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 记二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更新时间:2019-01-27 22:29:36 源网站:棉花糖
  萧唐村正北方,修葺有一座高达三丈余的法坛,此乃是供奉道主的所在。

  而今诸界之中,只要是修道人,都会供奉道主牌位,这等习惯随着修道法门在尘世之间的传播,也是一并流传了出去。

  现在但凡大一些的村落,都会设坛祭祀。

  某日清晨,一个背着猎弓的精瘦中年男子带着一名满脸不服气的少年来到一座法坛之前,其人给守坛人递去了一只山里打来的雉鸡,就领着少年上了坛顶,到了一座神牌之前,就道:“阳儿,这是道主,快来拜见。”

  这少年人正是处于精力旺盛,心比天高的时候,梗着脖子道:“我不拜,不就是道主么?有什么了不起?凭什么让我拜?”

  中年男子一巴掌抽上去,道:“小子闭嘴,小心触怒了老天爷!”随后一脚踹在了少年人腿弯里,指着道:“你给我老实跪着,动一下我打断你的腿。”

  阳儿虽然不服气,可也只能低下头,老老实实跪着不动。

  中年男子这才满意,嘀咕了一声,道:“倒是像我。”

  他少时也是这般犟脾气,看什么都不顺眼,让他做什么偏要反着来,每次自家老爹都是不管不顾,上来就是一顿打骂,后来叫他怎么样就怎么样,绝对不敢顶着来。

  这时他自己也跪了下来,叩首道:“道主保佑,阳儿年幼无知,出言无状,我给您老人家赔不是了,莫怪莫怪。”

  少年咕哝道:“瘦老说了,太上皆忘情,道主乃是天地主宰,不求供奉,不求报偿,如天地无好恶,风雨雷电,日升月降,四时轮转,都是规序,绝不会因世人相拜而有所动,世人拜他不过是世人愚昧,妄图沾些好处……”

  中年男子抡起一巴掌扇在他后脑勺上,指着鼻子骂道:“你老子比你懂得多,道主不求什么,可你老子我有求,今日你拜一下,不求道主看顾你,只求不会嫌弃你,老天爷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嘛?啊?”

  他越说越气,上去一顿好抽,“我和你说,明日演教道爷过来讲道授法,你一定给我想办法拜入门下,拜不进去,回去我扒了你的皮!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一顿打骂之后,阳儿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他涕泪横流,垂头丧气道:“知道了。”

  到了第二日,阳儿被中年男子带着赶了三十多里山路,来至一座道宫之前,此是演教设布在此的传法道场。

  因为听闻有精擅神通法术的上道巡法至此,并且会挑拣灵慧孩童收为弟子,故是将方圆数百里内的村寨都是惊动了。

  阳儿赶到的时候,发现这里所有人与他一般,俱是十岁上下的少男少女,陡然见得这许多同龄之人,他一下就将原来那一点不情愿抛在了脑后。

  中年男子把竹壶和干粮塞给了他,狠狠关照了几句,也就离去了。

  阳儿看了看,少男少女各自分开,并不立于一处,而许多少年人都是围作几圈,看去似是在叫嚷着什么。

  他走到一个圈子近前,只见一个身子敦实的胖大少年大声道:“我爹说了,修仙好处多多,修仙了就不用吃饭了,喝风就管饱了。”

  “乖乖,那得省多少粮食啊。”

  “我知道,我知道,那叫辟谷!”

  “可风一点都不好喝,我还想吃饭……”

  “就是,都是大人骗我们的,我们都去喝风了,他们自己吃好吃的!”

  阳儿撇了撇嘴,挪开脚步,走到了另一堆少年人那处,这里被围在中间的是一个黝黑精神的高个子,他口沫飞溅道:“我听村老说了,学道之后能戳土成金,等我学成之后,那些土疙瘩,戳一下就是一个金块,戳一下就是一个金块……”他说话之时,用手指在那里戳戳点点,眼神里满是亢奋。

  旁边半大小子都是发出一阵惊呼。

  忽然有一小个子少年惊道:“不好。”

  别人都是一头雾水地看着他。

  那小个子少年摸着脑袋,发愁道:“我家地里有那么多土疙瘩,被别人捡去了怎么办啊?”

  黝黑小子拍了他一巴掌,道:“你傻啊,叫你阿爹阿妈先把土疙瘩慢慢藏起来,等学成了法术,回去慢慢变就是了。”

  “对对,我们回去就叫阿爹阿妈把土疙瘩都藏起来。”

  阳儿听得一脸嫌弃,尽管他也不知道修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不难听出这些话肯定都是在瞎扯。

  其实这些少年人中也有不少聪明人,只是大多数年纪不大,既没读过书,平日活动也只一村之地,却不像他,自小随着阿爹打猎下套,还常去城中贩卖皮毛,受过他们家中接济的一位先生还时不时给他讲些文,眼光见识已是远胜同龄人。

