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争锋 第两百一十七章 为应劫难炼神宝

小说:大道争锋 作者:误道者 更新时间:2018-12-23 22:28:52 源网站:笔下文学
  (); 西海海眼之下,火口正位之处,此刻正是一片熔火浑烟,炎浆翻滚之象,端的是赫焰如日,炽热无比。

  这时见有一道赤红光华撞开火海,冲至上空,上得数里之后,往旁侧一折,就落到了一处洞窟之内。

  那光华一散,霍轩自里走出,他在一块大石上盘膝坐下,只几个呼吸,就收了身上奋扬烈烈的法气。

  自袖囊中取了一块拇指大小的丹玉出来,摆在身前,随后呼吸吐纳,调息理气。

  待他出了定坐后,那丹玉已是化作一团尘灰。

  此时一转法力,不禁点头,目光中有欣悦之色。

  每一次自火口之内回来,都能感受到自身法力稍稍有所增长,这等进境,却比终日枯坐山门潜修来得快上许多。

  他暗想道:“这里火中精粹和极地金英甚多,只要将之炼化,融入我金火两气之中,到得炼成之日,神通法力之威定可比拟门中历代先贤。”

  就在此时,忽感一阵气机波动,转首一看,却见是一团合在洞壁之上的灵光。

  他神情一动,不觉站起。

  此是张衍立起得那座玄元洞天出入门户,上回压虽是把法宝和涵渊重水都是收了,但这门户却是留着,不过因此本不是用来过人,只为容那重水通过,是以只有一掌之大。

  霍轩走近几步之后,就自洞天之中飞出一道光束,射出三尺,便就停住。

  他伸瞧了一眼,却见是一道符书,拿来打开一看,不由面色微凝,思忖道:“原来开劫之日将近,看来已是时不我待,我必要在劫起之前到得二重境中,不然不说为山门护法。就连性命未见得能在劫中保全。”

  玄元洞天之中,张衍见书信已是送出,就伸手一指,那洞天门户就自崩散了。

  这门户若是设在灵机充盛之地还好说。时时可得补益,可是放在海眼之下,却是在往外倒泄灵机,还需耗费法力时时维系。眼下他需在山门之中另开一个门户,好方便取出涵渊重水。故将事机告与霍轩知晓后,便就将之撤去了。

  他掐动法诀,但见雷光闪烁,身影一晃,就到了渡真殿外殿。走去数步,在一面早已备好的通灵玉璧之前盘坐下来,而后沟通洞天,不多时,就见一道亮光自璧面之上浮动出来,先是细细一缕。随后缓缓向外舒张。

  在他灵机调运之下,约莫一月之后,这处出入界关终是立住。

  下来便是遵照遵照掌门之命,祭出龙魂精魄,将涵渊重水自里取出,再把其挪运到库藏之中。

  也就此地是浮游天宫,乃是太冥祖师所立,禁制重重,才可摆放此物,若是寻常殿宇。早在此水重压之下崩塌粉碎了。

  如此用时百天,张衍终是取了千坛涵渊重水出来,而余下这些,在山门没有更多用度之下。就可先行拿来助自家磨练功行。

  了此事后,他回了玄泽海界,待坐定下来,便开始仔细思索下来该当如何提升自身功行及斗战之能。

  除了修为始终要摆在第一位外,祭炼辟地乾坤叶更是头等大事。

  此宝已用了龙君脊骨重炼宝胎,眼下看去。灵光内蕴,在将方未发之际,似距炼成真宝之日并不长远了,但是否能在开劫之前功成,他也难以判断。

  至于如何让真宝尽快孕化出来,历来都有洞天真人在做尝试,但却少有成功的。

  而在这上面,他实则已是做到了极致,毕竟龙脊是算得上天地下独一无二之物了,其余方法,无一能够比较,故下来只能按部就班,细心温养此宝。

  现下他一身神通道术若是用在正战之上,已是足够,但与妖蝗一战之后,却认为还需尽可能添加一些手段。

  吞日青蝗乃是上古天妖,身具三煞三术,又与元珠炼得浑然合一,再加精煞相护,几是万法难沾,可就是这样强横的妖物,还是败在修道人围攻之中。

  由人推己,哪怕他自身再是法力强横,可劫开之后,谁知会遇上多少个对手?若是陷入乱战之中,法力再多也是不够施展的。甚至根本不等你用出什么神通,就可能已是危险临头了,到得这时候,就需用上那等出手迅快,却又可及时反制对手的招数了。

