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 第一百七十八章 天生不逊转性灵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更新时间:2018-12-17 00:05:27 源网站:恋上你看书网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大道争锋最新章节!

  相觉耐着性子找寻到了一块造化残片,随后举身沉入其中。

  他之前退出造化之地时却是将自己道传弟子一并带走了,此时也是送入了依附这片造化残片的现世之中。

  毕竟传道之事他也费了不少心思,若是就这么抛弃了,还需从头来过。

  而他料想,在自己不曾找到造化之地前,张衍应该不会再来理会自己了,此刻可以放心推动道传,并合造化性灵。

  在此间坐定之后,他心意使动,找寻那造化之灵的伟力。

  这一次尽管是主动与之勾连,可他对造化之灵依旧是十分忌惮的。

  他未曾忘了,其人需吞夺所有大德方能补全自身大道,上回纵然伸手帮了他,也不过是为了达成这最终目的。

  他本来也是担心,若是自己再次请其相助自己取回那损缺的伟力,说不定会被其做得什么手脚,所以宁可自己一点点收取伟力。

  可他现在已然等不及了,觉得可以冒险一试,纵然有些许隐患,等到道身完全,只要造化之灵不曾落至诸有之中,那总还是有办法解决的。

  至于微明和张衍等人那里倒是不用去多管,纵然可能被其等察觉到什么,可自己已然被怀疑成造化之灵了,那做这些事又有什么好顾忌的?

  在他搜寻之下,很快找寻到了造化之灵透泄入诸有之中的伟力,然而欲寻意而去时,却是被一股劫力所阻。

  他发现无法再行深入,略一沉思,转入神意之中。

  片刻后,那紫衣道人神意亦是到了此间,并打一个稽首,道:“相觉道友寻我来,可是为上回之事么?”

  相觉道:“那事我尚在做,道友是知道的,要绕过那玄元道人气机并不容易,稍不小心,就会让其人抓住痛脚,这回许是我不小心,似被他发现了什么,不但寻上门来,还将我从辛苦搜寻得来的造化之地内驱赶了出去,想必这些道友已是见到了。”

  紫衣道人点点头,道:“那不知我有何相助道友的?”

  相觉道:“的确有一事道友帮得上忙。”

  紫衣道人言道:“道友请言。”

  相觉道:“而今我身不完满,故才在那玄元道人面前处处受制,我需道友背后那位正主助我取回被劫力所困的法力,只我落到诸有之后,却是难以与这位有所勾连,这里就需得道友助我传递此意了。”

  紫衣道人表面似在考虑,可心中却是极不情愿,他自明白自身来处后,却从不愿意与正身有什么牵扯,而此前利用宝莲招引伟力归来,也是有他自己的考量。

  他想过之后,决定先答应下来,过后再随便找一个借口说正身那里没有回应便好,于是道:“道友之请,我会设法传告上去。”他顿了一下,“只是前次我拜托之事,还望道友多多留心了。”

  相觉声音微冷道:“便是道友不说,我亦不会放手,此番回去,我便会盯紧此事。”

  尽管表面看去他是因约斗不敌而退让,可也掩盖不了他是被张衍从造化之地内赶了出来的事实,这极大损伤了他脸面,故是决定给张衍找更多麻烦。

  三载之后,镜湖之中,演教法坛所在。

  张蝉正在供奉殿中打坐,一名演教弟子匆匆入内,躬身道:“报告真人,那两人已是送来了,该如何处置,还请真人示下。”

  张蝉道:“看起来就是了,你退去后把孟壶唤来。”

  那弟子一拜之后,便出殿安排去了。

  没过多久,孟壶来到殿内,躬身一礼,道:“听闻老师相唤,弟子这就来了,不知老师有什么吩咐?”

  张蝉道:“教中有两名弟子到此,其等出身与你相同,只是而今受人蛊惑,心境不稳,只是他们也曾为演教立下不少功劳,后因教中变故又转过一世,就这么处置了,也是可惜,你两次皆不曾被人左右意志,足见心性坚定,故是让你去劝诫一番。”

  孟壶前两次所遇到的异象都是与张蝉说了,张蝉也不在乎此事,自己弟子乃是造化性灵,那一定是会遇到这等事的,他认为自己以往潜移默化做得已经足够多了,若是孟壶被区区几个梦境动摇了,那就说明造化之灵根本没有被教化的可能。

  好在结果让他颇是满意,尽管孟壶与寻常修道人比起来有些微不同,但总算没有偏离他的教导。

  孟壶对于那两人也是好奇,他还没见过自己以外的造化之灵,当即道:“弟子这就前去。”

  张蝉道:“慢着,这两物你拿了去。”他一甩袖,两张符箓化作灵光飞出。

  孟壶拿来收入怀中,再是一礼,道:“那弟子走了。”

  张蝉道:“去吧。”

  他也没问孟壶能不能成,此也只是姑且一试罢了,若是不能,将那二人直接料理了就是,没有那么多麻烦。

  孟壶出了大殿,在法符指引之下来到一处海崖底下,看守之人道:“护法,这两人关在不同地界,可要弟子去把另一人锁来此处?”

