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二零一章:大学同学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顾琼依抱着盛子墨走到客厅,想要跟盛国安打声招呼。‘董事长’三个字到了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这里是盛家,她是以盛子墨母亲的身份住过来的。按理说,就算不叫盛国安‘爸’,礼节上也要称呼一声‘伯父’什么的。

  可是,面对眼前的这个态度冷淡的中年男人,顾琼依怎么样都叫不出口。

  盛天澈猜到顾琼依的尴尬,他对盛国安说:“爸,先别下棋了。依依第一天来,你得有点公公的样子。”

  盛国安这才抬眸,看向了顾琼依。

  他抬手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坐吧。”

  话一说完,又望着平板屏幕,继续下棋。

  盛天澈虽然心有不爽,但是盛天启知道,爸爸能做到这个份儿上,已经是难得。倾优优在盛家住了五年,盛国安都没跟她说过几次话。

  盛天启帮忙打圆场,对顾琼依说:“你也别太客气了。虽然在公司里的时候必须公事公办,但是在家里没有那么多规矩。”

  顾琼依抱着盛子墨,在旁边的沙发坐下。将盛子墨从身上放下来,顾琼依小声对盛子墨说:“去陪陪爷爷。”

  盛子墨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也能够感觉得出来,这个家并不是很欢迎妈妈。他乖乖的走到盛国安旁边,也不说话,靠着盛国安的身子,看着他下象棋。

  盛国安指着平板上的‘马’,问盛子墨:“子墨还记不记得这个字念什么?”

  “马。”盛子墨乖巧地说。

  盛国安的脸上终于见了笑。由指着另外一个棋子,问:“这个呢?”

  盛子墨奶声奶气地说:“车。”

  “这个不是车,这个念‘ju’。”盛国安纠正。

  盛子墨还是坚持,说:“是念车,汽车的车。”

  盛国安也不再跟他理论,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将他抱到沙发上,爷俩靠在一起下象棋。

  佣人把饭菜热好,盛天澈带着顾琼依去了餐厅。

  覃梅从楼上下来,往餐厅那边看了一眼。也没跟顾琼依打招呼,直接去了客厅。

  顾琼依听到客厅里盛天启说了一声:“妈,依依回来了。”

  “来就来了呗。”覃梅语气不太好。

  顾琼依和盛天澈对视一眼,无奈的耸了耸肩。

  吃过饭之后,顾琼依主动要求收拾厨房。其实也是习惯,之前跟盛天澈住一起的时候,每次吃过饭她都会收拾厨房。

  不过,这里有佣人,盛天澈自然不会让顾琼依动手。

  他拉着顾琼依的手,带她上楼,说:“去看看咱们的房间。”

  别墅一共有四层,顶楼没有人住,覃梅会在上面练练瑜伽,或者请朋友来聚会什么的。三楼有一间闲置的书房,另外两间是卧室。盛天启住了一间,另外一间是盛天澈的,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回来住过了。

  推开房门,顾琼依看着房间里面的摆设,有些惊讶。

  墙上挂着几幅油画,靠墙有一排书柜。阳台那边放着一张办公桌。大大的床摆在房屋正中央,已经换了新的床单。

  顾琼依环视了一圈房子,问盛天澈:“子墨的小床怎么没搬过来?”

  “我可不想让他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盛天澈走到顾琼依身后,环住了她的腰。

  他覆在顾琼依的耳边,说:“我们再生一个孩子吧?”

  顾琼依的脖子被盛天澈的气息吹的有些痒,她缩了缩脖子,从盛天澈的怀里出来。走到窗台。

  抬手摸了摸薄纱窗帘。

  如果盛家人的态度再好一些的话,她真的不介意跟盛天澈在这里定居。

  自从五年前那场大火过后,她再也没有体验过一家人住在一起的感觉了。父母健在,儿孙满堂,对于顾琼依来说,已经成为了不可能实现的奢望。

  盛天澈坐在床上,望着站在窗边的顾琼依,问:“你舅舅跟你说什么了?”

  顾琼依忽然想起什么,转过身来,对盛天澈说:“对了,我今天见到雾岛香泽了。”

  “恩?”

  “我跟舅舅在一家日式茶馆见面,雾岛香泽跟她父亲也在。你见过他父亲吗?”顾琼依走到床边,在盛天澈身旁坐下。又问:“你是怎么认识雾岛香泽的呀?”

  “大学同学,相信么?”

  “真的假的?她大学在中海上的吗?”顾琼依有些讶异。

  盛天澈说:“她妈妈是中国人,嫁给雾岛雄野之后,在中海市和R国都有房子。雾岛香泽在这边读完大学,又回R国进修。现在想来这边发展。”

  顾琼依心想,难怪她的中国话说得这么好。

  盛天澈问:“她跟你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我着急回来,就先走了。茶钱都忘记付了。”想起这事儿,顾琼依还是觉得尴尬,随后又想到:“对了,我们互留了电话。”

  “不是让你以后尽量不要跟她接触么?不听老公的话?”盛天澈抬手勾起顾琼依的下巴,说:“我要怎么罚你才好呢?”

  顾琼依问:“你不想知道我舅舅跟我说了什么吗?”

  盛天澈起身,将顾琼依按在床上,低眸望着她,说:“我现在只想回味一下你的味道。顺便试一试,新床舒不舒服。”

  顾琼依想到盛家人还在楼下,她有些不自在。

  这里虽说是盛天澈的房间,可对于顾琼依来说,却是陌生的地方。

  她说:“你先让我适应一下这里。”

  “睡一觉就适应了。”盛天澈开始脱顾琼依的衣服。

  顾琼依还想说什么,房门被人敲响。

  盛天澈有些恼,冲着门外喊了一声:“干嘛?”

  “爸爸,伯伯叫你下楼。”盛子墨奶声奶气的话,让盛天澈有火没处发。

  看着盛天澈把自己的欲念憋回去,顾琼依忍不住笑出声来。

  盛天澈放开了顾琼依,说:“一会儿洗了澡,我再来好好试床。”

  顾琼依整理了一下被盛天澈弄乱的衣服,从床上起身。

  盛天澈拉开房门,靠在门口,看着站在外面的小不点,说:“以后晚上不要来敲门,听到没?”

  “为什么呀?”盛子墨黑漆漆的大眼睛望着盛天澈。

  盛天澈轻咳一声,没法跟孩子解释,只说:“因为晚上爸爸要和妈妈睡觉。”

  “妈妈晚上要陪我睡。”盛子墨跟盛天澈对峙。

  他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亲妈妈盼来了,才不会让妈妈陪别人睡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