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九百六十章 亲戚们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9 23:49:59 源网站:棉花糖
  哼哧哼哧的公交车缓缓停住,“观景台到了,请下车!”

  车门打开,白悦轩快步跳下。?????????.车门关闭,汽车渐渐加速朝北驶去。

  这个车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周围只有路灯杆以及坡顶边缘的观景平台。那是用不锈钢栏杆围成的露天平台,站上去可以俯瞰县城风貌,要是天气晴朗空气良好,视线更可以纵贯大片平原,直抵渭水之南的秦岭北麓,倒也有些看头。

  不过今天的天气却不怎么好,雾霾阻碍视线,寒风呼呼添乱,平台上空荡荡的看不到任何人影,此刻只有几片枯叶被风吹着左突右冲。

  落叶最终还是绕过挡路栏杆,乘着西北风飞向下面的花花世界并最终消失不见。收回视线,白悦轩迈步朝不远处的花园走去。过了花园便是全县闻名的翠园,在那里正有一场盛宴等着他。

  翠园主人今年没在这边过年,直到前两天才陆续过来,然后就传出在今天设宴招待亲友的消息。他们一口气请了很多人,白悦轩一家也在邀请之列。白爸白妈已经在里面了,他自己却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时间,直到现在才赶过来。

  穿过有些萧索的冬日花园,绕过铁将军把门的玻璃温室,白悦轩在门口刷了脸,迈步进入翠园。

  水泥马路两边是高度足有一米五的冬青树丛,厚实的树丛刚好比他矮一点点,视线望过去只能看见露在外面的别墅坡顶,根本不清楚里面有没有人。

  沿着这道冬青树墙一直往前,很快就看到几人站在路边翘首张望,其中就有自家老妈。

  见到儿子终于赶到,周菱心里松了口气,快步上前伸手抓着他就往别墅门口拖去,“怎么才到?我都等你好久了!”

  “这不怪我啊!”男孩连忙叫屈,“是今天路上没什么人,27路开得特别慢,早知道我就自己走上来了。”

  “就你?”周菱停住脚步,上下打量儿子,脸上写满了不信。

  上坡不比平路,看着挺近真走起来却要花费很多力气,县城一直在向西边发展,就有北边这个大坡的几分功劳。马竞买下翠园在坡顶安居后,上坡下坡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县里很快开通了专走城北直通坡顶的27路公交,虽然人家基本不会用到,却也是县里改善投资环境的一份心意。

  不过经常走这条路线的人还是太少,司机为了多拉客人经常趴窝等活,拖拖拉拉不够爽利,反倒让这条形象路线失了几分颜色。

  被老妈出言怀疑,白悦轩当时就要开口争辩,却被前者扯胳膊打断,“愣什么呢?还不叫人!”

  不知何时,有位穿着宝蓝裙装的贵妇出现在母子面前,正是刚刚从瑞士归国的汤佳怡。

  男孩被母亲提醒,这才不情不愿地开口问好:“表姑,过年好!”

  六度分隔理论说人和人之间只隔着六个人,但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面,白悦轩和汤佳怡之间却只隔着三个人。从爸爸这边数过去,汤佳怡算是他的表姑,不过要是接受这个设定,就得顺便接受自己表哥管人家叫姐姐的事实,方俊淇那家伙可没少用称谓问题打趣他。

  男孩心里各种纠结,汤佳怡却是颇为满意,笑着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封红纸包塞到对方手里,“这是姑姑给你的压岁钱!”

  “这怎么能行?”周菱当即就要替儿子拒绝,却被前者开口劝下,“也没几个钱,只是一点儿纪念品。”

  看到俩人终于“谈妥”,白悦轩把手中红包放进口袋,趁机捏了好几下。

  可以摸到一片片硬硬圆形物体,猜测装的应该是硬币,不过具体是什么就不清楚了,他暂时没时间打开看个究竟。

  告别了佳怡姑姑,白悦轩跟着跟着妈妈走进别墅,入眼便是一张张大圆桌,把大厅塞得满满当当。

  按照往年的传统,马竞夫妇本该在酒店宴客才是,大型宴会厅可以同时容纳数百人就餐,带嘴过去、吃完走人,方便又快捷。不过刚刚投入使用的蜜蜂大厦却让一些人有了别样想法,纷纷表示想去感受十六楼的风景,这回又轮到马竞不乐意了,狐假虎威、因私害公什么最讨厌了。