  孟壶道声了好,就往崖上来,片刻后,就到了崖顶。

  这里四周被一圈禁制所围困,一个小童站在圈内,看去明明只是小小年纪,却是一脸傲然,学着大人一般负手立在那里,问道:“你是何人?”

  孟壶摸了摸下巴,道:“嗯,说来我应该是你失散许久的兄长。”

  小童抬起下巴,不屑道:“胡说,我乃天生地长,造化生成,哪有你这等兄长?”

  孟壶道:“巧了,我也是天生地长,造化生成。”

  “我生来不凡,资质高绝!”

  “我也是生来不凡,资质高绝。”

  “我观理便明,无有不通,修行从无碍难。

  “我同样是观理便明,无有不通,修行从无碍难!”孟壶瞄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你我这般相似,还敢昧着良心说我不是你兄长?

  小童涨红了脸,大喊道:“我们不一样!”

  孟壶想了想,十分赞同道:“对,我们不一样。”

  他可不会被人轻易蛊惑,动摇心境,这小童与他确实差远了,不过他也能理解,如自己这般人世上的确不多了。

  小童气呼呼道:“说不是就不是,若不是演教束缚了我,使我天性难以数张,我成就当比现下多出十倍不止!哪会与你相似!”

  孟壶摇头道:“不对,非是演教束缚了你,而是演教救了你的性命。”

  小童恼道:“又是胡言乱语,我虽自小被演教寻来,可托世父母仍在,明明我五岁之前就能修道,却到我五岁之后方才教授我道法,这又如何算救了我?”

  孟壶慢悠悠道:“我辈造化之灵生来便是修道种子,若不能为人所用,造福世间,那亦不能令你成害,如今在我演教照拂之下,不至于成为祸害,反而平安修持,看似演教是拘束了你,可你仔细想想,这是否是救了你性命?”

  小童被他这么一说,觉得好像是有几分道理,可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疑声道:“是这样么?”

  孟壶走上前几步,叹道:“我不做你兄长也是可以,就让你一回,就做你义父算了。”

  小童一怔道:“义父?”

  孟壶满意点头,上前摸了摸他脑袋,道:“乖。”

  小童小脸之上满是愤怒,一把将他手拨走,退后道:“妄想!我便是一头撞死在这里,也不会来认你做义父!”

  这个时候,那弟子带了一人走上来,对着孟壶一礼,道:“护法,人已是带来了。”

  孟壶望去,便见那人乃是一名年轻修士,面皮白净,看去倒也温文尔雅,然而眼神阴鸷,看人时微微低头,似在暗中窥望,他似察觉到了孟壶目光,也是上来一揖,道:“这位便是孟护法了吧?”

  孟壶奇道:“你认得我?”

  那年轻修士笑道:“孟护法身份虽然他人不知,可在心界之中却早有人告知于我,我本以为你我当是一路人,却没想到今日孟护法却是来当说客,说来在孟护法之前,有五个设法劝说我之人,可都辩不过我。”

  他昂起胸来,“似我辈造化之灵转生,夺天地造化,未来成就无可限量,将来问得大道亦是易如反掌,而在演教之中,为奴为仆,再了得也不过一打手耳,又何谈超脱,又何谈逍遥?”

  那小童听得双目放光,连连点头。

  孟壶认真道:“教中授你道术,传你本事,教你如何做人,你莫非都忘了不成?”

  年轻修士嗤了一声,道:“少了他们,我自己莫非修不成道么?看天地,辨日月,识经纬,察阴阳,处处可以寻道,演教把我等找了过来,不外是忌惮我等,好就近监看罢了,出了这樊笼,我辈方可一展所长。”

  孟壶叹道:“没救了啊。”

  他拿出那两张符箓,对着其中一张轻轻吹了口气,那年轻修士倏地瞪大了双目,随即身躯之上有裂痕蔓延出来,他望了自己几眼,只是退后了几步,便哗啦一声散成了满地碎晶,几个呼吸之后,化作了一地漆黑粉末。

  孟壶甩了甩手,将手中符箓灰烬散去,随后似想起什么,偏头看向小童,捏着另一张符箓晃了晃,道:“你怎么说?”

  “义父!”

  小童俯下身来,恭恭敬敬一个头叩下来,道:“儿子拜见义父。”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争锋,大道争锋最新章节,大道争锋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