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 第三百八十六章 混始相形非天合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更新时间:2018-12-19 22:41:31 源网站:棉花糖
  张衍看着那东西,感觉其好似能运化世上诸物。

  以往他也是见过这等相似生灵的,可此怪层次明显远远凌驾其上,并且看去正在沉睡之中。

  只是随他注视,那大囊便缓缓苏醒过来,而后化现出一个高大男子,上来拱手一礼,道:“见过这位太上。”

  张衍道:“你如何称呼?”

  那男子道:“小人名乃‘肫’,本乃是大鳟之腹。”

  张衍在其说及“大鳟”之名时,霎时间,关于此物的一应底细便就从心中流淌而过。

  “大鳟”乃是混沌某一相形的具显,其形似一鱼,无手有足,天生就能吞食存世之物,每成长一分,那就意味着诸有之中有一部化为了虚无。后来有一位前贤大能为阻止此势,就将之杀死,并分拆为数个部分,各是化作一座浑天,这样不但能对其加以利用,还可以布须天无尽伟力约束于它。

  张衍道:“此间天地可有人存驻?“

  肫不好意思道:“回禀太上,小人亦不知,许是有人,许是无人。”

  张衍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片刻,微微点首。

  他已是明白了,这是那位前贤留在其人身上的手段,若是似他这等境界的人物到来,那么此怪就会苏醒过来,而若是他退去,就会再度陷入沉睡,期间并不知晓任何事。

  肫这时一揖,道:“那分离大鳟身躯的前贤曾是说过,若我再度醒来,那么大鳟神意便也当随之觉醒,我等就有重聚一处的可能,唯有小人所见之人才可解决此事,而今太上在前,还请太上怜悯,相助小人这一把,只要过去此关,小人今后任凭差遣。”

  若不是那位前贤大能将大鳟分开,他也不可能诞生了出来,从这般来说,但他也不希望被归并回去,那意味着他自己也就不存在了。

  张衍不禁深思起来,从那位先贤遗落下来的痕迹看,其当是和他处在同一层次之中,那应该无法推算到他是如何行事的,甚至无从知晓他会到来此处。

  之所以对肫如此吩咐,那恐怕是因为唯有炼神大能可以阻止大鳟重合一处。

  本来大鳟是不是重合,与他并无妨碍,也对他毫无威胁,当年那位大能可以将之分开,他也一样不难做到。

  可需考虑到的是,前段时日因为那位存在的气机激引,导致布须天内出现了许多异变,若是这东西也是同样受得其影响,那结果便就不同了,足可给他造成极大麻烦。

  现在他已是在统御布须天的最后关头,绝不允许出现这等意外。

  他此刻心中已是隐有所悟,自己这一次进入这处浑天恐怕并非无由,而是布须天与他相应和,方才落至此间,为得就是排除这一个隐患。

  他推算了一下,大鳟重合一种必然趋势,其被分开,那就有重新聚合的一日。

  也即是说,这个过程其实一直在持续之中,只是被那位大能以手段延缓了而已,就算将此处浑天打灭也无法阻止,因为大鳟如果少了其他部分,那么只要还有一点残余不灭,那就仍可将却缺漏的地方自行补全。从这方面来说,假设杀灭了眼前肫,那反而是帮了它。

  所以要么就是一气将大鳟整个残存神意杀死,要么就是以自身法力持续定压,无限延缓其弥合之势,才可能解决这个问题。

  只是那个存在现下还未来到,就已然引发了许多麻烦,等到真正显现出来时,还不知会是如何,所以采取延缓之法显然是不可取的。

  张衍思考了一下,当年那大能将这大鳟分作头、腹、足、颈、尾这五个部分,想要将神意一气镇灭,那就得将另几处存在都是找了出来,只是有个问题,在那些浑天未曾挨近布须天时,他也未见得能准确到得那里。

  好在这里也不是没有办法,肫乃是大鳟之腹,在彼此趋近之时,与其余部分实则是有牵连了,甚至彼此相通,所以只要循此小心找去,应该可将余下所在一一找了出来。

  但这个事情不能由他来做,因为他自身层次太高,当年那位前贤可以将此怪一分为五,他也一样可以做到,那其余部分就算与肫一般想法,出于本能畏惧,也一定是会设法回避的,更何况此辈还未必定然齐心。

  故是需要找五个与他自身密切相关,并且与这意识化身有因果牵连之人,派其等先至肫之处,再去到大鳟其余残部之内,一旦落至那处,他就可循此将那大鳟神意找出镇灭。

  他一转念,这般看起来,唯有自己门下弟子最是合适了。

  本来不是门下之人也是可以,但是这关乎到他主驭布须天的谋划,所派去之人必须与自家一脉,要是换了他派之人前来,那么或许会因此自牵连到自家祖师身上,或者将其祖师之力或是其他不知名的伟力接引过来,那就给他造成妨碍了。

