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 第二百二十章 观见前知截法缘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更新时间:2018-12-17 00:05:27 源网站:恋上你看书网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大道争锋最新章节!

  张蝉名义上只是个供奉,可高晟图和高果都知道他的身份与教祖有牵扯,所以高果此刻见他主动出言接下此事,立刻言道:“那此事就拜托张供奉了。”

  张蝉道:“小事一桩。”

  高果看向袁长老,道:“袁长老,掌教传谕,现下仍是由你代为镇守此地,百年期满之后,你再回去总坛。”

  袁长老黯然道了一声是,高果只说此事,并没有什么其余交代,连表面上的安抚言语也没有一句,这足以说明总坛对他很是不满,恐怕回去之后再也难以站到台前来了。

  只是这时,他也是忍不住道:“高长老,不管总坛是否相信,我之处断,并未含有任何私心。”

  高果沉声道:“掌教说过,你的确无有私心,大局上还算稳妥,可判断多数事只是凭借自身好恶,你有大功,但亦有大过,而功过并不能相抵。”

  袁长老苦涩一笑,不敢再说什么。

  高果下来开始安排各种事宜,他来时本以为事情很是棘手,或许分坛这里会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变故,可现在却是风平浪静,仅是靠着分坛自身之力就消弭祸端了,这也算是分坛高层将功补过了。

  不过他心中也是清楚,这一切都与袁长老没有关系。要说功劳,自是端诚与孟壶最大,其中孟壶最为突出,两个最大的问题几乎都是他解决的。

  本来以孟壶现在的功劳,再加上端诚的推荐,直接升任大护法也是绰绰有余,只是整件事都是因为造化之灵道法而引发的,所以他对孟壶造化之灵的身份仍是有所疑虑,这件事他不敢自己主意,决定上报给高晟图之后再作定夺。

  不过他仍是额外褒奖了孟壶。

  孟壶由于张蝉在场,看去格外谦虚,宠辱不惊,弄得在场之人都是频频侧目,感觉他仿佛变了一人,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平定造化之灵道法的过程中被人夺舍了。

  端诚却是频频点头,果然以往全是世人偏见,孟护法根本不是此辈口中所言那般人!

  张蝉对分坛之中的各种议论和决定一言不发。

  待议事结束后,各人各自离去,他便把孟壶唤了过来问了几句话,也是放了其离开,看着孟壶走到一边,去和自己分身争辩谁人功劳更大,他嘿了一声,就迈开脚步,出了分坛,来至一处高坡之上,两袖一张,就有无数金虫涌了出来,四处搜索那些躲藏起来的各派余孽。

  这些人尽管藏得很好,可是境界毕竟不高,很快就被他发现了行迹,并将这些人一个个找了出来,然后削去关于造化之灵道法的忆识。

  这些人若不是有一名凡蜕修士替他们遮掩了过往留痕,还做得十分之隐蔽,并且特意让几名不曾修炼造化之灵道法的修士看顾,只是端诚巡察各派的时候便可发现其等踪迹了。

  就在他差不多准备收手时,却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再是检视了一番,发现这里还有一个人遗漏在外。

  这个人很是厉害,因为自身层次与他极为相近的缘故,所以差点瞒过了他的感应,不过他找人并非纯粹回溯过往,同时还用金虫反复搜寻相类同的气机,这才发现了对方的痕迹,

  那人显然也是察觉到自己被发现了,却是没有退避,而是将神意放了出来。

  张蝉立刻踏入莫名之中,见对面乃是一个身着赤红袍服的道人,面目陌生,从未见过。

  那道人对他一礼,道:“这位道友有礼了,贫道风陌。”

  张蝉还得一礼,道:“道友可知自己在做何事么?”

  风陌笑道:“我自是知晓,这不过是一门道法罢了,修道人若心性坚凝,那么自可降伏,又何必视作劫毒。”

  张蝉与他交谈了两句,方才明白,这一位并没有直接从姚参北那里得传道法,而是在各家宗派那处观摩到了造化之灵道法后,自行领悟出了运用之法。

  只是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姚参北传道,相对封闭,因为他也不希望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其人又是如何知晓的?莫非只是一个巧合么?看其人模样,他却不信。

  风陌对此却没有讳言,坦然道:“数百年前,我得了一道识忆,在某段时日往此处来,便能获得上乘道法,我遵此而行,果然有所收获。”

  张蝉一听此言,不由想起许久之前那些天授异力,无端知晓过去未来之人,只是随着各派严密清查,再加上道法归来,这些人也是逐渐消失了,没想到这里竟然又遇到一个,其人所言不定还有遮掩,于是他道:“你可愿立誓,不将此法传授他人?”

