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948章 虚惊一场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9 23:49:59 源网站:棉花糖
  顺着平缓的儿童雪道,亮红色滑雪板俯冲而下,撒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

  紧接着,船形滑雪板就一头扎进坡底雪堆里面,连带躺坐于上的小人儿一起“半截埋进雪”,同时被困无法动弹。

  这种儿童滑雪板采用安全系数很高的船式设计,让儿童躺坐在“船舱”里,系上安全带抓住扶手,可以不惧通常的翻滚碰撞。唯一的问题,就是进出板子不方便,需要他人从旁配合,现下被困雪墙之中,更是全然没法自救。

  滑雪板上被困的熊孩子丝毫不见紧张,把戴着橙色护目镜的小脑袋转到一边,张开小嘴大喊道:“姨姨!姨姨!快来呀!我需要帮助!”

  离此不远的背风角落,张许瑶无奈地长出口气,收起手机站起来,走到马大姐跟前,俯身看着仰躺的小人儿,笑着问道:“芝芝啊!这是第几次喊我救你啦?”

  看着倒过来的张家小姨,马小芝乐得咯咯直笑,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唉!多好的孩子啊,就这么撞傻了!”

  得不到对方的回应,张许瑶不再磨牙,双手抓住滑雪板后面的把手向后左右晃了晃,双臂用力一拉,就把扎在雪墙上的滑雪板拔了出来。

  没有第一时间解除马小嬂身上的束缚,张许瑶倒拖着滑雪板走向先前坐着的地方,只把遍布扁圆雪洞的雪墙留在身后。

  把滑雪板立起来插在雪地上,不去看捆在上面的小女孩,张许瑶转头朝雪坡上面看去。

  过不多时,新的目标就出现在视野中,一只蓝色滑雪板顺着雪坡快速下滑,同样扎在千疮百孔的雪墙上,接着就是脆生生的求救声:“姨姨!救命啊!”

  声音中没有丝毫的焦急惶然,反倒带着几分笑意一丝兴奋。

  抬脚走向声音来处,张许瑶带回第二只滑雪板,把它插在红色板子旁边,继续看向坡上。

  没有让她久等,第三只出现在雪道上,带着上面的小人儿一头撞进雪墙,然后就是第四只,同样被她拔出来拉到一边。

  看着雪地上插着的四块滑雪板,以及挂在上面左右张望的四只熊孩子,张许瑶煞有介事地做起了施法动作:“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四小吃货在此,吃货爹妈速速现身!”

  见此情景,四小吃货“咯咯”笑着,丝毫没有成为施法材料的觉悟。

  小张法师不以为意,自顾自地施放着法术,直到耳边的“嚓嚓”的脚步声越来越响,这才猛然转身,大喝一声“快现身!”

  然后她就傻了,愣愣地保持着施法姿势,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在她的想象中,出现在身后的,不是竞哥就是怡姐,或者俩人齐至。

  可她骤然转身,看到的却是一男一女穿着制服的瑞士警察。

  听见她的一声大喝,两名警察没作丝毫犹豫,果断掏出手枪,直指目标。

  生在红旗下,长在禁枪后,有生以来第一次直面黑洞洞的枪口,小张老师顿时感觉手脚冰凉、呆若木鸡,不知道该怎么办。

  “hane-hh!”

  她没有任何反应。

  “hau-les-ains!”

  她还是保持呆滞。

  “hans-up!”

  这下总算有反应了,张许瑶终于反应过来,举起了僵硬的双臂,一个劲地重复自己不是坏人,只是合法游客。她实在被吓坏了,往常流利顺畅的英语,现在却各种磕绊,只能一个词一个词往外硬挤。

  还好的是,她对警察的命令比较配合,看起来也不像是持有武器的危险分子,所以两名警察很快放松了警戒级别,女警收起武器走过来和她交涉,男警没有收枪,却也压低了枪口,不再对准她。

  紧张气氛得到缓解,张许瑶的智商终于上线,解释说自己只是在和侄子侄女玩耍,并没有欺负虐待他们。同时把打电话报警的瑞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果然是fs!

  fs是her-f*k-siss的简称,意思简单直白,通常被各国人民用来吐槽瑞士人与众不同的性格和行事作风。有时候也被瑞士人自己拿来自黑,毕竟缩写经过简化,不像原文那样直接粗糙惹人厌。

  之前在做出行准备时,张许瑶第一次接触到了fs这个词,今天算是真正领教到了。

  女警走向离她最近的“立柱”走去,一边解救“被困儿童”,一边柔声问道:“are-yu-k,lile-lay?”