  双方妥协的结果,便是眼前这样子,马竞临时启用两栋空置别墅招待亲朋。有从省城请来的专业宴席团队操盘,食材也是专程空运过来,倒也不用为伙食质量担心。

  正所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白悦轩刚被妈妈按在一张椅子上面,推着餐车的服务员就出现在大厅入口。

  “同学!小同学!”

  白悦轩左右看看,满桌客人只有他年龄最小、最像学生。

  知道是在叫自己,他抬头看向声音来处,却见到有位穿着旗袍的大姐姐站在自己旁边,双手撑着餐车的扶手。餐车上放着两排瓷碟,数量正好本桌人数相当,显然是要分餐。

  瓷碟上倒扣着半透明的盖子,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开胃凉菜的颜色。

  见到面前的小同学还在愣愣地看着自己,女侍者只得再次开口:“我需要上菜,请让一让!谢谢!”

  “啊!哦,”回过神来的白悦轩连忙应声,侧过身体让出空位。

  “谢谢!”对他点头致谢,旗袍女子款款走上前,熟练地端起一只只盘子,准确地放到每个人面前。

  等到她收好盖子推车离开,白悦轩第一时间看向面前的凉菜拼盘。

  东西是凉菜没错,不过盛在盘子里的食材都是不认识的品种,让他一时有些迟疑,不知道怎么下筷子。

  知道一边看着点周菱忍不住轻咳提醒,他才反应过来,连忙伸筷夹菜。

  凉菜吃到一半,旗袍美女们再次推着餐车出现在大厅,这次却是热盘。和前面的冷盘一样,第二道热盘同样是拼盘形式,不大的盘子里放了四样炒菜,每一样的份量都没有多少,几筷子下去就不剩多少了。

  看着面前快要清空的盘子,白悦轩忍不住腹诽起表姑夫妇来,明明辣么有钱,请客却这么吝啬,找这样吃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吃饱啊?

  似是听见了他的吐槽抱怨,下一道大菜很快上桌,份量也翻了一倍有余。

  各人面前的餐盘被统一撤下,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冒着热气的汤碗,小锅一样的汤碗中间有道隔断,左边油汪汪泛着红光,右边清亮亮飘着肉片,看起来很像是一半辣一半不辣的鸳鸯火锅。

  当然只是看起来像,按照侍者的介绍,这一道菜是用多种鱼肉烹制的鸳鸯水煮肉片既然猪里脊能被换成海鱼肉,再创新一把打造红油、清汤二合一版本,也是不怎么奇怪的事情。

  满载着肉片与蔬菜的鲜亮汤汁已经足够诱人,蒸腾而起的热气还在时刻不停地扩散着油脂、熟肉以及香料的味道,顿时就让白悦轩口舌生津,忍不住食指大动。

  美食在前,能够克制着不动筷子的人也许有,但这里却一个也无,同桌的大人们互相看看,纷纷拿起了筷子,白悦轩也抓起筷子夹起一块肉片塞进嘴里。

  带着余热的肉片烫得他呲牙咧嘴不停吸气,却始终没有松一下嘴。不同于猪牛鸡的陌生食材被处理的恰到好处,新奇美味的独特口感驱使少年人不停做出取食动作。

  白悦轩并不是个例,周围其他人同样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进食动作,美食的力量就是这般难以抗拒。

  当然,能抵御美食诱惑的人也不是没有,在男孩头顶的别墅二楼,就有这么一群食不下咽的人,其中甚至还有他的爸爸白彬。

  面对诸般美味佳肴,白彬手中的筷子像是重逾千斤一样难以举起,一双眼睛看向坐在主位的马竞,和其他人一样。后者却是混无所觉,频频举筷,美滋滋地享用着面前份量加倍的菜肴。

