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一二一章: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吹风机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响着,顾琼依的心却很安静。

  “今天的香水发布会,你觉得怎么样?”顾琼依问。

  “很好啊。许向辰不都说很成功了嘛。”

  “我想知道你的感觉。”顾琼依说。

  盛天澈拿着吹风的手微微一顿,又继续帮她吹头发。

  盛天澈说:“来参加发布会的人评价都很好。这一次你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

  见他还是不上套,顾琼依有些恼。面上却没太表现出来,眼角闪过一抹笑意,她又问:“盛总是不是要来个奖励什么的?”

  “奖励啊。”盛天澈不知道真的听不出顾琼依的话外之音,还是故意在装傻,他沉吟片刻,再次开口:“这三个月的工资翻倍,再给你放三天假,好好休息一下。”

  “就这些?”顾琼依的耐心已经快要跌落出安全线。

  “那,你想要什么?”盛天澈的手指拢进顾琼依的发间,帮她将头发理顺,关了吹风机。

  两个人这段时间的相处,一直都是盛天澈在主动。她平日里倒也不是脸皮薄的人,可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盛天澈开这个口。

  若是以前,盛天澈肯定顺杆儿爬,根本不用顾琼依问这么久,他早就情话满天飞了。

  可今天晚上,盛天澈却出奇的正经。

  不管是盛天澈故意装傻,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顾琼依都不想再管那么多了。

  许佳妮有一句话说的还是很对的,能够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在自己还喜欢的时候,就倾尽全力吧。

  她转过身,顺手揽过盛天澈的脖颈,微微踮着脚,吻上了盛天澈的唇。

  盛天澈眸中闪过一抹惊讶,随后,他很上套的搂着顾琼依的腰,开始回应她的吻。

  顾琼依不停下,盛天澈更不会叫停。上一次在盛天澈差一点就能把这个女人就地正法,却因为洗了个澡错过了一场美好。今天晚上,说什么他都不会再做傻事了。

  亲吻许久,顾琼依放开了盛天澈。

  她眸子闪着好看的光泽,望着盛天澈,问:“你知道我身上是什么特别的味道吗?”

  “让我再仔细闻一下。”盛天澈说话间,将顾琼依打横抱了起来,迈步往卧室方向走去。

  秋高气爽,却遮不住一室的温软旖旎,不干点什么,都对不起这迷人的夜色。

  房间里,盛天澈将顾琼依小心翼翼的放在柔软的大床上,他俯身,压上顾琼依的身子。

  面前的女人,脸上红扑扑的。嘴唇因为刚才的热吻,变的娇艳欲滴。如此近距离的望着她,盛天澈才发现她的眼睛是如此好看。没有平日里那么冷淡的样子,饱含春光,让他忍不住想要欺负。

  盛天澈俯身,在顾琼依的脖颈处轻嗅。

  顾琼依感觉到男人吐出的气息,搔的她脖子有些痒。耳边响起盛天澈略带沙哑的声音:“这一次,让我好好看看你。”

  顾琼依想到他们的第一次,两个人都是醉的不轻。要不是自己这一次回到中海,来了盛世集团,她不知道他们还要错过多久。

  顾琼依乖乖躺着,轻轻闭上了眼睛,颤抖的睫毛暴露了内心的紧张。

  可她又贪恋这个男人身上的温暖。

  盛天澈像是在拆开一件珍贵的礼物,轻柔又耐心的将顾琼依的睡衣一点一点解开,细密的吻落在胸前,顾琼依的身体有了反应。

  这些年都没有跟男人有过什么亲密接触,她甚至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真的性冷淡。但是这一刻,她确定了。不是顾琼依的身体冷淡,而是从未遇见真正能够让她觉得温暖的,可以完全敞开自己的人。

  ……

  旖旎过后,盛天澈将顾琼依抱在怀里。

  顾琼依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缓缓开口:“樱花。”

  盛天澈一下子没明白顾琼依这句话的意思。

  顾琼依又道:“我身上的味道,最特别的是樱花。”

  “你喜欢樱花吗?”盛天澈问。

  “说不上喜不喜欢,只是习惯了。”顾琼依握着盛天澈温热的手掌,另一只手在他的掌心画圈圈。

  盛天澈仍旧好奇,他问:“为什么会习惯樱花?”

  “我爸爸是个画家,他第一次见到我妈的时候,是在一棵樱花树下。他帮我妈画的那张樱花树下的画像一直保存着,只是后来被大火烧没了。”说起爸妈以前的事情,顾琼依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尽管提起了五年前的大火,她却没有再像以往那样排斥。

  盛天澈将顾琼依搂的更紧,在她的额头落下一记轻吻。

  顾琼依继续说:“我妈一直喜欢樱花,也喜欢我爸为她画的那一张画像,后来两个人结婚了,然后有了我。从小到大,我妈用的所有的清洁用品,都是樱花味道的。她的香水,家里的茶,甚至连卧室的壁纸,客厅的窗帘,都是跟樱花有关的。”

  盛天澈默默的听顾琼依说着爸妈的爱情,难怪顾琼依虽然出身有钱人的家庭,可是她的性格却跟盛天澈见过的那些有钱人家的女孩不太一样。她的父母都是重感情的人,所以才教出顾琼依这么重感情的性格吧。

  前段时间盛天澈还因为顾琼依对宫凌远这种男人真心以待,而替她觉得不值。但是现在,盛天澈开始理解她了。

  宫凌远是大火中救过她的人,两个人又在一起这么多年。哪怕她经常会做那个噩梦,对宫凌远有着一份恐惧,却仍旧想要好好对待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

  如果不是宫凌远自己作死,做了那么多伤害顾琼依的事情,恐怕顾琼依也不会这么决然的要跟他撇清关系。

  盛天澈也明白为什么他和顾琼依刚见面的时候,顾琼依对他的态度那么敌意。那个时候顾琼依还跟宫凌远在一起,对待感情这么认真的她,自然不会对其他的男人有好感。

  想到这里,盛天澈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

  顾琼依不知道盛天澈心里在想什么,仍旧自顾自地说着:“其实樱花本身味道很淡,也很难像其它的花香一样,给人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但正是因为它的味道清淡,所以闻多久都不会觉得腻。就好像我爸妈一样,在一起二十多年,感情从来都没有变过。”

  说完话,顾琼依仰着脸,望着面前的盛天澈,有些好奇:“按理说,樱花的味道这么淡,你应该不会只闻过一次就记的这么清楚才对。”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