  这话一出,张许瑶就差点栽倒,四小吃货略通jaa、了解sif、明白g、会用 /蜜蜂b编程,却偏偏不懂外语。这些自然是马竞一力主张的结果,想不到今天却是坑到了自己。

  不敢多想,她连忙对警察喊话,表示他们只会说中文,请联系中文翻译,或者等待孩子父母方面的人过来。

  虽然听见了她的话,女警还是将信将疑地试着问了几句,英语以及瑞士三大官方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轮番上场,这才满脸郁闷地说起了生硬的中文:“泥嚎,笑朋油。”

  指指张许瑶,“认石?”

  虽然口音古怪别扭,马小甜还是听懂了,乖巧地点点头:“当然认识,她是小姨。”

  女警还在翻检记忆,寻找“小姨”是谁,就听见有人用德语远远地喊着“先生女士,这都是误会,我带了孩子们的证件!”

  张许瑶转头看过去,来人却是潘亦聪,怡姐的私人助理,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吓死姐了。

  有两大四小六个人的合法护照,签证、照片、监护人委托书什么的也都能对上,再加上精通多国语言的潘助理从中解释说明,两位警察终于弄明白了情况,又警告了张许瑶一番,这才收队返回了警局。

  等到俩人走远,从视线中消失,张许瑶这才长舒一口气,“可算是走了,刚才真是吓死宝宝了。”

  “这算什么?”潘亦聪笑了笑,“刚才要是端出来两杆sg550突击步枪,你不得吓死啊?”

  想到在苏黎世见到的持枪警察,张许瑶吐了吐小舌头,“他们也大惊小怪了吧?我啥也没做,手无寸铁,居然就拿枪口对准我。”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瑞士持枪率很高,据说仅次于美国和也门,警察为了自保,只能默认人人持枪,开火警告就会简略很多。还好你手里没有武器,不然他们可能真的会开枪。”

  “也门是哪里?”

  “阿拉伯半岛最南边,沙特的邻国,前几年也门撤侨你忘啦?”

  “哦!”这么一说张许瑶就都明白了,正在打内战的国家,枪支泛滥几乎可以说是必然的。

  瑞士的治安总体良好,枪支泛滥却是官方鼓励的结果。国小民寡,为了维持中立国地位,瑞士建立了“全民皆兵、寓兵于民”的强制兵役制度,把自己变成一只扎人的刺猬。除了几千名职业军人,普通士兵都是定期参加训练的“民兵”,到了战时可以迅速扩军。

  瑞士适龄男子都有包括突击步枪枪、钢盔、军装、睡袋等在内的军事装备,定期带着它们参加带薪军事训练,等到彻底过了退役年龄,才会将其上交。众所周知,有过服役、射击经历的人更容易变成军迷、枪迷,全民皆兵、允许民众持有军用制式武器的瑞士,拥有全世界最高的枪迷比例,持枪率高一些也是自然的。

  最近四十年来,各国普遍开始限枪,瑞士曾在六年前进行控枪公投,最后却没能通过,警方只得推出相对缓和的申报登记制度,算是略作控制。本来还没什么,这不是整个欧洲都出现圣光战士了嘛,警察面对外国陌生人,表现紧张第一时间拔枪警戒也算情有可原。

  “我才不原谅他们呢,fs!”把这些东西甩出脑子,张许瑶左右看看,开口问道:“对了,我哥我姐呢?怎么不见人过来?”