  这些人心里想什么,马竞其实一清二楚,也准备答应其中一部分,否则他根本不会接受请求,特地返回老家举办今天这场宴会。不过答应归答应,但该有的姿态和敲打还是不能少,既然他们不愿开口,自己索性当作不知道。

  饭桌上本来就方便谈事情,食物带来的满足感能够降低防备心理、饱腹带来的低血压导致思考变慢,两相叠加可以大幅提高沟通说服的成功率。要是再来几杯让人醺醺然的白酒,成功可能还会增加不少。不过马竞却是个异数,不管吃了多少东西、喝了多少酒,他始终能够保持清醒理智,让其他人很不习惯。

  谁都不想出头,场面一时陷入僵局,直到又一位旗袍美女走进房间,为大家送上餐后水果,才有人忍不住开了口。

  一位鬓生白发,看起来年过半百的男子当先开口,话题却是一飞三万里,直接跑到南半球去了。

  “马竞,听说你在巴西弄了个主题公园?”

  “是的,”马竞点头承认,这件事情已经公开,没必要遮遮掩掩。

  “什么时候完工?工程量应该很大吧?”那人追问道。

  工程量倒是不怎么大,”随意插住一颗果粒送进嘴里,马竞笑着摇摇头,说道:“不过公园所在的在潘塔纳尔湿地是涝半年旱半年的气候,施工必须避开夏秋汛期,十月过后就要停工,等到四月份才会重新开工,所以修建速度一直快不起来。”

  “哦!”白发男子应了一声,接着问道:“那你那边还缺建材么?你叔我可是专业的。”

  心里翻了个白眼,知道正题快要出现,马竞呵呵笑了起来,“从巴西进口铁精粉,千里迢迢拉回来炼成钢、铸成建材,然后再漂洋过海运回巴西去?全球化也不是这么玩的啊?”

  那人笑着摊手,“没办法,谁让他们的钢铁企业不行呢?只要大宗海运的成本小于钢铁差价,就会有人这么做。”

  马竞点头,“这倒也是,国际大分工嘛。”

  虽然看起来“浪费且折腾”,但要是放眼全球,就会发现马竞口中出口原材料、进口制成品的情况简直比比皆是,毕竟同时拥有原料资源和强大齐全工业乃至庞大市场的国家着实没有几个,自家缺少的部分只能求助于国际市场。

  即便拥有世界第一的11亿吨产能,兔子的钢铁门类依然不够健全,需要在出口普通钢材的同时进口特种钢材,巴西钢铁产能只有几千万吨,偏门情况更加严重,每年都要进口数百吨各式钢材。

  因为全球经济不景气、钢铁需求不振,钢铁销量价格双双下滑,钢企忙着压产能搞供给侧改革,巴西矿老板的日子也不好受,同样忙着限产减产。产业链巨头的日子不好过,钢铁链条上的其他参与者同样没得钱赚,比如马竞面前这位“老人”。

  虽然看起来年过半百,他的实际年龄其实不到四十岁,之所以早生华发显老的厉害,完全是被钢材价格给急得。作为建材商人,这位原本是做门窗铝型材、卫浴、防盗门这些家装用品,后来看到钢材价格下跌,国家又说要淘汰落后产能拉升价格,便看准机会掺和进去,抵押家产贷款抄底,很是囤了一批热销钢材。

  然后他就发现国家说话也不靠谱,钢材价格刚有起色,之前压下去的产能立即恢复了很多,供应增加打压价格,整体依然在低位徘徊,再加上缺乏渠道销路不畅,这批货就这么砸在手里了。

  其实他还算是好的,银行多少还要顾忌面子和法律,催贷手段比计生办还要温柔百倍,顶多是收回抵押物让你无家可归而已。而那些走民间借贷的同行可就不是这样了,银行不愿做不敢做的事情,专业讨债团完全干的出来,堵门要账、电话轰炸、老家扬名,只有你想不到他们没有做不到。

  看到对方来来回回不停说着“钢材苦、钢贸难”,马竞也不再打哈哈,直说道:“三叔,你也是知道的,我手上并没有房地产公司,即便有大型工程也都是委托给专业公司去做,不会也不能插手采购。这样吧,我帮你把房子赎回来,其他你自己看着办吧。”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