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U盘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马儿啊

小说:超级U盘 作者:纸火花 更新时间:2019-02-11 19:41:25 源网站:棉花糖
  蹄声得得,大块绿树野花扑面而来,顿时让人心中一畅。

  跑了一段,汤佳怡轻拉马缰,坐下母马很快就收住脚步,低头看了眼满地绿草,却只是随便啃了几下就喷出鼻息不再理会。

  汤佳怡见状翻身下马,松开缰绳放坐骑自己去玩,自己则走到一边坐在一颗石头上,看着正在牵马靠近的张许瑶。

  人未至,声先到,张许瑶同样放掉自己坐骑,好奇问道:“怎么这就停下来啦?”

  “差不多就行了,兴起而行、兴尽即止,一切都是刚刚好。”

  “这也太佛系了吧?”张许瑶微微抽动嘴角,低头看了眼脚边大石,转身坐了下去。别人穿设计师手工高定的都不在乎,她当然也不会吝惜身上的网络爆款。

  听见她的吐槽,汤佳怡笑着摆了摆手,“佛系一些有什么不好?更何况还是这种地方?”

  这话意有双关,张许瑶马上点头附和,“还真是。”

  转头眺望周围山林还有草坪,她笑着说道,“说起来还是前面那个易学文化园比较佛系,12年宣布立项发布效果图,结果几年下来还是只有那么几张图。倒是后面的公墓项目比较积极,人家好歹把进度推进到了地面清理呢。”

  她口中提及的事情都和脚下这片土地有关。

  先是有人看中高山岭的位置,打算投资200亿元、用地25000亩,在临高高山岭地区建设建设全球首座中华易经文化博览园。然而数年过去,项目签约仪式、易经文化研讨会都办了好几次,唯独不见资金进场开工建设,就连作为项目推动者的某位易学大师也已经寿尽离世,所谓文化园自然不了了之没有了下文。

  对于这些,张许瑶之前自然是不知道的,然而人既然已经到了临高,却是免不了搜索一番本地奇闻轶事。再然后,她就发现了一桩更加奇葩的事情。

  虽然高山岭的海拔和面积有些对不起它的名头,但它终究就在县城附近,千百年来也积累了一些自然和人文风景,等到旅游开发热潮兴起,也就顺理成章地开辟成为自然保护区和风景区。

  除了核心区域,高山岭周边山林土地早就分属周边农民,有人看中这里的大名气,居然通过买通村委会和部分村民的方式,想要在附近建设一座公墓。

  众所周知,公墓也是房地产项目,有着容积率高、起动资金小等诸多优点,堪称小型地产公司开业首选。可惜公墓项目操盘团队实在太过寒酸,最终没能落到实处。

  “话说那帮人也太搞笑了吧?就因为县里找不到荒地,就把主意打到高山岭上来,高山岭公墓听着倒是很有意蕴,问题是市民游客的恶心反感要怎么处理?”

  汤佳怡摇头接话,“小地方嘛,难免只看重自己那一亩二分地,还好结果还算是好的。”

  正是有了前面这些不靠谱前辈做铺垫,等蜜蜂文旅带着新项目前来临高,才没有因为项目过于奇葩少见而遭到推拒。当然,蜜蜂集团的名头还有资金实力也是重要影响因素。

  通过集体签约转租,高山岭牧场公司获得保护区附近两千多亩农用林地的使用权,经过数年整治,桉树、橡胶树等经济树种被削减替换,变成本地原生热带树种,一些坡地也被退耕还草,慢慢有了点儿山间牧场的味道。

  看了眼旁边悠闲吃草的两匹母马,张许瑶转头看向汤佳怡,“这边整治的确实很不错,问题是特色还是不够鲜明啊。海拔偏低、草场太少,跑起来怕是不容易尽兴啊。”

  “没办法,这里可是原著重点场景,要是也马虎跳过去,站出来反对的书迷肯定还要增加好几倍!”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许瑶晃了晃脑袋,“我的意思是,现在这样的格局还是有些小家子气,应该考虑弄百十匹好马回来,真的把良种保育场做起来。琼州不是在弄赛马小镇嘛,我觉得你们也可以掺一手进去。”