  风陌一笑,没有说什么,神意直接消失不见。

  张蝉冷哼了一声,既然如此,那他唯有设法追摄此人了,他感觉到,不定自家老爷派遣自己来此,就是为了此人。

  造化之地中,由于诸多崇奉造化之灵道法的宗派被解决,被此道掀起的微澜很快削弱至极低程度,四名大德也是察觉到了这里变动。

  相觉笑道:“看来是那玄元道人得知此事后出手清理了,罢了,此事不必再提。”

  恒悟却是皱着眉头,对他们来说,现世消涨,万物生灭,都是转瞬即逝,而他们近来对现世之内的关注似乎有点多了。

  道理他们自是明白,向微向化,是补全道法的途径,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

  心里琢磨了一下,他没去与微明、相觉二人说话,而是直接找上了季庄,并向他说了自家想法。

  季庄沉声道:“非止道友,我对此亦有所觉,许是我等在招引那造化之灵伟力之时,亦被此力沾染之故。”

  恒悟一想,觉得有此可能。

  本来造化之灵就站在他们的对立面,有吞夺大德大能,现在他们无停歇的接引这等伟力,那肯定会受得一丝影响

  不过问题也没这么严重,因为假设这些伟力就能把他们如何,那么也不必将伟力化身降下了,直接就可把他们覆灭了,

  更何况,闳都现在一门心思要解决造化之灵伟力,若是发现不对,不会视若无睹,肯定会出手阻止。

  两人再说了几句,认为这等事暂且没有什么太大影响,也就没有再继续谈论下去。只是两人隐隐之间都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但一时半刻似又想不起来。

  穹霄天中,旦易正襟危坐,不知多久之前,他便发现有一丝丝力量正从虚空中蔓延而来,并在不断干扰自己。

  这实际上就是造化之灵的伟力,他身为造化之灵一部,自然也容易接触到这部分力量。

  实际上所有造化之灵由于自身层次的缘故,并不具备吸纳伟力之能,这些纯粹是被他们道法吸引过来的。不过因为旦易从内心认同人道,所以他并没有偏离本心正道,只是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各种纷杂念头,过去数十载还好,可现在这等情况愈演愈烈,使他不胜其扰,难以定下心神来静悟参道。

  他曾想过不少办法,甚至将一部分力量分离出去,但都没有办法解决此事,至多只是稍作减缓。

  在思忖良久后,他终是下了一个决定,意识一转,却是转入到了自己心界之中。

  造化之灵托世之身不是人人有这等能为,可他却是具备,不过他从来没有用过,而在成就真阳之后,就再没有到过此间。

  这里有个与他长得一般的人坐在那处,这便是造化之灵道法之具现,只是他早是将自身道念压倒了这道法,故是两者现在可以说得上站在同一阵中。

  只是在他此刻望来,有一缕缕黑气自外渗透进来,进入那人身上,倒是道法化身一脸淡然,道:‘道友若不设法将这些力量排斥出去,那我可能会偏离道友所愿。”

  旦易叹道:“我已试过,暂且无法做到此事,不知道友这里是否有其他办法?”

  道法化身不疾不徐道:“想要解决,除非以我道法将之吸纳化解,只是如此一来,我道法势必胜过你,你若无法压制,我恐怕会回归本来。”

  旦易赞同道:“道友说得是,这般不妥,那力量源源不绝,我若抵挡,还不至于如何,道友若吸纳了去,不过只是暂解了我之困扰,但此后却是后患无穷,我甚至可能再难压制于你。”

  道法化身道:“道友谨慎是对的,只是便我不主动吸纳,此力便仍是在侵入进来,尽管现在并无法撼动你心神,可若是长久下去,仍是不妥,”

  旦易一想,点了点头。若是这般情况只是延续个数十载还好,他仍是可以确保自身无碍,可若是数百上千载如此,他也难说会有什么变化,且他最怕某种潜移默化的影响连自己也无从发觉,那时想要回至正途,恐怕也为时过晚了。

  他沉思一下,道:“这个办法我无法解决,但是有人可以,我当是去请教一番。”

  他出了心界,就往玄渊天而来,到得清寰宫门前,仿佛知他要来,早有阵灵在此等候,并接他入殿。

  旦易见张衍安坐玉台,背后五光轮转,身下玄气涌涌,不敢多看,上来见礼道:“太上有礼了。”

  张衍目光投下来,笑道:“道友可是为心中疑难而来?”

  旦易道:“正是,今番到此,便是来向太上请教解化之道。”

  张衍微微一笑,道:“道友不必为此忧烦,在贫道看来,这却是道友的缘法到了,若是能加以把握,将来未必不能有所超脱。”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争锋,大道争锋最新章节,大道争锋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