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261章 涂鸦有毒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8-12-18 09:48:30 源网站:恋上你看书网
  乐起来书屋 ,最快更新超级U盘最新章节!

  一阵轻快的拨弦声过后,歌声响起:“梦里面,空气开始冒烟。朦胧中完美的脸,慢慢的出现,再见丑小鸭再见!我要洗心革面,人定可以胜天,梦想近在眼前!”

  伴随着音乐的节奏,一粉一白两个人影翩翩起舞。确切说是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孩在翩翩起舞,穿着白色白色西装的男生站在她的身后只是在卖弄帅气地伴着舞。

  在伴奏音乐唱到“美丽极限,爱漂亮没有终点,追求完美的境界,人不爱美天诛地灭!”的歌词时,忽然从白衣男手中飞出十几粒绿色物体,分散开飞向洞顶。在碰到洞顶之前绿色物体一齐失去上升速度,就在它们要继续按照抛物线方程继续后半程轨迹时,绿色小团突然在空中炸开,洒落一地白的粉的红的花瓣,顿时在这一片区域营造出漫天花雨的浪漫景象。

  虽然站在摄像机三脚架后面并不在花雨的主要覆盖范围里面,但是飘飘洒洒的花瓣还是有不少飘落到吕心泉肩膀头发上。

  伸手蹑起一片落在胸前的花瓣,她的专业知识很快分析出这是一片月季花瓣,而且是未发育完成的那种,想到之前她交给马竞的一袋子花骨朵,顿时明了了原来那些花骨朵是用来做这个花瓣雨特效用的,不由心里暗叹:“你们还真是会玩!修剪花枝剩下来的小花骨朵儿居然还可以这样玩!”

  这里是连接鹭大本部与曾家村学生公寓的穿山隧道,两年前落成之后就成为大量鹭大学子,确切说是部分学院三四年级学生们每天必经的交通要道,这里面并不包括汤佳怡吕心泉她们这些住在本部女生宿舍的人,但是这里面却有着一些很吸引女生的东西。

  不知是谁第一个开始在光溜溜的隧道墙壁涂鸦的,反正等到吕心泉她们搬到本部这边隧道里面的涂鸦已经有很大规模了,即使学校半年前换了更暗的照明灯也不能抑制大家涂鸦的热情。虽然其中不乏一些类似“田悠我喜欢你!”或者“常季是个大笨蛋!”这样小学生水平的文字涂鸦,但更多的这是使用颜料绘制的大型涂鸦图案。毕竟鹭岛大学可是一家偏向文科的综合大学,校园里面自然是不缺各种文艺美术细胞泛滥的家伙。相比起公共教室自习室的课桌,这一条1000多米长的隧道就是一个千米长的巨大画卷任你挥洒,同时这里每天人来人往,能够让自己的涂鸦作品比画在课桌上让更多人看到,因此用心重视全情投入之下没隔几天就会有一些新的精品涂鸦出现,沿着两个出口不断向内部延伸。

  很快这里也成了鹭岛市著名旅游景点鹭岛大学校内的一个新景点,号称全国最文艺的隧道。隧道里面的涂鸦也越发多起来了,不过更多的是各种“到此一游”以及举着剪刀手合影留念的游客们。

  “不过最近貌似很少见到有人在这里拍照了的说?难不成那个警告是真的?”