  “没必要,”汤佳怡听见却是直摇头,“马匹本来就是喜欢阴凉干燥的动物,在这边养马唯一的好处,也就是政策支持可以比较有力,有机会争取到无疫区认证。”

  所谓“无疫区”,全称为无规定动物病疫区(Disease Free Zone),是动物类竞赛运动的基础规则。

  想要成为无疫区,就需要确保指定区域、指定时间范围内没有发生指定科属动物比如马属或者犬属的传染性疫病。想要做到这些,就需要对指定区域及其周边进行仔细清理,确保动物检疫、动物产品使用和管理都能得到有效控制。

  对于赛马、赛狗、赛鸽等动物为主角的赛会来说,无疫区的管理可谓是万事开头第一步。只有确保比赛区域是无疫区,才能得到举办比赛、邀请参赛动物的资格。若是马主、狗主随意带自家动物参与不知名比赛,不管能不能得到奖金名次,他的动物都会因为去过“疫区”而存在“污染”风险,进而失去参与相关正式赛会权限的处罚,通常只能转手卖掉。

  显而易见,无疫区认证既是动物赛会组织方的义务所在,也是他们划分阵营、获取额外利益的重要手段。08年奥运会马术类项目不得不移师港岛举办,原因就在于内地无疫区管理没能和国际接轨,不受相关赛会组织信任,只能退而求其次,将马术比赛委托给长期开展赛马运动、早就获得无疫区认证的港岛马会。

  张许瑶闻言挑眉,扭头看了眼周围悠闲漫步的马匹,好奇问道:“也就是说,这里还真还是‘疫区’?”

  这个“疫区”当然不是真的发生了传染病,而是说只要没能通过权威认证拿到“无疫区”资格,别人就不保证、不信任你在卫生防疫方面的努力,进而没资格参与相关国际活动。

  “当然,全国到现在貌似只有两个‘无疫区’,不过都不在琼州。”

  “这就有意思了,”张许瑶撇了撇嘴,“之前说什么发展赛马运动,有选择开放赛马彩票说的有鼻子有眼,结果却连最基础的无疫区都没搞定,这也太那啥了吧?”

  “这东西,有些像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想要搞赛马,就需要积极融入国际体系申请无疫区。可想要申请无疫区,就得掏出一大笔钱来进行设施、人员还有流程的优化,要是看不到前景,谁又愿意在这上面砸钱砸资源?”

  “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国家一天不开放赛马彩票,那些人就只是蠢蠢欲动,不管真的一脚踩进来。话说你们不掺和这个,是不是觉得这事肯定做不成?”

  看到隔壁港岛赛马搞的如火如荼,一些商人曾在1993年尝试创办花都赛马会,试图打造内地第一家非营利公益性,且带有博彩性质的赛马比赛。奈何好景不长,花都赛马还是倒在新世纪前夜。

  自此之后,国内多座城市都试图接过花都衣钵,在当地发展据说很赚的赛马运动。

  只是可惜,限于博彩的敏感性,这些比赛只能朝着“有奖金、无押注的赛事活动”方向发展,比赛密度太小、奖金还要主办方自掏腰包,除了少数痴心不改的家伙,很多赛事只能局限于较小范围,甚至无疾而终悄然停办的也有不少。

  “倒也不是做不成,只是不太看好罢了,”汤佳怡摇头笑笑,站起来朝自己的坐骑走了过去,边走边说:“只要国家还对赌博保持高压态势,只要体彩、福彩还是独苗苗,只要彩票还要分省经营、专款专用。商业赛马就不大可能搞的起来,琼州那句工农业不发达、外国游客需要博彩实在不够有力,赛事组织者的能力也值得怀疑。”

  眼见汤佳怡起身,张许瑶也跟着站起来,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这么说来,应该是没戏了?两张彩票不会同意,国家也没有太大动力去推动这个?”

  “无所谓,”汤佳怡摇头笑笑,“不管这里是不是疫区,将来会不会开放赛马,咱们已经享受到了在山林草原之间骑马的乐趣,干嘛还要计较其他呢?”