  众少年正吵吵嚷嚷的时候,忽然听得一声磬音响,此音似有抚平人心之能,道宫之前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随后便见一道青烟自天中垂下,一名道人自里显露出来,其人仙风道骨,身着淡紫道袍,手持拂尘,身旁是两个捧着法器的道童。

  阳儿瞪大眼睛看着,他头回见到这等神通法术,也是心头震撼。不止是他,场中所有少年男女都是如此。

  那道人在蒲团之上坐了下来,也不多言什么,便就开始说法。其人不讲什么高深道理,就讲妖魔异类,神仙轶事。

  阳儿听得如醉如痴,故事之中那等飞天遁地,斩妖除魔的修道人,对他这等少年人来说无疑极具吸引力。

  只是不知不觉间,胸腹之中却有一股气感出现,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这时他发现那道人好像对自己笑了一笑。

  这道人一连讲了三天,随后就从众多少男少女之中点出了十几人来,这里面也包括阳儿。

  其人将他们都是唤到道宫之中,和颜悦色道:“我名唤祁廉士,自今日起会指点你们修行,我虽非是你等师父,可视你等资质不同,会推荐你等去教中各位同道门下修行,你等要好生用心了,”

  阳儿一听就明白,下来学得好之人就能拜好老师,学不好之人自然拜得老师也不如何。他此刻已是没有了抗拒之心,只是想着学好道法,日后也能够飞天遁地,逍遥渡世。

  不过一开始,他只是学得了一些简单的吐纳之术,并有专人教授他们各种文字礼法乃至天文地理。

  在如此修习差不多有三载之后,祁廉士就将他们一个个唤到跟前问话,而后就命人将他们送去了不同之处。

  不知何故,阳儿却是轮到了最后,被唤到祁廉士面前时,他也是心中忐忑。

  祁廉士语声温和道:“唐阳,三年前我讲道之时,你是第一个悟出气感的,资质不差,这三年来,你用功也勤,不论是吐纳之术还是文字礼仪,都学得比他人好,今日我送你出去拜师学道,你可还有什么要问的么?”

  唐阳想了一想,抬手一礼,道:“道长,弟子有一个道理想不通。”

  祁廉士道:“你说。”

  唐阳道:“我等为何要拜道主?”

  祁廉士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问这等事,他道:“那是因为我辈修道之人之所以能修道,乃是得了道主恩惠,故要拜他。”

  唐阳道:“可我还未曾得法之前,也就未曾受得道主恩惠,那又为何也要拜?”

  祁廉士笑道:“你我口中所食,身上所穿之衣,眠卧之居所,乃至耕种牛马,世上种种,莫不是从天地而来,而天地乃是道主所化,你说你是不是受了他恩惠?”

  唐阳想了想,摇头道:“不对。”

  祁廉士倒也不生气,似有兴趣听他说些什么,道:“怎么不对?”

  唐阳道:“我等口中之食,还是身上之衣,还是道长所说的那些,又不是天生就会到我口中,到我身上来的,似我家,叔伯辛苦耕种,阿爹捕猎为生,这才使我们小辈得以饱食,阿母和姊妹养蚕织布,才有了我们身上衣裳,这全是我等用辛苦劳碌换来的,与道主又有何干?”

  祁廉士抚须道:“人必先自助,而后天助之,你能懂这个道理,而不盲从他人之言,确有几分天资,不过这世间之物不是天生摆放在那里的。”

  他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道:“这上到天宇星辰,下到世间万物,多是道主所造,便你之所以有手有脚,能食能走,都是道主所予,那你又怎说没有受他恩惠呢?”

  唐阳想了一想,道:“那这么说来,由少到老,由生到死,也是道主所造了?”

  祁廉士点头道:“是这个道理。”

  唐阳问道:“那生是道主之恩,那死又是什么,莫非是道主苛责么?”

  祁廉士眼神微微有光,道:“生死轮回,本就是世间道理啊,正如先前所言,那些衣食用度,你若不去设法取拿,那自然不可能自家多出来,你若惧死,那就该设法延生避死。”

  唐阳道:“如何才能延生避死?”

  祁廉士道:“那只有求道了。

  唐阳道:“那小子求了道,日后可以亲自向道主求问更多道理么?

  祁廉士哈哈一笑,道:“那你却要好生修行了,功行浅弱可是不成的,或许有朝一日,你当真有缘去得道主面前求问。”

  一番问对之后,唐阳恭敬一礼,就退了下去。

  祁廉士深思许久,忖道:“这小子心思跳脱,资质出色,又兼胆大,若是拜在一个庸师门下,恐怕会耽误了他,唔,或许教中唯有一人可以教他了。”

  他执笔过来,运笔如飞,霎时写下了一封书信,随后交给身边童子,道:“你把这封书信送到孟壶孟长老处,说是我给他找到了一个好徒弟。”

  那童子一拜,便领命去了。

  祁廉士抚须一笑,想来唐阳日后学道功成,定会好好谢他的。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争锋,大道争锋最新章节,大道争锋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