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874章 礼物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29 23:54:29 源网站:笔下文学
  天才壹秒記住『寻 书 网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看到双手牵着孩子的汤佳怡出现在面前,张许瑶快走上前,打开双臂抱住对方:“欢迎回家!”

  紧接着,她就急吼吼地问道:“对了怡姐,不是说给我带了伴手礼么?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礼物当然有,”汤佳怡挺挺下巴,扬扬手,“不过在这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哦!”张许瑶会意,蹲下来挨个和四个晒黑不少的小人儿拥抱打招呼,然后站起来时就牵住了马小并的手。左右看看发现少了某人,她这才后知后觉地问道:“嗯?我哥呢?你们没有一起回来?”

  “他在后面呢。不用管那家伙,咱几个先走吧!”汤佳怡摆摆空着的那只手,拉着马小甜朝停车场方向走去。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牵住身边小朋友,一起朝外走去。

  跟在汤佳怡身后,小张老师的嘴巴也不停歇,上嘴唇碰下嘴唇,丢给马小并一连串问题:“怎么样啊小饼干,南非好玩不?那些企鹅最后怎么样了?还有那头歪脖子长颈鹿,脖子直了没有?”

  这一家子在南非跑了不少地方,拍了一大堆照片发网上,其中有很多看起来很有意思的动物,沙漠里的猫鼬一家、西蒙镇的呆萌鹅二代、野生动物园的歪脖子长颈鹿等等。不过这些故事统统都是有头没尾未完待续,简直急死个人,现在既然见到逮着个当事人,当面询问自然少不了。

  每到繁殖季节,成年雄性动物就会在激素的驱使下进入争雌斗争状态,极乐鸟斗舞飙歌,孔雀开屏玩瞪眼,羚羊比拼铁头功,而长颈鹿的方式则是互相挥舞流星锤。这种地球最高动物会甩动脖子用头锤猛击对手,成功可以得到雌性青睐,失败通常也不会留下伤残。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偶尔也有倒霉蛋被撞歪脖子,马家六口参观野生动物园时偶然见到,大感惊奇拍了许多照片。其中几张照片被发上网,顿时惊呆万千网友,迅速收获“鹿坚强”外号。

  “企鹅好好玩,长颈鹿个子高高也好玩,”小男孩被她的问题勾起回忆,一摇一晃地学企鹅走路,却没有给出张许瑶想要的答案。

  汤佳怡同样听见了这些问题,却没有立即张口回答。直到坐进外面等候的超级蜗牛号,她才一边换鞋一边怅然着说道:“动物们都还好,原来怎么活,现在还是怎么过,不用太过担心。”

  “这是什么话?”张许瑶显然不满意这个模糊答案,追问道:“你们没帮长颈鹿找兽医?是不舍得花钱,还是公园不让,或者干脆没看见网友的评论留言?”

  “评论看见了,想花钱没地方,”快速回答两个问题,汤女士有些无语地反击道:“再说了,人医有内外妇儿五(官)加皮(肤),兽医为什么包打天下?”

  “我也没说要包打天下啊。长颈鹿的脖子结构和人的大同小异,给它找个骨科医生,应该也能行吧?”

  “是啊,脊椎动物都有七块脊椎骨,”汤佳怡笑问:“可问题是,到哪里去找装得下长颈鹿的x光机?”

  大型x光机自然是有的,不过都是海关安检、工业探伤之类,成本高、数量少,辐射还大,当然不能给动物使用。

  想了想,张许瑶还是争辩道:“又不用把整个长颈鹿塞到机器里,麻醉放翻单独给脖子做透视就行了。哦,只怕是园方不想放弃这棵摇钱树吧?普通长颈鹿那么多,歪脖子的却只有这一个,肯定会有人专程去看它。这几天就有不少人说要过去亲眼看看,还给你留言问详细地址呢。”

  “你这就有些错怪人家了。非洲的野生动物园其实更像是国内的保护区,人少地方大还要忙着抵抗盗猎,除非发现受伤生病无法独'立生存,通常都不会主动干涉动物的生存状态,管不过来也不没必要管。你们的‘鹿坚强’还好好地活着,人家自然不需要画蛇添足。”

  汤佳怡指指身上,“还有,长颈鹿数量其实也不算多,它们的拉丁学名意思是‘豹纹骆驼’,皮毛据说很很受欢迎。”

  张许瑶眨眨眼睛,“你带回来了?”

  “没有,我是讨厌peta,但我也不是皮草寻 书 网上买的,据说是tsa(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海关锁主钥,可以轻易打开所有tsa认证密码旅行箱。事实上也是如此,官方后门效果非常给力,以至于她都懒得去记自己旅行箱的密码了。

  “它根本就不是海关锁,你当然打不开。”

  刚从后面过来,汤佳怡就听到张许瑶的吐槽抱怨,于是立即反刺回去。

  “啊?”张许瑶一愣,低头看看密码面板,并没有发现tsa字样或者红色菱形标志,当即讪讪道:“好像还真是这样。”

  坐起身让到一边,她又不甘心地问道:“不过你们就不怕被海关砸箱子暴力开锁么?”

  “不会,砸箱子是因为托运的行李找不到人开箱。”

  张许瑶愣了好一会才想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满是哀怨地仰头看着对方,“亲,这样炫富真的好么?”

  “下回出去带上你总行了吧?”汤佳怡踢掉拖鞋,坐在她旁边拍拍箱子,“还是说说你的礼物吧,这东西可是费了我们不少精力心血呢,等下记得不要尖叫哦!”

