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二一五章:明年樱花季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盛天澈和顾琼依听到喧闹声,一起看了过来。

  樱花飘落,温馨浪漫的灯光映照下,许佳伲和明译正在追闹。

  盛天澈的视线落在顾琼依身上,帮她把耳边的碎发挽到耳后。

  “我本来想着明年的樱花季再跟你求婚,但我等不了那么久了。”

  顾琼依抬眸看向盛天澈,莞尔一笑:“这里比樱花季更美。”

  回去的路上,许佳伲坐在副驾驶,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夜空。

  郊外的空气很好,能见度也很高。

  漫天繁星闪烁着,一颗一颗的,那么美。

  可许佳伲的心底,却有些失落。

  她和明译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起初她以为明译只是慢热。但她是女生,主动久了,也是会累的。

  今天看了盛天澈对顾琼依的求婚,许佳伲觉得很羡慕。转头望了一眼正在开车的明译,这份感情,她有些迟疑了。

  她希望自己在男朋友身边,可以像个小公主一样被宠爱。可是在明译的眼中,似乎永远只有工作。就算偶尔陪她,也完全不懂浪漫。

  到底真的是每个人表达爱的方式不一样,还是因为明译压根就没那么爱她。

  明译开着车子,问坐在车后座的盛天澈顾琼依:“你们准备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许佳伲的思绪被打断。

  “明年樱花季。”盛天澈说。

  “真的吗?”许佳伲回头望着盛天澈,问:“在哪里举行啊?是不是要去R国?”

  “地点还没定。到时候看看哪里的樱花开得最美吧。”盛天澈望着坐在身旁的顾琼依,又道:“总要配得上新娘的美才行。”

  顾琼依只是笑着,并未说话。

  明译将顾琼依和盛天澈送回盛家别墅,他又开车去送许佳伲。

  路上只剩下两个人,许佳伲憋了一路的心事,再也藏不下去。

  “明译,我们之间现在算什么关系?”

  听到许佳伲的话,明译转头望向她,似是不解。

  这还用说吗?他们是男女朋友啊。

  许佳伲见明译不说话,以为明译在逃避回答。心中的失落又多了一分。

  “你怎么了?”明译觉得有些纳闷。

  “你准备什么时候见我家人?”许佳伲望着明译,嘟哝一句:“上次问你的时候,你说ROI正在跟秦靳打仗,现在应该没那么忙了吧?”

  “最近也忙。”明译抬手抓了抓耳后,似是在逃避什么。

  “忙忙忙,你干脆跟工作谈恋爱算了。”许佳伲转头看向车窗外。

  明译不再言语,许佳伲也沉默下来。

  盛天澈和顾琼依回去之后,盛子墨已经被佣人哄睡了。

  上了楼,盛天澈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

  顾琼依换了睡衣,一个人坐在桌前,台灯下,她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脸上带着笑意。

  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场樱花雨,还有坐在钢琴前的盛天澈,顾琼依觉得自己的心变的愈发柔软起来了。

  隐约听到盛天澈在叫她,顾琼依起身,去了浴室。

  站在门口,顾琼依问:“怎么了?”

  “你进来一下。”

  顾琼依以为盛天澈有事,推开浴室的门。

  蒸腾的水汽弥漫着整间浴室,顾琼依看到盛天澈站在莲蓬头下,水花顺着他的身体滑落。

  “好看么?”盛天澈语气之中带着笑意。

  顾琼依回过身来,脸色有些热。肯定是浴室的温度太高,恩,一定是这样的。

  她将视线从盛天澈身体上面挪开,与他对视。本想藏住心中的小悸动,可是看到盛天澈的眸中带着神情,她的心跳反倒更剧烈了。

  “有事么?”顾琼依佯装镇定。

  “既然来了,干脆一起洗吧。”盛天澈迈步上前,拉着顾琼依的胳膊,走到莲蓬头下面。

  顾琼依的睡衣瞬间被浇落的水打湿。想要逃脱都来不及。

  盛天澈解开顾琼依睡衣的扣子,帮她将睡衣脱了下来。

  尽管两个人已经做过很亲密的事情了,可是像现在这样赤诚相对,还是第一次。

  顾琼依拢了拢被打湿的头发,走到洗手池那边去找皮筋。

  头发还没扎起来的,盛天澈从身后抱住她的身子。

  “试试这里怎么样?”盛天澈覆在顾琼依耳边,说话的语气很柔软。

  顾琼依感觉身子微微有些战栗,像有电流穿过。

  她转过身来,羞恼地去推盛天澈。

  盛天澈随手扯过挂在毛巾架上的浴巾,顺势将她抱起来,将浴巾垫在她的身下,让她坐在洗手台上。

  轻柔的将她的腿分开,俯下身来,亲吻着她的小腹。

  浴室里面的水声仍旧哗哗响着,遮住了这一室旖旎。

  次日,盛天澈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他自己不起床也就算了,抱着顾琼依也不让顾琼依起床。

  “我要去厕所,憋不住了。”顾琼依无奈,想从盛天澈的怀中挣脱。

  盛天澈把脸埋在顾琼依脖颈处,闭着眼睛装睡打鼾。

  顾琼依无奈,她问:“昨天晚上你不是说今天去领证么?”

  盛天澈瞬间起身,下床找衣服穿上。

  顾琼依急急忙忙裹着睡衣离开卧室,快步去了洗手间。

  一进门,看到盛天启正在刷牙。

  盛天启看了顾琼依一眼,见她身上还穿着睡衣,忙移开视线,低着头认真刷牙。

  顾琼依不好意思再进这个洗手间,匆匆忙忙下了楼。

  好在二楼洗手间没人,顾琼依从洗手间出来,顺便洗了个手。

  覃梅从她的卧室出来,看到顾琼依穿着睡衣站在洗手池旁洗手。她有些不悦。

  覃梅走到洗手间门口,说了一句:“不会穿好衣服再出来么?都不知道避嫌的。”

  顾琼依听覃梅语气 不对,她也没有多说什么。迈步离开了洗手间。

  “没教养,真不知道你爸妈是怎么教育你的。要不是天澈喜欢你,你觉得你能进盛家的门么?还不如优优懂礼貌呢。”覃梅一阵奚落。

  她的话,句句扎在顾琼依的心口。

  她不想跟覃梅吵,迈步想走。

  听到洗手间里覃梅继续说着:“难怪子墨是个小白眼儿狼,还能指望你这种女人生出什么好东西。”

  顾琼依停下脚步,回头望了覃梅一眼。

  覃梅见她视线锐利,心有不爽:“看什么看?这么说还委屈你了?受不了这委屈,就走啊。最好连那两个白眼儿狼也带走。”

  正巧盛子墨从房间里出来,听到了覃梅的话。

  他跑进盛国安的卧室,对盛国安告状:“爷爷,奶奶要赶走我和妈妈。”

  顾琼依此时穿着睡衣,不好让盛国安看到。她迈步上楼。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