  抬头左右张望,吕心泉发现两边游客虽然也有脖子上挂着单反或者手里捏着卡片相机的,但是很少见到有人举起相机按动快门。找了许久她终于看到有个男游客掏出手机对着墙壁上的涂鸦,然而那人很快就发现自己手机出现异常,只见那人先是反复操作手机好几次似乎都不顶事,接着又把手机抓在手里左右摇上下晃,看得她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

  最终那人还是没能如愿,在别人的提醒下骂骂咧咧地操作起手机来,想必应该是在重置手机。

  扭头看向自己面前三脚架上面的dv,吕心泉看到液晶屏上显示的同步画面对焦正常清晰锐利,焦点一直追着汤佳怡额身影,三妹的动作都被清晰摄录进去,这只dv明显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吕心泉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那个给涂鸦投毒超级黑客的一只马脚,毫无疑问那人就是马竞马贱贱了。

  对于这些烦人的牛皮癣,鹭大学子们自然是非常讨厌地,就像是没人喜欢自己家门口被人泼油漆一样。吕心泉马竞也不例外,不过相对而言马竞倒是比较理性一些。在他看来,这些文字涂鸦其实就跟自家2站上面的弹幕评论是一个性质,只不过像是各路“野生字幕君”会收获大量赞美和感谢的弹幕字幕一样的弹幕总是少数,而大多数弹幕其实都是简单的表情符号还有“阿婆主我喜欢你”和“妹子是我的,其他人闪开”之类并没有什么有意义的内容。同样的,文质兼美字迹优美的涂鸦总是少数,很多人一时之间难以想起什么精确的词语来描绘自己的心情感悟,只能简单粗暴地用一句“某某某到此一游”来个留名纪念。

  对于这些不太有意思有价值的“弹幕”,最好的处理办法自然是将其定期清除,而不是留在那里碍眼。就像是2站对视频弹幕评论就有弹幕重要性排序,按照色暴反、粗口、无意义、重复、普通的顺序,不同级别弹幕的保存期限是不同的,色暴反的保存期为零被识别出就自动清除,而普通弹幕的保存期长达三年,但是当视频累计弹幕超过一千就会按照发表时间顺序清除“多余陈旧”的普通弹幕。单视频弹幕上限的设定源自日本nico站,同样也被a站和2站继承了下来,这是因为弹幕太多容易导致卡屏影响观看体验,而被清除的普通弹幕只会以普通评论的形式存在在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面。

  其实就算是精美的涂鸦,随着时间过去涂料颜料氧化老化积灰也会变得灰暗残缺,最终会被慢慢淘汰除非有人时时更新维护。

  因此马竞找了一群和他有同样理性想法的同学,他们在本部这边成立了一个名叫“芙蓉弹幕管理组”的学生团体,义务利用节假日空闲时间管理维护芙蓉隧道里面的涂鸦。他们在隧道墙壁靠近地面处画了一条线,上面标上“里程米数”,借此确定隧道里面的坐标系,然后使用坐标系分类登记拍照里面的涂鸦作品,每周他们都会定期清理质量不佳的涂鸦,同时对那些精品涂鸦予以维护修复。清理涂鸦的规则以及维护更新的规则都放在论坛上交由大家投票决定,因为校园论坛帐号实名对应每一个师生,也算是发扬民主了。

  如果说各种“鹭大我来过”之类用记号笔描写上去的文字只是牛皮癣还可以眼不见心不烦,后来又有了“弹幕组”定期维护清理,其造成的破坏已经得到有效控制的话,游客激增导致的隧道拥堵以及因此导致的“交通事故”就让鹭大学子们就更加苦恼和烦躁了。不止一次出现赶着上课的学生与堵在前面缓慢移动观赏涂鸦的游客相撞的事故,相机都摔了不知几部了。

  不过自从这学期开学后有人在隧道两头都张贴了告示,表示:“涂鸦有毒,请勿拍照!使用dc、dv、pp等数字拍照摄像设备拍摄隧道内带毒涂鸦,有可能导致系统故障无法对焦。ps:如有异常,请即重置系统即可回。”

  告示张贴之后很快就被人拍照发到了听涛bbs上面,一开始大家只当时恶作剧,感觉这只是类似“果园有毒请勿偷窃”一样无力的警告,有很多不信邪的同学掏出手机验证,结果有些人表示自己手机一切正常,有些人却反馈说自己手机“中毒”了,开启相机模式怎么也不能对焦,直到重置手机清空所有使用数据之后才恢复正常。