  “你这么说我反倒不放心了,”察觉到对方话语里的深意,张许瑶故意抖了抖,“里面别是什么整蛊玩具吧?”

  见到汤佳怡默不作声,她又看向跟出来的潘亦聪和朱玲玲,“你们两个,知道里面是什么嘛?”

  潘助理大摇其头,朱助理却轻轻点头,虽然她很快就摇头否认,但还是被张许瑶注意到了。后者顿时扑上去又挠又咬威逼利诱,不大的车厢房间里顿时响起尖叫笑闹声。

  “行啦行啦都淑女些,知道的明白这是你们感情好,不知道的还当车里钻进来一条狼呢,”汤佳怡出言制止几女的打闹,皱着眉头继续想密码。

  这口箱子的密码锁是特制的,用生肖符号代替常见的密码数字,记忆难度稍微有点大。

  到最后她还是没能试出密码,只得找到手机通过应用解锁。

  张许瑶有些惊讶,“这还是智能旅行箱?看着不太像啊?显示屏、喇叭、指纹仪、充电口统统都没有,这也太简陋了吧?”

  “有无线密码锁和定位功能就够了,其他那些功能都不是刚需,”汤佳怡道:“这话是你家竞哥哥说的,有什么想法找他说去。”

  说完她取出一只长方形纸盒递给张许瑶,“呐,这就是你的礼物了,非洲女王套装!”

  双手接过盒子放在腿上,小张老师的视线自然下垂,穿过盒子上的透明薄膜窥视里面的内容。

  表面来看,里面貌似一套漂亮衣服,可以看到彩色的珠串和大片的鸵鸟毛,颜色丰富,极具土著风格。

  打开盒子从里面抓出一把彩色珠串,张许瑶微微有些疑惑,“不是说是衣服嘛,怎么变成首饰啦?还是说这是配套首饰?”

  合上箱子放一边,汤佳怡肯定道:“这的确是衣服,你看这是领子、这是裙子。”

  双手展开,张许瑶发现手上拿的还真是衣服,看起来有些像是吊脖小短裙,裙摆是许多流苏式样的彩色短珠串,用几根白色珠串和小一号的红色珠串领子连起来,前胸后背部分却被省略了。

  看着看着她忍不住有些小脸红,这玩意儿怎么看怎么像是那种妖艳果露的情'趣服装。

  “人家祖鲁女孩都这么穿的,”注意到她的怀疑目光,汤佳怡递来手机让她看相册。

  图片上是一群短发黑人少女,穿着鲜艳的短裙,胳膊上扎着彩带,手拿芦苇杆,袒胸露乳笑得灿烂。

  “哼!当我小白啊?”张许瑶轻哼一声递还手机,“别人只是在芦苇节国王选妃时这么穿,不要以偏概全好么?”

  南非共和国的祖鲁族人和隔壁斯威士兰王国的斯威士兰族人都有未婚处'女不穿上衣、结婚或订婚后才穿的独特风俗。每年八月到九月,两国都会分别举办芦苇舞节以庆祝少女成人,通过处'女检测的黑人少女穿短裙戴项链,手拿长芦苇杆载歌载舞祝福国王和国家,同时希望能够得到国王的垂青,当上王妃改变命运。

  祖鲁人多达千万,但南非经济较为发达,传统观念比较淡薄,所以舞会参与者只有两万左右。斯威士兰人只有120万,最多时有接近十万的年轻少女参加舞会,也使得持续几天的芦苇舞节成了世界上最大和第二的无上装舞会和处'女集会。

  原本,这一风俗受到现代习惯的强烈冲击,有些摇摇欲坠,结果却被艾滋病“挽救”过来。

  原来这两个国家都是艾滋病的受害者,有三四成斯威士兰人感染艾滋,感染率世界最高。南非的感染率要低一些(约12%),但病患与携带者总量世界第一。

  虽然艾滋病毒还可以经有血液、母婴等方式传播,但无防护仍然是重要通道。为了抑制这种情况,南非和斯威士兰都开始重视这一传统节日,希望通过提倡传统贞'洁观念来抑制艾滋病的传播。斯威士兰国王还动用世界银行和湾湾的援助,给每个处'女发放每月11英镑的补贴,希望借此抑制贫穷少女走上失足路。

  当然,这里面可能也有发展旅游业的考量,每到芦苇节举办的时候,就会有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为两国特别是斯威士兰带来大笔收入。故而即便女权组织指责验身活动侵犯隐'私权,两位国王都没有取消的意思,更何况还有弘扬传统风俗、抵制传艾这面大旗。

  张许瑶虽然没有刻意关注过这类消息,还是被人安利过这个特殊节日,也好奇了解过相关内容,所以看到这些图片,特别是那根长长的芦苇杆,立即就认了出来。

  见她不上当,汤佳怡只好解释道:“我本想带给你一套非洲酋长的服装,不过却没找到适合你穿的尺码。那什么雨皇后穆加迪又太过离奇,只好东拼西凑给你弄了这么一套。下回再跳非酋舞,你可以穿在外面嘛!”

  穆加迪(queen摸djad激)是南非一个母系部落的首领称号,由终身不嫁、据称掌握祈雨秘术的女性担任,所以又被称为“祁雨女王”。上一任女王已于2005年因病去世,此后继任者迟迟没有选出,世上已无雨皇后。

  “好!你穿我也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笔下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