  当然,若是从溟沧派出人选也是一个选择,可问题现在太冥祖师不知在何处,也从来没有回应,那还不如由他自己主导,至少他此刻已是成功了大半,只要将此事解决了,也就近乎主驭布须天了。

  现在在他门下,刘雁依、魏子宏、姜峥、元景清四人皆是斩去了凡身,不过还是缺得一人。

  二弟子田坤倒是有望成就,只是此刻还在闭关。

  他知道,这名弟子尽管长久以来未有动静,这不是遇上难关,而是因其为太过求稳之故,却不知这临门一脚,要有舍弃一切之决心,等其什么时候窥破这一层,那什么时候就能得以成就了。

  他思定下来,觉得此事可以等上一等,待得这名弟子出关之后,再开始着手布置。

  清凤峪。

  此间是碧羽轩在昆始洲陆的驻地。

  掌门韩孝德而今把门中事务交给了门下长老,自己则大部分时日都是在此修行。

  前几日,他听闻自己亲父韩佐成转世之身已然重新入道,心中也是略感复杂。

  对于修道人而言,割舍不断的唯有师徒关系,这是因为修士转生之后大多只有师徒之间才会互相照拂,互相照应数世乃至数十世。

  当然,若是修士宗派只有一家一姓,那么自会接引转生之人再度落入自家宗族之中,宗族自会照应一切,就不见得会是固定师承了。

  可不管哪种情形,此一世了结,那么彼此关系便就不存了。

  韩孝德只是韩佐成之子,而与现在的常载并无瓜葛,哪怕后者拾得前世识忆也是如此。

  不过韩佐成昔年留了下来不少东西,这仍是属于常载的,既然正主回来了,他就不该再留在手中了。

  他当即唤来了一名亲信族人,将一只袖囊交给了他,道:“这些是我父往年所留,现在他已转生,你去一趟瑶阴派驻地,把这些给他送了过去吧。”

  那族人躬身称是,便带上了袖囊往瑶阴派过来。

  常载这些天内飞峰之上修行,却是感觉到了宗门的好处,身在此间,再也不必担心外间凶怪会侵袭上门,也不提防同道之间互相算计。

  但除了修炼,他也不是当真无事,譬如需得负责为瑶阴派豢养灵禽走兽。

  对此他倒没觉得不妥,虽然魏子宏言与他前世乃是师兄弟,可那毕竟是前世了,今生他还未曾归门,那就不能如此看待,所以他也不愿承受太多人情,能为瑶阴派做得一些事也十分情愿。

  只是每当他试着打听魏子宏与自己前世师长是谁时,周围人都是绝口不言,不过他总算弄清楚了魏子宏乃是一位斩去凡身的大能,故是大胆猜测这位师长很可能某一位元尊。

  这日他结束功课,正准备去往灵苑,却被告知一名道人前来拜访,他好奇之下,就将此人请了进来。

  那道人进来,行过一礼,就将手中之物递上,道:“小道奉族长之命,特将此物送到尊驾手中。”

  常载奇道:“贵族长是谁?这又是何物?为何要送给我?”

  那道人言:“小道不便多言,不过这些东西乃是尊驾前世所用,今次也算是物归原主。”

  “是我前世之物么?”

  常载不由吃惊,在瑶阴派中,他倒不怕对方欺骗自己,将袖囊接了过来,拱手道:“多谢道长了。”

  那道人没再多说什么,打个稽首,便就提出告辞。

  常载本来想多问一些关于自己前世之事,可见那道人不想多说,也只好放其离去了。

  他屏退下人,回到里间,试着将那袖囊打开,却发现这里面足有数层,其中唯有一层是他可以打开的,便将此中之物都是拿了出来,不由眼前一亮。

  这里面有几件明气、玄光境可用的法宝,还有丹丸密卷乃至护身袍服。虽说瑶阴派中也有这等物事,若是想要,也是不难,可那到底是借了魏子宏的光,而用自己前世之物就不必顾忌那么多了。

  此时他留意到了一只金蛟木雕,每一枚鳞片都是精雕细琢,可谓栩栩如生,不知为何,那么多东西之中,偏偏觉得此物最为重要。

  他将那物拿了起来,仔细看了看,却发现里面隐隐有呼吸之声,好像沉睡着什么生灵,心底还升起一股熟悉亲近之感。他在一股莫名感觉推动之下,伸手在那金蛟脊背之上一按,霎时眼前就有一道金光映照出来。

  ……………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争锋,大道争锋最新章节,大道争锋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