  他想了一想,先是将沈崇所留下那遗册取了出来,这里面记载有数种威能颇大的法符,以往他用过的剑符就是其中一例,除却此符,还有一些炼符威力也是不弱,也可拿来一用。

  这其中无论哪一种炼符,所要用到的宝材都是耗费颇巨。广源派根底不厚,只能靠沈崇自己去四处搜寻,虽是做出来了,但也不过是一二张而已。

  张衍身为溟沧派三上殿殿主,却不用在乎这些宝材,只需交代一声所需何物,门下自会供奉上来。

  不过若只是全然照搬,却并不合他之意。

  沈崇这些法符,一旦祭炼出来,还可传至后辈手中,不过若是不能过得大劫,就是留了法符下来,又有什么用处?

  他考虑许久之后,另取纸笔,又写了一份与之有所不同的炼符之法出来。

  这却是在原先基础之上,又改换了一些宝材,只一味追求炼符威能,并不在乎是否能够留得长远。

  他将景游唤来,将此符方交至其手,嘱咐道:“你照此上记述,命下面之人速速将这些宝材送至渡真殿来。”

  景游躬身接过,道:“小的明白了。”

  溟沧派如今得少清之助,宝材外药已是堆积如山,张衍谕令一下,不过两三日,就将所有需用之物都是备齐,命人送了上来,要是把此放在广源身上,却也想也不敢想。

  张衍待把宝材拿到手中后,用了七八日,将每种法符都是祭炼了数张。这番试了下来,对其威能尚算满意,于是又在那符方之上做些删改,关照景游道:“你拿了下去。着殿外值守长老每人祭炼十张,需得在十年之中做成。”

  祭炼这法符,除了一些紧要关键必须由他自己祭炼外,余下许多步骤他并不打算亲力亲为。而是全数交由渡真殿外那些长老来做,自身则可抽出手来,有更多时日可用来修行。

  他正思索还有什么手段可以用上时,阵灵却是闪身出来,万福一礼。道:“老爷,上极殿有人前来,请求拜见老爷。”

  张衍一转念,知对方必是齐云天所差,道:“把他唤了进来。”

  不多时,进来一人,却是齐云天亲传弟子关瀛岳,他上来恭敬一揖,道:“拜见渡真殿主。”

  张衍言道:“可是齐师兄让你来的?”

  关瀛岳忙道:“正是,恩师近日要祭炼‘诸天纵合神水禁光’。只是一人力有未逮,故想请渡真殿主一同祭炼,恩师说了,事后可把其中一半神水赠与渡真殿主。”

  张衍微微一笑,忖道:“这却是来得正好。”

  这“诸天纵合神水禁光”是溟沧派秘传的一门禁光之术,好便如同元婴境时雷珠一般,有莫大杀伤威能。

  只是因此光太过霸道,历代只有玄水真宫继传之人才得允准祭炼,此回齐云天邀他前去做此事,那定是得了掌门授意的。好以应付下来即将到来的人劫。

  他欣然言道:“既然齐师兄相邀,我这便与你前去。”

  还真观中,掌门濮玄升站在万炼雷池之旁,看着池中汹汹雷火。目光深远。

  若论观中威力最大的宝物,非此池莫属,但门中修士,至少需得把功行修至炼就元胎的地步,才能把这雷池炼化了,只可惜自祖师之后。门中并无一人能达至这般修为。

  这一方面,是因为还真观长久与魔宗斗战,许多优秀弟子还未修炼到高深境地,就都亡了在诛魔途中。再一个,还真观本也不是什么大派,缺得许多修道外物,再加魔宗忌惮非常,时常刻意压制,故很难壮大。

  身为掌门,濮玄升知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哪怕修为不到,也同样可以炼化雷池。

  开派祖师曾在雷池之中留有一道符诏,后辈之人,只要斩杀一位魔宗洞天,取其气魂到投入池中。就可将雷池收为己用。

  上代掌门之时,虽曾把茹荒真人神魂投入其中炼化了,但那终究不是还真观修士所杀,故是未曾引动符诏。

  可要做到此事,又何其之难?除非主动挑起洞天之争,或者宗门大战,可这又非是还真观可以承受的。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眼前却是多出来了一个机会。

  远处一道光虹飞来,落至他身旁,庞真人挥散遁光,上前稽首道:“见过掌门师兄。”

  濮玄升道:“可曾查得清楚么?”

