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婚宠 第一零二章:我陪你去

小说:独占婚宠 作者:清凉如意 更新时间:2018-12-20 00:09:17 源网站:棉花糖
  曾经顾琼依因为那个噩梦,对戴着面具的宫凌远有着一份恐惧。可是现在,宫凌远已经摘下了面具,顾琼依却觉得他比以前戴着面具的时候更可怕。

  “依依,我们之间为什么变成这样了。”宫凌远望着顾琼依,虽然她此刻就站在眼前,可宫凌远却感觉他们之间距离亿万光年,再也回不到曾经那么美好的时光了。

  顾琼依不想跟宫凌远翻旧账,她只是说:“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真的没有关系了吗?八年的感情,说放就放下了吗?”宫凌远望着顾琼依,神情之中尽是手上。

  顾琼依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想着,盛天澈到底去了哪。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盛天澈的随叫随到,习惯了他在身旁的安全感。

  虽说他们两个人并没有真的同居,但是最近顾琼依已经慢慢开始不喜欢开车了,不管去公司还是跟朋友一起出去吃饭,大多时候都是跟盛天澈同坐一辆车,万一遇到需要喝酒的情况,顾琼依还可以充当一下代驾。

  如果宫凌远今天没有出现,如果盛天澈没有忽然不在家,顾琼依也就没有这么深刻的体会到,此时此刻,她有多希望盛天澈可以出现。

  见顾琼依不说话,眼睛一直盯着电梯门的方向。

  宫凌远问:“你真的决定跟盛天澈在一起吗?你觉得他就没有事情瞒着你吗?”

  “你说够没有?”顾琼依抬眸,瞪着宫凌远。

  当她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人可以依赖的时候,顾琼依只能靠自己了。

  看着宫凌远,顾琼依问:“你觉得我跟你分手,只是因为你骗了我吗?”

  “难道不是吗?你亲口对我说,你受不了的不是我和秦芝颖的事情,不是我脸已经好了的事情,你受不了的是我的欺骗。”宫凌远说着话的时候,神色也冷了下来。

  顾琼依说:“你的欺骗带着恶意,你更爱的是你自己,不是我。”

  “我现在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形象吗?”宫凌远无奈的笑了笑。

  顾琼依继续开口:“你之所以不想跟我分手,是因为你害怕分手之后,只剩下你一个人。不真正在乎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人爱你。”

  宫凌远脸上的笑意,渐渐消散。

  “所以,不要再从我身上找关注度了。如果你自己不强大起来,不管别人为你付出的再多,你都感受不到,你都害怕失去。这样的你,哪怕拥有爱情,也不会快乐。”

  说话间,顾琼依一直踱步走着,她走到门口,拿着钥匙迅速插入锁孔,去开房门。

  身后宫凌远意识到顾琼依的想法,他快步上前,拉着顾琼依的胳膊,将她抱在怀里。

  “宫凌远,你放开我。”顾琼依死命挣扎,可她的力道不及宫凌远,根本挣脱不开。

  “也许你说的对。”耳边响起宫凌远的声音,他说:“我是害怕孤独,害怕你不爱我。但有一点你错了。我在乎的不是有没有人爱,而是你还爱不爱。”

  “别天天把爱挂在嘴边,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顾琼依气恼的抬起膝盖,想要去顶宫凌远最脆弱的地方。

  宫凌远早就有所防备,躲开了顾琼依的攻击。

  他脸上神情有些阴狠,紧紧将顾琼依抱在怀里,贪恋着她身上的气息。

  她离开太久了,久的像是阔别了一生。宫凌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把弹簧刀,在顾琼依面前晃了晃。

  顾琼依趁着宫凌远胳膊放松,她推开宫凌远的怀抱。

  可胳膊还被他紧紧抓着。

  宫凌远拿着匕首,警告一句:“不要逼我。”

  “宫凌远,你要是敢伤到我,盛天澈不会放过你的。”顾琼依现在有些崩溃。她一个人根本就对付不了宫凌远。

  宫凌远是个疯子,在她说了分手,宫凌远从M国回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疯子。

  她跟疯子没办法讲道理,只能躲着。

  可是,现在看来,她连躲都躲不过了。

  听到顾琼依的话,宫凌远笑了,笑的有些凄惨,他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问:“你觉得,一个将死之人,还会在乎这些么?”

  “宫凌远,你不要乱来!”顾琼依看到宫凌远发疯,她一时之间没了办法。

  她这辈子最头疼的就是情绪崩溃的人,因为这种人听不进去任何劝说,一心只想往死胡同钻。

  宫凌远想死,顾琼依可不想陪着。

  她猛的推开宫凌远,转身拿着钥匙去推自己家门。

  宫凌远被顾琼依推开,手上的匕首惯性之下在脖子上划了一刀,他抬手抹了一把伤口,手指上有一片血迹。

  血腥的味道让宫凌远的情绪再度崩溃,他迈步上前,抓住顾琼依的衣领,将她拉到自己面前。

  顾琼依的手还抓在钥匙上,被宫凌远这么一拉,手上忽然用力,钥匙断成两半,其中一半卡在了锁眼。

  顾琼依回身,看到宫凌远的脖子上有一道伤口,正在往外流血,她下意识尖叫出声。

  回过神来,顾琼依对着楼道大叫:“来人啊。”

  “不许叫。”宫凌远制止。

  顾琼依指着他的脖子,因为被血吓到,声音也断断续续:“血,血,你流血了。”

  “你心疼吗?”宫凌远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恐怖。

  宫凌远手里还抓着匕首,握着顾琼依的手,问:“你还在乎我,对不对?依依,你还爱我,对不对?”

  “放开我,你抓疼我了。”顾琼依看着自己的胳膊,已经沾上了宫凌远的血,她急切的想要远离这个疯子。

  虽说宫凌远脖子上的伤口并不深,可是那些血顺着他的脖颈流到衣服上,看起来还是有些骇人。

  顾琼依不想把事情闹大,她也不想让宫凌远受伤。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顾琼依劝道:“凌远,你冷静一点,去医院好不好?”

  “你陪我去吗?”宫凌远问。

  “她就不用去了,我陪你去。”电梯那边走过来一个人,顾琼依转头看了过去,是盛天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独占婚宠,独占婚宠最新章节,独占婚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