  顾琼依莫名有些气恼,她说:「毫无根据的事情,我为什么要信?要么你告诉我你是谁,要么你向我证明,我父母的确不是死于意外。」

  聊天框安静下来。

  顾琼依以为神秘人又玩失踪,可是过了没多久,他发过来一张鉴定报告。

  报告人的姓名是‘倾晴’,正是顾琼依的母亲。

  而尸检报告的内容里,有一条写着:死前头部受到重击。

  神秘人随后发了新的信息过来:「大火发生之前,你母亲曾跟别人发生过冲突。这件事能不能证明她的死不是意外?」

  顾琼依再一次点开那张尸检报告的图片。日期是五年前那场大火之后。

  顾琼依爸爸和妈妈的关系很好,他们结婚二十年,从来没有吵过架。所以妈妈头部受到的重击,肯定是别人造成的。

  不过,也不排除大火发生之后,妈妈想要逃离的时候被家具砸伤的可能。

  只是有一点顾琼依开始怀疑。当时消防员将大火扑灭之后,警察来现场勘查。发现爸爸还躺在卧室的床上,而妈妈却在书房。

  顾琼依以前从没想过大火有可能是人为,所以对于这些细节也没有仔细思考。

  现在想来,妈妈最后所在的地方是书房,也就是说,大火发生的时候,她并不在卧室。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如果妈妈发现了大火,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把爸爸叫醒。她不可能一个人跑到书房去。

  而倘若大火是从爸爸的卧室先燃烧起来的,妈妈仍然会跑去卧室救爸爸。

  为什么大火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尸体,一个在卧室,而另一个却在距离卧室最远的书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