  庞真人言道:“得了平都教道友允准,我命弟子四处查探之下,终是寻那了一处曾有魔头寄宿的巢穴所在,不过看情形已然毁弃,当是怕有人追索,提先逃去了。”

  濮玄升言道:“那日镜光照下,我便察觉似有天魔魔念潜伏其中,看来果是如此,你可曾追查到它去处?”

  庞真人回道:“我命几名弟子就地作法查探,猜测其或许还潜藏在近处,不过天魔狡猾,尚待查证。”

  濮玄升考虑片刻,道:“此事交由弟子来做却是为难他们了,只我身为掌门,不好擅离,师妹,就劳动你亲去一回吧。”

  庞真人立刻领命下来,却又抬头问道:“掌门师兄,莫非局势已是紧迫到如此地步,无法再等下去了么?”

  濮玄升摇了摇头言道:“前几日我与溟沧派秦掌门书信往来,言语之中,要我早做准备。本来我再过个两三百载,许能破了六层障关,便有望炼化这方雷池,可惜眼下局面渐危,想要度过劫数,不得不仰仗祖师余荫了。”

  庞真人默默点头,道:“我这便前去。”

  濮玄升半转身来,看着她道:“你行事我是放心的,降魔双镜你可一起携去,若见那魔头踪影,尽可能擒捉了回来。”

  庞真人打个稽首,就先退下,回去洞府之后,她唤来一名弟子,道:“为师有事要出趟远门,此去还不知何时回返,蓁儿尚在闭关,我不在时,莫去打扰她,洞府中事就先由你来先主理,要是拿捏不定,就去找叔童商量。”

  那弟子唯唯诺诺,承命下来。

  庞真人交代清楚后,就去殿中请了双镜下来,又掩藏了自身气机, 出了山门,往东华洲西南方向过来。

  因此地乃是平都教地界,彼此乃是友盟,出于礼数,当然要先行上门拜访。

  见过赵、伍两位真人后,她在教中耽搁了一天,到了第二日,就告辞出来,出得白玉台未有多久,就见前方现出一方大湖。

  这里便是那被张衍一掌打出天坑的所在,不过赵、伍两名真人起法力重又移了水土过来,才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她在湖畔边一处山崖上方立定,拿了一个法诀,于心下唤了一声,

  还在此处探查的还真观弟子当下有了感应,或是身上配饰震动,或是心血来潮,知是师长呼喊,立刻动身往这处飞来。

  半个时辰之内,有十余道遁光纵来,到她面前顿下。

  待众弟子皆是上来见过礼后,庞真人问道:“你们查探了这许多时日,可有什么收获?”

  一名女弟子站出一步,道:“回禀真人,我等在附近却是发现了不少魔宗弟子的踪迹,看那模样,都是往海上去了,也不知是否与那天魔有关,因魔气甚重,不是我等可以应付,故弟子拦下了诸位师弟师妹,若是耽误了门中之事,一应责罚,弟子愿意承担。”

  庞真人赞许道:“你何来罪责,查得大敌在前,还贸然冲去,那并非勇决,而是愚蠢。下来之事,已与你等无关,尽快回去山门复命便好。”

  众弟子躬身应命,拜别之后,就一个个纵光离去。

  庞真人一恰法诀,两指在眼前一横,霎时开了法目,往四处一扫,在她眼中,却见一道几乎淡至无有的痕迹去往南而去,果与众弟子说得一致,于是足尖一点,起了遁光,寻迹追去。

  ……

  ……(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大道争锋,大道争锋最新章节,大道争锋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