  潘亦聪手指山上,“两位老板老板都在上面呢,他们不方便露面,就把我派下来了。”

  “唉!”张许瑶叹气,“瑞士人也太较真了吧?我不是稍微撒个懒嘛,这就打电话报警了,他们就不嫌浪费警力么?”

  “正常,这里是瑞士,这里是瑞士德语区,刻板、严谨、守时、讲规矩,不是应该的么?”

  “额!”张许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事不关己时,这些带着秩序光泽的字眼都是值得称道的优秀品质,可要是轮到自己,这些词又会变成死板、较真、不通融、斤斤计较、轴!

  这些词汇都是用来形容德国人的,但是拿来套在瑞士人,特别是德语区瑞士人,却也是一点不差。

  “是啊,今天算是领教啥叫fs了!”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滑雪板擦过雪道的声音,俩人齐齐抬头,却见到汤佳怡踩着一对滑雪板从坡上冲下,很快就来到面前。

  见到来人,四小吃货异口同声地喊着“妈妈!妈妈!”扑到她身上。

  听见儿女们的欢叫声,汤佳怡长舒一口气,显然刚才的动静并没有吓到他们。

  把雪仗插到一边,抱着儿子女儿说了会小话,确认他们并没有异样,她这才站起来和张许瑶打招呼,“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我哪知道他们管的这么宽啊?就因为我没有第一时间把芝芝她们放出来,就打电话报警说我虐待儿童。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让你懒呢?要是每次都帮她们解开安全带,别人还怎么误会你?”

  见张许瑶还要争辩,汤佳怡笑着摆摆手,“好了好了,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以后到了国外,记住轻易别和小孩子做出令人误解的动作就行了。”

  “其实现在这样也不错,要是出现人贩子、劫匪、家庭暴力,肯定第一时间被热心群众给举报了。”

  还有句话,她没有说出来,瑞士的儿童保护,可以说是矫枉过正的典型。

  作为山地国家,瑞士在历史上一直是个穷国,大名鼎鼎的“瑞士佣兵”便是活不下去,出外打仗卖命的瑞士男人。而留在家乡的瑞士少年,要是家里养不活,就会被送去别人家寄养,称作“租赁儿童”,这些少年儿童并不能白吃白住,需要给别人家打白工换取食宿,既可以学习生活技能,还能养活自己。

  瑞士官方直到1970年代,对这种现象依旧持纵容甚至支持态度,某些“月圆党”更是将其称之为瑞士特有的“吃苦教育”。

  后来经济发展了,社会救济能力提高了,这种现象才慢慢消失。

  等到瑞士签署《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对于儿童权利保护有了法律依据,这种现象才得到杜绝,瑞士甚至因为把孤儿送去农村寄养,使其遭受不公待遇而遭到集体诉讼。吃一堑长一智,立法保护变得越发严格起来,其中难免有矫枉过正的地方,本国人不觉得麻烦,歪果仁却是受不了。

  “都还好吧?”

  人未至,声先到,说话的是骑着雪地摩托车绕道下来的马竞。人骑在雪地摩托上重心偏后偏高,上坡可以趴伏降低重心问题还不太大,下坡就没办法了,他的雪地车后面还拉着一串儿童拖车,更是加剧了翻车风险,只好找更加缓和的地方绕路而下,这才落在了后面。

  马竞翻身下车,上下打量着险些遭逢危机的张许瑶,“没事吧?”

  虽然还有些心虚后怕,面对竞哥带着打趣的目光,张许瑶还是嘴硬地说道:“没事儿!”

  “那就好!”马竞点点头,转头看向儿女们,“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咱们回去!”

  芝芝她们有些不情愿,惹得汤佳怡柳眉竖起,这才匆忙爬上属于自己的拖车。

  马竞发动雪地车,带着四小吃货当先出发,其他人也都找到一边停着的车子,发动起来,朝山下房子开去。

  说到底,他们都不是热爱滑雪,把骨折石膏叫做“白色勋章”的瑞士人,既然性质被打断,索性不再继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