  这下子大家才发现原来这些涂鸦真的“有毒”,普通学生欣喜于以后在隧道里面骑自行车再也不怕撞到拿单反的壕了;计算机软件专业人士则在分析对方到底是怎么投的毒,这种针对数码拍照摄像模块的病毒到底是怎么实现的?还能不能实现在其他地方?而法学专业的同学们则展开了一场辩论,分析这位给隧道涂鸦投毒的同学有没有违法,为了什么法,侵害了谁的利益?什么利益?是涂鸦作者的著作权,还是学校对隧道的所有权,还是游客手中相机手机的财产权?因为重置手机而丢失的设置信息、应用软件与各种用户文件算不算财产权的一部分?

  普通同学惊喜的太早了,上万块的数码单反在这里不能用了,但是同样价格不菲的胶片相机却出现了。墙上涂鸦有毒能让数码相机摄像机失灵失去用武之地,但是对传统胶片相机就无效了。一些精明的学生和商贩看到了这个商机,逐渐开始在隧道两边摆摊出租相机,尤其是可以直接出照片的拍立得相机,生意很是不错,在一个月时间里居然在芙蓉隧道两边聚集起十几部拍立得相机看起来很有一种文艺电影电视剧的即视感。但是这样一来隧道两头的交通堵塞反而更加严重了。

  在数码相机流行的冲击下,生产拍立得相机的宝丽来已经在2001年破产后来被出售,到去年宝丽来更是关闭了最后一条拍立得相纸生产线。虽然宝丽来今年推出了新一代拍立得相机,但是其原理已经同传统拍立得的原理不一样了,变成了带有微型打印机的数码相机。这在拍立得相机爱好者看来无疑是背叛了拍立得的信仰,他们宁肯买二手翻修的老款也不愿意买新款数码拍立得。

  有人根据“谁收益最大谁就最有嫌疑”的推理模式,认为这位在涂鸦上投毒的黑客应该是拍立得或者胶片相机的死忠爱好者。他在隧道涂鸦图案上的投毒行为只是一次试验,如果取得成功就会大肆投放更多的“涂鸦病毒”出去,打击数码相机,让更多人们想起胶片相机的好来。

  不过两个月过去了,这种特殊的病毒还只是在鹭大芙蓉隧道里面出现,并没有出现在其他地方。

  涂鸦上的“毒”,已经被软件系的同学们提取出来了。他们从几十部样本手机和相机上面提取除了数种特殊的计算机病毒,证实就是它们导致相机软件对焦功能失灵。这些病毒的不同品种分别针对不同的相机系统和相机软件,分别被学校的反病毒专家命名为“涂鸦病毒二型abcd”。涂鸦二字表明病毒提取自涂鸦图案,abcd的序号分别对应不同相机系统,而二型则代表这是病毒的第二形态,虽然在特殊调试模式下运行二型病毒可以立即导致相机对焦功能失效,但是通过sd卡、tf卡、数据线等常规文件方式传输二型病毒文件到同样型号的相机里面并不能导致相机中毒。考虑到涂鸦病毒实际上是通过拍照感染这一特殊的传播途径,因此大家相信应该还存在着一种图像形式存在的“涂鸦病毒一型”。

  但是让大家苦恼地是,至今他们没能找到提取出“涂鸦病毒一型”的方法。虽然无数次试验证隧道中的确有一些涂鸦图案有异常,相机对着它们开启拍照模式很快就会出故障无法对焦,而在修改涂鸦某些部位之后就会变成普通涂鸦。

  凭借着这样的笨办法他们一点点地缩小着怀疑的范围,试图用排除法找到真正导致相机中毒的涂鸦图案。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隐藏在涂鸦里面的病毒活性似乎降低了,不再是100%必然感染,看起来图案完整性受损,或是照明光线变化会影响病毒的“活性”。种种因素纠缠,使得他们至今还没有分析出各种因素对病毒活性的具体影响,更别说提取出图象形式的“一型”病毒了。

