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一四零章:带你去个地方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顾琼依的眼眶有些红。

  她心里是怪盛天澈的,怪他为什么明明有了女人有了孩子,还来招惹她。如果顾琼依早了解情况,一定不会允许自己跟他更进一步的。

  她拉着行李箱回了卧室,坐在床上,想着他们之间这些日子以来的相处。

  她知道这件事不是盛天澈的错,她也知道盛天澈决定对她坦白,心里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她也知道,如果自己开口,想让盛子墨和倾优优从盛天澈的生活中消失,哪怕是此生不见,盛天澈也一定会许诺做得到。

  但是,顾琼依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盛天澈离开家之后,坐在车里,思虑了良久。

  他给许向辰打了一个电话,许向辰正在调香室加班,盛天澈驱车过去找他。

  许向辰的客厅里,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听盛天澈说完,许向辰去厨房帮他倒了一杯红酒过来。

  将红酒递给盛天澈,许向辰问:“你准备怎么处理?”

  盛天澈手里端着酒杯,轻轻摇晃着里面的酒红色的液体,没有回应。

  许向辰叹了口气:“也不怪Yila会生气。这事换做是谁,都没办法接受。你当初还不如就听你哥的话,直接把这件事瞒下来算了。”

  “我不觉得在这件事上我有做错什么。”盛天澈缓缓开口,端着酒杯,喝了一口红酒。

  事到如今,许向辰知道,再后悔也没有用。

  他建议:“要不然,你做个假的亲子鉴定,就说孩子的事情是个误会。”

  “我说了,这件事我没有做错什么。没有必要欺骗依依。你要是真想帮忙,就别出这些馊主意。”盛天澈瞪了许向辰一眼。

  许向辰有些不乐意了,恼道:“我也是为了你好。实话跟你说吧,就算你能把倾优优赶出盛家,就算子墨以后不跟你生活,Yila跟你,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子墨就是一根刺,卡在你们之间。”

  盛天澈没再吭声,只是一个人闷头喝着酒。

  时隔五年,能够再次遇见顾琼依,盛天澈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他觉得老天爷也不是永远对他这么糟糕。因为顾琼依的出现,盛天澈对自己以后的生活都充满了希望。

  可是现在,盛天澈被现实瞬间打回原形。

  许向辰自知劝不动盛天澈,也不想再跟他废话太多。一个人回了调香室。

  盛天澈坐在沙发上,一夜未眠。

  同样没睡着的人,还有顾琼依。

  次日天色大亮,顾琼依从床上起身。洗漱过后,她回调香室看了一眼,站在工作台前,拿起桌上还未调制成功的樱花味香水,在空气中喷洒一些,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

  随后,她将小瓶放回桌上,拉着行李箱离开了盛天澈的住处。

  找了家酒店将东西放好,顾琼依开车去了公司。

  十点多钟的时候,明译敲响了助理办公室的门。

  看到顾琼依坐在办公桌前,明译问:“盛总呢?”

  顾琼依摇摇头。

  “你们早上没一起来上班吗?”

  “没有。”顾琼依声音淡漠。对于昨天晚上她和盛天澈的事情,没有对明译说太多。

  “奇怪了,打电话一直不接,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明译嘟哝一句,离开了顾琼依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还没关上,顾琼依听到楼道里响起明译的声音:“盛总,你可算来了。有份重要的文件需要你签字。”

  随后,盛天澈的声音响起:“依依来了吗?”

  “顾特助在办公室呢。”明译说。

  盛天澈推开顾琼依办公室门的时候,顾琼依正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她现在心情很复杂,哪怕是过了一夜,仍旧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盛天澈。

  “依依,带你去一个地方。”盛天澈走到办公桌前。

  “现在是上班时间。”顾琼依抬眸,脸上神情淡漠。开口语气也不带什么情绪。

  “这件事比工作重要的多。”盛天澈迈步走到顾琼依的办公椅旁边,拉着她的手,将她从座位上带了起来。两个人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明译站在门口,看着这副画面,心里嘀咕道:盛总真是越来越大胆了,顾特助从来不会在工作时间谈私人感情,盛总竟然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拉着她的手在公司里走。

  果然,顾琼依挣开盛天澈牵着她的手,在楼道里停住脚步。

  她抬眸望着盛天澈,语气冰冷:“盛总,不管你有多重要的事,都请注意你现在的身份。”

  在明译听来,顾琼依的意思,是说盛天澈是上司,不能在工作时间这么任性。

  可是盛天澈知道顾琼依不是这个意思。她是说,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情侣,盛天澈不应该再对她动手动脚。

  前一天还亲密无间的人,此刻却用这种冷漠的目光望着他,盛天澈感觉心头一揪。

  不想说太多,他再一次抓住了顾琼依的手。

  顾琼依想挣脱,盛天澈说:“如果不想我抱着你下楼,就乖乖听话。”

  “盛天澈,你到底想干嘛?”顾琼依不再挣扎,只是抬眸瞪着他。

  “带你去做亲子鉴定。”盛天澈说。

  顾琼依皱眉:“什么意思?”

  不远处的明译听到盛天澈的话,也是不解。为什么要带顾特助去做亲子鉴定,难不成,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妹?

  “等结果出来,你就明白了。”盛天澈带着顾琼依进了电梯。

  留明译抱着一份文件站在原地,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走向电梯:“盛总,你先把文件签了。”

  电梯却没等他,关上门直接下了楼。

  去医院的路上,顾琼依要盛天澈一定给出一个解释。

  盛天澈开着车子,对坐在副驾驶的顾琼依说:“我昨天晚上想了一夜,之前只给子墨和我做了亲子鉴定,并没有给子墨和倾优优做过亲子鉴定。天还没亮,我就回了那边一趟,让保姆帮我取了倾优优房间里的头发,鉴定结果出来,跟我推测的一样。倾优优不是子墨的妈妈。”

  顾琼依皱眉,心里有了想法,却不敢相信。

  盛天澈继续说:“我记得你说过,当年你的孩子夭折了。算时间的话,跟子墨的出生时间相吻合。而且,你怀孕的事情,吕敏是知道的。倾优优又是吕敏的女儿。”

  顾琼依不需要多问,盛天澈说到这里,她也已经明白了。

  如果盛天澈的分析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当年在医院里她看到的那个夭折的孩子,并不是她生的。而她生的孩子,被掉包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