  说完这话,汤佳怡伸手牵住她的坐骑,稍稍安抚后立即翻身上马,接着便扬缰甩鞭驱使马匹朝着山下小步快跑而去。

  张许瑶紧随其后,很快就穿过精心布置的马道,来到马栏附近。

  把马匹交给工作人员,她摘下马术帽和皮鞭一起拿在手里,快步走到汤佳怡身边,语带调侃道:“怎么还是这么点人?别是听说大老板过来视察,专门闭门谢客专心招待吧?”

  “没有的事,”汤佳怡目光不动,继续打量着对面马栏里的马匹,嘴上却笑着说道:“这边本来就还没有正式开张,提供的马匹品种还有数量也都存在着不足,人气差些其实很正常。”

  “这倒也是,”张许瑶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人气高了赚游客钱、人气差了赚清静自在,貌似什么好事都被你们占住了。”

  “对了,这里的马貌似都有些普通啊,不打算引进些知名品种么?”

  “后面当然会引进品种,但是不会搞竞赛、比赛这些,一般的骑乘马、驮马差不多够用了!”

  两女转头看去,却见接话的正是半途失踪的马竞。

  见到丈夫出现,汤佳怡率先问道:“怎么样?事情搞定了没有?”

  马竞对她点点头,“差不多谈妥了,人也已经各自散开了。”

  张许瑶听得一头雾水,目光下意识在两人脸上扫过,急声问道:“什么情况?”

  “没什么,”马竞对妻子伸出手,“去那边坐坐!”

  “切!”别人不说,张许瑶却也有她的办法,马上返回更衣室换回自己衣服,然后找到手机查看新闻,果然让她找到了一鳞半爪。

  就在她和汤佳怡纵马驰骋的功夫,百仞城还有高山岭这边分别发生了一件让人不愉快的事情,背后原因则是都和钱有关。

  百仞城是在征地开发基础上建起的平地新城,蜜蜂文旅也按惯例向征地群众提供了就业以及商铺,希望实现合作共赢。

  其中一部分村民选择接受蜂旅的集中培训和雇佣,将以情景展现劳动者的身份在百仞城中操持17至19世纪风格的工农业生产。另外一部分则是掏钱买下城中商铺和旅馆,期望可以藉此过上有铺收租、天天麻将小酒的美好生活。

  然而随着整个项目揭开面纱,众人顿时有些傻眼,不管是客流量还是销售额,都和大家期望的结果相差甚大。选择成为影城雇员的人还好,客流量浮动只影响分红,基础工资和大部分奖金并不受影响,而那些选择买铺收租的则是被坑了进去。

  看到随着初期推广活动结束,入园人数快速出现下滑状况,这帮铺主、东家们再也坐不住,勾连起来找蜜蜂文旅、找马竞讨说法。

  有意思的是,听闻百仞城那边有人找公司抗议,高山岭这边很快也集结一支队伍,同样要找蜜蜂文旅找说法。和前面不太一样的是,他们的土地属于二期乃至规划,双方只是草签一份意向协议,他们找过来想要的却是提前开始征地拆迁,想要蜂旅履行承诺让他们落袋为安。

  虽然蜜蜂公关部门及时行动,马竞也第一时间避免露面,这两次抗议事件还是为整个临高项目蒙上了一层阴影。此时抗议人群已经散开,就是不知道蜜蜂文旅这边付出了多少代价。

  想到这里,张许瑶连忙收起手机快步追上前面两人,好奇打听起来:“后来是怎么搞定的?公司农户各退一步?还是公司这边吃点小亏补偿一下?”

  “合同在手,干嘛要跟他们妥协?”

  马竞回头看了她一眼,“旅游开发本来就是风险很高的事情,感觉收益不及预期,按照合同条款退出就是,会哭的孩子在我这里可不受欢迎。”

  “这话硬气!可要是一直亏损怎么办?”

  “那就凉拌呗,”汤佳怡扭头看了眼表情讪讪的丈夫,“这年头,谁还没有几个特别能烧钱的兴趣爱好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电棍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级U盘,超级U盘最新章节,超级U盘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