  面对这种困境,有的同学放弃了,还有的行动派同学转换了思路,既然找不到病毒,找到传毒的那个黑也是一样的。他们使用笨办法破坏了一些涂鸦上面的病毒,然后蹲守隧道,“警觉”地盯着那些在别人涂鸦上面涂改的人,希望能找到那个重新投毒的黑客。

  但他们的努力无疑是失败了,头天病毒被破坏了,第二天再拿数码相机试验,就会发现相机又变砖了,可明明他们没有看到任何人动过那幅涂鸦。如是几次,学校里面开始有了“涂鸦黑客”不是人而是外星生物或者别的妖魔鬼怪的传说。有一些晚上在芙蓉隧道支洞学生活动中心“干活”的同学表示,他们晚上回宿舍时曾经看到过隧道顶部有人形黑影倒挂着,他们没敢细看就跑回宿舍了。

  接近两个月时间里面,涂鸦病毒一直在芙蓉隧道里面顽强的存在着,慢慢地再也没有多少游客们在这里拍照了,隧道外面的拍立得出租摊位也被保卫处取缔了,因为占道经营影响通行。

  不过看到马竞的dv完全不受影响,吕心泉心中立即产生了怀疑,要知道他们用作背景的那片男孩女孩kiss的涂鸦可是著名的投毒点。想到这里她拿出自己的彩虹花,先手动备份了一下数据,然后卸载tf卡,接着开启摄像模式对着汤佳怡的方向。果不其然,很快她手机屏幕上的视频预览画面就变成模糊一片了,“果然还是有毒!”她心说。

  “别气馁,就观念抛到一边!现在就开始改变,麻雀也能飞上青天!”

  正在思索到时候怎么对马竞威逼利诱敲诈好处的吕心泉完全没有听到歌声已经结束,这时忽然看到一团绿色物体冲着自己飞来,然后随着突然间“啪”的一声清响在她眼前炸开一片粉红色的花瓣雨。

  “啊!咳咳咳咳!”骤逢变化吕心泉下意识地就是一声惊呼,结果就有几片花瓣被她吸到了嘴巴里面,呛得她连连咳嗽。

  恨恨地看了马竞一眼,吕心泉计上心来伸手来着汤佳怡手腕,“佳佳,我突然想插花了,咱们先走吧!这里就交给马贱贱自己收拾吧,谁让他玩什么花瓣雨,嘻嘻!”

  至于刚才想着的威逼马竞说出涂鸦病毒秘密的事,却也被她甩到爪哇去了。

  三人附近的隧道地面满是各种颜色的花瓣,最远甚至洒到了百米以外去了,妥妥是需要马竞一番好好收拾了。

  不过她显然打错了算盘,马竞完全没有愁眉苦脸,而是先走过来关掉dv,然后从一边放着的背包里面取出一个白色塑料盘子盘子放在地上。盘子很快自己缓缓旋转开来,边缘的小刷子旋转起来,把地面上的花瓣灰土全部扫进了自己肚皮里面。原来马竞早在决定使用花蕾释放人工花瓣雨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个扫地机器人,这时候把它放出来开启自动扫地模,剩下就不用他操心了。

  等到马竞把dv和三脚架还有迷你音响以及补光用的灯具反光伞都一一收起装进那个大号双肩背包里面,扫地机器人已经把地面上的花瓣都扫的七七八八了。不过他脚下的地面却比刚才还要看起来跟脏更乱了,刚才是满地落英缤纷,现在却是一地乱麻这是扫地机器人扫过地面留下的“轨迹”,感觉就像是中学物理课本上面的布朗运动示意图。

  “额,看来现在的寻径算法还是有问题啊!”皱眉看着地面上曲里拐弯的痕迹,马竞不由想道。手机用户请访问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恋上你看书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